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就在沈落雁准备开车通过的时候,忽然从旁边的巷子里涌来二十多人,个个手中都持有武器,虎视眈眈的盯着秦彦。很明显,他们有有意要把秦彦和沈落雁留下。

    秦彦倒是有些暗暗的佩服起宁浩,他竟然可以想到制造那么多的车祸,逼自己走这条路,然后再在这里安排这么多人等着自己。一来消耗自己的时间,二来让这些人留住自己,那就没有办法准时的到达招标会现场,无法参加招标。沈惊天说他擅长剑走偏锋,倒是一点也不假。

    环视众人一眼,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眼神中迸射出阵阵杀气。他这是动了真怒了。“你们不要再上来,否则的话,我就不会再客气了。命是宝贵的,为了宁浩值得吗?”秦彦冷声的说道。那一阵阵的杀气弥漫开来,宛如雾气一般将众人笼罩其中,让人不寒而栗。

    众人对视一眼,仗着自己人多倒也胆气十足,也不知是谁大吼了一声,纷纷朝着秦彦冲了过来。

    忽然,一道身影从旁疾射而来,一脚狠狠的踢飞其中一人。刚猛霸道的腿法直接将那人肋骨踢断,刺进心脏当场毙命。所有人顿时怔在当场,心有余悸,不敢上前。

    看清楚来人的模样,秦彦微微愣了愣,“独孤白辰?”嘴角滑过一丝笑容。

    “你先走,这里交给我!”独孤白辰冷漠的说道。

    “你为什么要帮我?”秦彦诧异的问道。即使独孤白辰放下仇恨,那也不至于会帮自己吧?他们之间毕竟有的可是杀父灭门的大仇。

    “因为我跟你之间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不想别人杀你!”独孤白辰淡淡的说道。

    秦彦微微一笑,“小心!”

    说完,秦彦上车。沈落雁连忙的发动车子急驰而去。

    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窗户,无论这个人如何的掩饰也好,他的眼睛始终骗不了人。秦彦从独孤白辰的眼中看到,曾经的那些仇恨之光已然消失不见,有的是一种惺惺相惜的微妙情义。也许,自己跟独孤白辰可以化干戈为玉帛。

    “他怎么会帮你?”路上,沈落雁诧异的问道,“你毁了他独孤家,即使他感恩你上次放过他,最多也只是放弃对你的报仇,怎么会帮你呢?”

    微微笑了笑,秦彦说道:“很多时候女人往往不懂男人为什么愿意为了朋友两肋插刀,为什么愿意为了朋友抛下一切。男人之间的某些情感,不是简单的三言两语就可以说的清楚的。独孤白辰的为人不坏,跟独孤家其他的人不一样,若非是独孤家所做的事情牵连到他,他绝对会有一番成就。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上次我才放过他,我和他之间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若非因为独孤家的事情,或许我们早已经成为朋友。”

    沈落雁愣了愣,心中并不是完全理解秦彦的话,却也没有继续的追问。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很微妙,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的清楚的,靠的还是那种微妙的感觉。就好比沈落雁和秦彦,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没有任何原因。

    “开快点吧,耽误了这么长时间了!”秦彦岔开话题,说道。

    “应该还来得及。”沈落雁说道,“没想到宁浩竟然出这么卑鄙的招,看来他是铁了心要整垮惊天集团。只是,他耍这么多花样阻止我们赶过去,似乎并不知道我的标价。也就是说我放在公司里的那本标书余安海并没有看过,也没有告诉他,他们之间没有关系。”

    “也不一定。通过这件事情可以反映出宁浩为人十分狡猾,善于心计,这样的人做事情绝对不会只有一招,必然有几手准备。或许,他已经知道你留下来的那本假标书上的标价,这么做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秦彦说道。

    沈落雁想了想,似乎也有道理,以宁浩的能力,必然会有几手准备以防万一。对付这样的老狐狸,稍有不慎,恐怕就会着了他的道。“他如果真的知道标价的话,那就更好,势必会根据我们的标价来确定他的标价,我们的胜算就更大了。”沈落雁说道。

    秦彦微微笑了笑,没有言语。根本,他已是胜券在握。

    约莫半个小时后,到达了行政服务大楼。停好车,两人径直走向后面一栋招标中心。可是,刚到门口,却被一群人拦住了去路。秦彦眉头微蹙,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这宁浩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竟敢在这里拦人,简直就是目无王法啊。

    “吆,这是谁啊?这不是咱们沈董事长嘛。”宁浩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挂着一抹阴冷嘲讽的笑容。

    “宁总,你这是做什么?还想在这里拦着不让我们进吗?”沈落雁冷声的说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想告诉沈总一声,你父亲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是你这个丫头片子?怎么,你以为你故意留下一份假的标书我就会上你的当吗?你未免太小看我宁浩了吧。”宁浩得意的笑了笑,说道。

    沈落雁愣了愣,淡淡的说道:“是真是假,你一会不就知道了?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你真的在我们公司安插了卧底。宁总,你不觉得这样太卑鄙了吗?”

    “卑鄙?呵呵,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在商场就更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何来卑鄙不卑鄙?其实我对这块地皮没什么兴趣,可是,我就是不想让你们拿到。你应该庆幸这次是采取招标的形式,而非是拍卖的形式,否则你是一点胜算也没有。不过这样也好,让你知道无论怎样你都不是我的对手。”宁浩轻蔑的笑着,眼神中满是对沈落雁的不屑。显然,他并没有把沈落雁放在眼里。

    “那咱们就走着瞧,看看到底鹿死谁手。”沈落雁不甘示弱,冷笑一声。

    接着,招呼秦彦一声,“走吧!”举步就欲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