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招标会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毫无疑问,花落惊天集团。

    秦彦的心里也算是松了口气,看来那个李刚倒是办了实事。沈落雁更是开心的合不拢嘴,拿到了这块地皮,就有机会让惊天集团翻身,也算不辜负自己父亲的期望。

    宁浩眉头紧蹙,愤愤不平,明明已经知晓沈落雁留下的那本标书是假的,根据那个价格推算而出做出的投标价,怎么会输给沈落雁呢?更可气的是,竟然说自己的标书不规范,直接给作废了。宁浩觉得沈落雁肯定在背后使了什么诡计,否则绝对不可能是这样。

    “恭喜沈总啊。”走到沈落雁的面前,宁浩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沈落雁皮笑肉不笑的附和着笑了笑,说道:“那还要多亏宁总手下留情啊,若非宁总有意相让,我也拿不下这块地皮。以后宁总还要多多指教,我还有很多地方要跟宁总学习呢。”

    “客气了,沈总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还要沈总多多指教才对。”宁浩说道,“不过,这块地皮可是绿化地皮,沈总拿下这块地皮恐怕也没什么用吧?只怕到时候不是赚了,而是血本无归,让惊天集团雪上加霜啊。”

    “这个就不劳宁总操心,我自有我的用处。”沈落雁淡淡的说道。

    秦彦冷冷的扫了宁浩一眼,说道:“怎么?是不是刚才玩的不舒坦,还想继续玩?如果是的话,我倒是很乐意奉陪。”

    宁浩面容一阵扭曲,憋的说不出话来。

    “那还不赶紧滚?还想我请你吃饭不成?”秦彦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

    宁浩愤愤的哼了一声,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转身离去。

    沈落雁起身站了起来,说道:“走吧,咱们赶紧回公司,恐怕很快余安海就知道咱们中标的事情,估计会闹出什么动静。还有,一会回去我得给国土资源局的局长打个电话,约他一起吃顿饭,看看能不能把这块地皮的事情摆平。”

    “不用了,我想他应该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秦彦微微一笑,说道。

    沈落雁愣了愣,诧异的看了秦彦一眼,问道:“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你见过他了,对不对?”

    “没有,我没见他,只是找了个人去帮忙跟他说说。”秦彦淡淡的说道。

    “你不会是威胁他了吧?”沈落雁问道。

    “怎么会呢?我那位朋友跟他是老关系,交情好,有他出马去说九成没有问题,所以你就不用担心这件事情了。”秦彦试图轻描淡写的把这件事情掩盖过去,不想让沈落雁为了这样的事情操心。

    沈落雁显然并不相信秦彦的话,促狭的笑了笑,说道:“不说就算,你心里在琢磨什么以为我不知道吗?我没猜错的话,你肯定是威逼利诱。不过无所谓,只要能把地皮的事情搞定,让惊天集团起死回生,什么事情我都不在乎。”

    这,或许也是沈落雁和沈沉鱼性格不同的地方吧?也可能是因为长期跟随在沈惊天的身边,潜移默化,沈落雁在经商方面的才干要远远的胜过沈沉鱼。

    “地皮的用途一旦改变的话,剩下的就是资金的问题。这两天我就去银行,看看能不能贷款,我要在这里建一个高档的度假村,一旦项目启动,将会需要大批的资金投入。这些事情我来处理就好,你也不用天天陪着我,你那么多的事情可以去忙自己的事。”沈落雁露出一抹许久未见的开心笑容。这还是自从沈惊天死后,她第一次笑得这么开心。

    “我知道。”秦彦点点头。

    二人上车后径直赶回惊天集团,一路上,沈落雁嘴里不停的说着,显然她的心情很好,这也让秦彦暗暗的松了口气,看来沈落雁已经渐渐的从沈惊天的死走出来了,化悲痛为力量。

    “听我姐说你们已经找到杀我爸的凶手了,是吗?”沈落雁忽然问道。

    愣了愣,秦彦点点头,说道:“已经找到了。不过,杀手的嘴很硬,我什么也没有问出来。今天你姐去了薛冰那边亲自审讯,看看有没有收获。对方竟然敢对沈叔叔动手,显然不是泛泛之辈,想要从杀手的口中问出资料没那么容易。没关系,咱们有时间,一天不行就两天,两天不行就三天,迟早有一天会查出来的。你放心,我答应过帮你找到杀沈叔叔的凶手,就一定不会食言。”

    “我相信你,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心里就相信你。”沈落雁说道。

    “嗯!”秦彦微微笑着应了一声。

    “或许你自己不知道,但是你身上有一股很莫名的魅力,让每一个接近你的人都相信你。不仅仅是我,也不是我姐或者白雪她们,甚至包括你的敌人。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人格魅力吧。”沈落雁接着说道。

    “我有这么好?你说的我都有些飘飘然了。”秦彦嘿嘿的笑了笑,一副讨好卖乖的模样。

    “我说真的。”沈落雁坚定的说道。

    秦彦笑了笑,没有接话。沈落雁也陷入了沉默之中,不再言语,车内的气氛忽然间变得有些暧昧,偶尔两人对视一眼,却都慌忙的扭头避开对方的眼神。秦彦也好,沈落雁也好,他们彼此都很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并非真的那么纯粹,夹杂在爱情和友谊之间,有一种朦朦胧胧的说不出的东西在跳跃着。只是,秦彦没有说,沈落雁也没有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此刻却显得格外的结实。

    刚走进办公室,余安海就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愤愤的瞪着沈落雁,说道:“沈总,你做的好事,你知不知道公司现在是什么情况?你知不知道那块地皮是什么用处?你竟然……,你竟然花那么高的价钱投下那块地皮,你是想害死惊天集团,是想害死我们吗?你置公司股东的利益为何物?惊天集团不是你沈家的,而所有股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