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那……,门主,没什么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薛冰起身站了起来,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秦彦。

    自从上次之后,秦彦就再也没找过她,这种心底的失落还是让她感觉到有些无法承受。她甚至有时候会忍不住的想,秦彦对自己到底是真的有感情,抑或只是将自己当成了泄欲的工具?然而,无论是哪一种,对薛冰来说都会默默的接受。她的命运就是如此,她也曾试图反抗过自己的命运,可是结果还是无奈的陷了进去。

    “等等吧。一会我替杨嫣治疗后,我们一起回你家。”秦彦淡淡的说道。

    薛冰愣了愣,整个人怔在当场,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开心不已。脸上荡漾出的笑容毫无掩饰的将她心中那份喜悦暴露无疑。

    秦彦也不清楚自己对薛冰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但绝对不是那种把薛冰当成泄欲工具的变态行为,只是这种感情有些模糊有些朦胧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夹杂着喜欢,夹杂着欣赏,夹杂着愧疚。

    “你在下面等我一会!”说完,秦彦径直的上楼。

    有了多次的治疗经验,如今对杨嫣的治疗更是驾轻就熟。治疗进行的很顺利,秦彦坚信再继续的进行几次治疗的话,杨嫣体内的毒素就可以完全的清除。届时,需要的只是调理,让她双臂双腿的肌肉重新的恢复。

    下楼之后,看了薛冰一眼,秦彦说道:“走吧。你开车吧,我有些累,休息一下。”

    “嗯!”薛冰听话的点点头,难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激动。

    一路上,秦彦一直闭目休息,没有说话。薛冰自然也不敢打扰他,默默的开车。气氛有些安静,有些尴尬,对薛冰来说却是一种难得的幸福。至少,证明在秦彦的心中自己还是有地位的。

    回到薛冰的家中,薛冰连忙的拿好拖鞋给秦彦换上,接着说道:“你坐着休息会吧,我去泡杯茶给你!”

    片刻,薛冰端着茶杯上来递到秦彦的手上,说道:“你先坐一下,我去给你放水洗澡。”

    这种皇帝般的享受,让秦彦骨子里那份大男子主义得到极大的满足。这种感觉异于跟沈沉鱼和段婉儿在一起的那种感觉,让人留恋。

    没多久,薛冰走了出来,说道:“水放好了,赶紧去洗澡吧。我给你买了换洗的衣服,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考虑的十分周到,让秦彦的心中默默的感动不已。自从跟秦彦有了关系之后,薛冰就在家里备上了男人用品。衣服、睡袍、拖鞋,甚至是牙膏牙刷,一样不缺,就是为了有一天秦彦能够过来。却不料,一等就是这么长的时间。

    无论薛冰在外人的面前看起来多么的女强人,多么的霸道能干也好,她终究是个女人。她的卧室,也像其他女孩子一般,充满了女性闺房的味道。舒舒服服的躺在浴缸里,秦彦享受着热水从身上抚过的感觉。

    洗手间的门推开,薛冰一丝不挂的走了进来。“我给你按摩按摩,可以帮助你放松一下。”

    秦彦没有阻止,点点头,脸上荡漾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薛冰缓缓的走进浴缸,在秦彦的身手坐下,双手温柔的替他捏着肩膀。手法十分的娴熟,用力恰到好处。双掌慢慢的抚动,环抱着秦彦的胸口缓缓的抚摸着,两抹丰满刚好抵在秦彦的背部。

    对于秦彦这种开荤没有多久的年轻男人来说,憋了这么长的时间已经是非常奇迹,如今又面对这样的诱惑,哪里还能抵挡的住?转过身,搂主薛冰,嘴唇缓缓的吻了下去。薛冰没有任何的阻挡,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

    ……

    一*战之后,二人回到床上躺下。薛冰点燃一根香烟递到秦彦的口中,匍匐在他的胸口,手指轻轻的在他的胸口划着圈,缓缓的向下,直到握住那擎天之柱。这一刻,她感觉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秦彦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片刻后,电话接通,对面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秦先生,好久不见阿,是不是又有什么好买卖啊?”

    狼王叶谦,雇佣军世界最年轻的王者,统领着世界最顶级的雇佣军集团狼牙。

    “买卖倒是没有,只是有件事情想你帮忙查一下。”秦彦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跟叶谦联系,毕竟他对中东的情况要远远比段南更加熟悉。

    薛冰仿佛没有听到秦彦的话语,身子慢慢的移下,缓缓的含住。秦彦禁不住浑身一阵哆嗦,舒服的叫了一声。

    叶谦愣了愣,问道:“怎么了?无缘无故的叫什么?”

    “没……,没有。”秦彦慌忙的掩饰道,“我这边有点事情可能跟中东那边的*有关系,我希望你帮忙查一下。”

    “这可不是我擅长的,我擅长的是杀人。要不这样,你给钱,我帮你把那帮*全部给解决了,怎么样?”叶谦嘿嘿的笑了笑,说道,颇有些奸商的味道。

    “我和他们无冤无仇的,干嘛杀他们啊。你就直接说吧,愿不愿意帮忙?”秦彦没好气的说道。

    “行,说吧,什么事?”叶谦说道。

    “这边有个浩远集团,似乎跟中东的*关系很深,一直在帮助他们洗黑钱。我想让你帮忙查一下是不是有这回事。”秦彦说道。

    “浩远集团?”叶谦愣了愣,说道,“这件事情可不容易啊。那些*洗黑钱的手段是千奇百怪,做事又很神秘,很难查出他们是不是跟浩远集团有关。”

    “这点事情对你来说还不是小事一桩嘛,我相信你有办法的。”秦彦说道。

    “行吧,我尽力,有消息我告诉你。”叶谦说道,“不过,你可欠我一个人情,日后我要是去华夏你可要请我吃饭。”

    “没问题,山珍海味,任君挑选。”秦彦呵呵一笑,说道。

    “那倒不用,一碗蛋炒饭就行。”叶谦笑着说完,挂断了电话。

    “再来一次?”秦彦看着薛冰,微微笑着。

    “嗯!”薛冰点点头,说道,“前面疼,走后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