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段弘毅微微一愣,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放心,我这位兄弟其他能耐没有,但是医术方面绝对是顶尖,他一定能治好你的。”

    心中却是暗叫可惜,跟秦彦在一起的女人哪个能逃过他的掌心?估计自己又没有希望了吧?

    转头看向秦彦,段弘毅嘿嘿的笑了笑,说道:“这么久不见有没有想我?我知道一定有,像我这样拉轰的男子不在你身边你一定会觉得寂寞孤独冷,一定会想我想得无法自拔,对不对?”

    耸了耸肩,秦彦不屑的白了他一眼,说道:“说实话,没有想过你。”

    段弘毅丝毫不在意秦彦的冷淡,说道:“我就欣赏你这么不坦诚。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心里想我就好。”

    “又换车了?”秦彦瞥了门外的兰博基尼一眼,岔开话题。

    “车子就像是男人的老婆一样,没事就应该换一换,不然没了新鲜感。”段弘毅恬不知耻的说道。

    “这么久没看到你,又跑哪里去浪了?该不会是又勾搭了哪个女明星吧?”秦彦问道。

    “哪有,最近忙得我是焦头烂额,好几部电影开拍,一直在横店那边呢。这次可都是大牌制造,预计年底上映一部,保守估计票房十个亿。这次回滨海也是为了拉点投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投一部电影?”段弘毅说道。

    “你看我像是有钱投资拍摄电影吗?”秦彦撇了撇嘴,说道。

    “知道你舍不得,小气。”段弘毅撇了撇嘴,说道,“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饭,我约了几个女明星,探讨探讨剧情。我可是在她们面前吹了你不少的事情,她们都很想见见你呢,晚上你可一定要给我面子啊,好让我在她们面前也装点逼啊。”

    “没空。”秦彦一口拒绝。

    “大哥,好大哥,给点面子成不?我牛皮已经吹下了,这要是请不到你,那多丢人啊?”段弘毅哭丧着一张脸,说道。

    “谁让你吹的,关我什么事情。别烦我,老子说不去就不去。”秦彦说道。

    “好事。待会你看中谁,晚上我让她陪你,怎么样?”段弘毅贼兮兮的讨价还价,声音压得很低。

    “我是那种人吗?”秦彦不屑的说道。

    “那你说,要什么条件?你随便提。只要你肯陪我一起过去,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段弘毅咬了咬牙,说道。

    秦彦放下书,点燃一根香烟,眼神紧紧的盯着他。段弘毅愣了愣,讪讪的笑着,心里莫名的一阵紧张起来,被秦彦看的浑身不舒服,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老实交代,到底让我过去陪你做什么?别跟我耍这些个小心眼。”秦彦厉声问道。这小子那点花花肠子能瞒得过秦彦?无事不登三宝殿,若是没什么事情要自己帮忙,段弘毅才不会这么亲热呢。

    嘿嘿的笑了笑,段弘毅说道:“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其实是这样的,晚上我约了一个投资商谈下一部电影拍摄的问题,听说这家伙是东北道上响当当的大人物。我这一个人去不是有点紧张嘛,有你在的话我胆子也大些。”

    “你是去谈生意又不是谈判,你怕什么?”秦彦白了他一眼,说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这家伙毕竟是道上的人,这道上的规矩我也不太懂,万一不小心得罪了那就不好了。你说是吧?”段弘毅腆着脸说道。

    “你也算是滨海的地头蛇,人家再怎么牛掰那也是东北那边的,到了滨海你还怕他?你丫真他娘没出息,哪里像你老爸?你段家也算是响当当的名门大户,我不信哪个道上不长眼的人敢动你。”秦彦说道。

    “你就说吧,去还是不去?”段弘毅说道。

    “呀,威胁我是吧?老子就不去,管你死活。”秦彦翻了个白眼,说道。

    “秦彦,咱们也算是患难之交,这点小事你也不愿意帮忙?枉我一直把你当兄弟,事事都把你放在心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啊?”段弘毅哭丧着脸说道,那一双贼兮兮的眼睛却时不时的瞥秦彦一眼。显然,这丫就是鳄鱼的眼泪,装模作样呢。

    “得了,别跟我摆出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老子陪你去还不成吗?多大点事,不就是想我招呼点人给你充充场面,装装逼吗?是不是这回事?”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嘿嘿的笑了笑,段弘毅说道:“知我者非你莫属啊。我可听我家老头子说了,。”

    秦彦眉头微蹙,冷声说道:“他还跟你说什么了?”

    段弘毅一愣,连忙的摆手,说道:“没了,没了。”

    冷冷的哼了一声,秦彦说道:“我不管他到底跟你说过些什么,你最好全部给我忘了。若是我在外面听到什么风言风语的话,别怪我不讲情面。”

    秦彦也能猜出段北的心思,估摸着是希望段弘毅多跟自己亲近亲近,以后有什么事情也好说话,因而把自己的身份也跟段弘毅透露了一些。虽然段北并不完全清楚自己的身份,但是,能不为外人所知那自然是最好。人怕出名猪怕壮,秦彦可不想整天被人惦记着。

    “明白,明白!”段弘毅浑身一阵哆嗦,说道。

    段弘毅虽然在滨海市混了也有一段时间,但是,也仅限于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要说权势,他在滨海市说不上什么话,以段北的做事风格,估摸着也不会放任着他的性子乱来,因此绝对不会做他的后盾,除非段弘毅是真的面临着生命的危险。所以,这想要充充门面,那自然是找秦彦最为合适了。

    “其实我是收到一点风声,关于沈惊天的死,所以想让你晚上陪我一起过去看看。”段弘毅凑到秦彦耳边,轻声的说道。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看来自己倒是有些误会他了。眉头微蹙,秦彦问道:“什么风声?可别是忽悠我吧?要是让我知道你骗我,你知道后果的。”

    讪讪的笑了笑,段弘毅说道:“哪能呢,是真的有点风声,至于到底是不是真的,我就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