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秦彦将白雪和杨嫣送到机场,看到她们走进候机大厅这才驱车回到诊所。从心里上来说,秦彦并不希望杨嫣这个时候回去,毕竟,她的危险还没有解除,谁也无法保证她回到杨家会不会有危险。而且,杨嫣的病情还没有完全康复,如果不小心再中毒的话,后果会非常严重,到时只怕秦彦纵然是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

    然而,考虑到杨嫣离家这么久也的确会想家,不得不让她回去看看,只好嘱咐白雪照顾好她。白雪的医术虽然比不了自己,但是应付一些简单的事情应该没有问题,加上她的功夫也不弱,万一杨嫣有危险的时候也可以保护好她。

    路上,接到叶谦打来的电话。“秦先生,你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妥,已经查出来了,在华夏负责帮他们洗黑钱的交宁浩。”

    “果然,看来我的消息没有错。”秦彦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谢了!”

    “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摆平那帮家伙?价钱方面好说,给你打个最低的折扣。”叶谦嘿嘿的笑着说道。

    “暂时不用,等有需要的时候我再找你。”秦彦说道。

    “这样的话,到时候价钱可就不一样了哦。我可是刀口上讨生活,不容易,给你打折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啊。”叶谦说道。

    “狼牙在国际上声名赫赫,你狼王叶谦的名字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帮人又怎么会是你的对手?你就不用在我面前装可怜了。”秦彦笑了笑,说道,“我跟他们无冤无仇,只要他们不找我麻烦,我也不想为难他们。赚钱不易,我还想留点钱养老呢,你就别总是想把我这点棺材本也给掏走啊。”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秦先生可真会说笑,以你的身家就算是随随便便的拿个几亿出来也不是问题,还会在乎这点小钱?得,免费赠送你一个消息,不收钱。我收到消息,最近他们有一批人去了滨海,目标是滨海即将举行的经贸论坛,绑架他们国家的领导威胁他们政府释放他们组织的首领。他们到了滨海势必会联系宁浩,一切由他安排。如果你跟他们之间真有什么矛盾的话,我劝你小心一些,这些家伙可都是亡命之徒。”

    “谢谢。我已经收到风声,正在找人打探他们的落脚点。”秦彦说道。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也就不多说了。总之,有什么买卖的话通知我,我随时恭候。”说完,叶谦挂断了电话。

    秦彦的眉头深锁,他不想理会那帮*跟他们国家的政府到底有什么恩怨,但是,这里是滨海,万一他们真的不顾一切的乱来可能会牺牲不少无辜的人。秦彦不想自诩多么的大义,但是,这种事情他似乎又不能坐视不理。这也是他为什么明知道段北故意让段弘毅透露消息给自己,却也没有太过生气的原因。

    远远的,秦彦看见诊所的门口徘徊着几名外籍男子,眼神鬼祟,动作可疑。难道宁浩真的让这帮人来对付自己?眼下可是关键的时刻,对这帮家伙而言更重要的应该是过几天举行的经贸论坛,这个时候节外生枝万一被反恐或者是国安局盯上的话,岂非全功尽弃?

    停车,开门!秦彦目光从他们的身上扫过,微微一笑,问道:“几位是看医生吗?”

    几名外籍男人扫了秦彦一眼,没有言语,扭头就走。

    秦彦眉头一蹙,喝道:“站住!”

    话音落去,几名外籍男子停下脚步,忽然间扭头,拔出怀中的手枪射了过去。秦彦大吃一惊,纵身一跃,连续几个翻滚,避开他们的子弹,飞身从窗口跃入诊所内。果不其然,真是那帮*。

    还未等秦彦反应过来,只见一颗手雷飞了进来。根本来不及考虑,秦彦纵身跃了出去。“砰”的一声,诊所顿时被炸的乱成一片。而那几名外籍男子此时却早已驱车离去,消失不见。

    看到诊所陷入一片火海,秦彦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幸好今早将白雪和杨嫣送走,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这帮家伙太危险,如果不尽快的找到他们并除掉他们,不知道还会惹出怎样的麻烦。

    没多久,消防车和警车赶了过来。秦彦坐在一旁的花坛边抽着烟,神情严肃。

    “没事吧?”沈沉鱼走到他的身旁坐下,关切的问道。

    摇了摇头,秦彦没有言语,只是浑身散发出的杀气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沈沉鱼从未见过秦彦露出过这样冷峻的表情,显然他是动了真火。

    “知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沈沉鱼问道。

    “不知道。”秦彦摇了摇头,说道。

    显然,他并不想把事情告诉沈沉鱼,否则以她的性格肯定会追查到底。那帮家伙都是亡命之徒,秦彦又怎能让沈沉鱼冒险?而且,秦彦向来以江湖人自居,江湖自有江湖的处事方式,以自己的方式去解决。

    “我知道你知道,只是不肯说。秦彦,你能不能不要什么事情都自己扛?让我帮你一起分担好吗?我是你女朋友,难道你就这样让我看着干着急却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吗?”沈沉鱼说道。

    “这件事情非常严重,不是你们可以处理的,稍后我会通知段北,让他解决。”秦彦说道。

    沈沉鱼愣了愣,没有说话。需要惊动段北,那说明事情的确非常严重,也根本轮不到他们刑警大队插手。

    “你还是先处理好那边的事情吧。问出那个杀手幕后的主使者是谁了吗?”秦彦问道。

    无奈的叹了口气,沈沉鱼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他的嘴很硬,我们用了很多方法他始终不发一言。”

    “别着急,任何一个人的意志力都是有限的,只要击溃他的意志,相信他会说出指使他的人到底是谁。”秦彦安慰道。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秦彦,你没事吧?”一辆车快速的在他们面前停下,段婉儿从车内窜了出来,担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