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清晨,秦彦在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中惊醒。

    眉头微微一蹙,秦彦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见识沈落雁的电话,眉头顿时舒展开来。电话刚一接通,对面就传来沈落雁着急而担忧的声音,“我看到新闻你的诊所被炸了,你没事吧?”

    “没事。”秦彦心里暖暖的应道。

    沈落雁松了口气,说道:“没事就好。今天看到新闻的时候吓死我了,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现在知道你安然无恙,我就放心了。”顿了顿,沈落雁又接着说道:“对了,刚刚有个律师过来把余安海签名的股权转让书交给我,把他手中所有的股份全部转到我的名下。是不是你做的?”

    “余安海收买了几个杀手,准备暗杀你。我知道这件事情后就去找余安海聊了聊,他知道事情败露,担心会因此坐牢,所以就自觉的把股权转让出来。”秦彦淡淡的说道,“现在你拥有惊天集团百分之七十多的股份,没有人再可以威胁到你的地位。而且,跟天衡集团的合作达成,相信其他的股东也都会支持你。”

    “秦彦,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只怕我爸一辈子的心血都毁在我的手里了。”沈落雁感激的说道。

    “没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秦彦淡淡一笑,说道。

    “对了,那我爸是不是余安海找人杀的?他既然想到找杀手杀我,我爸应该也是他找杀手杀的吧?”沈落雁问道。

    “事情的确跟他有关系,他为了得到惊天集团于是勾结了一个叫南宫凯旋的人,只可惜却还是成了别人的棋子。你爸的死是南宫凯旋找杀手杀的,不关余安海的事。”秦彦说道,“我自作主张放了余安海一条生路,让他离开滨海去国外,你不会怪我吧?”

    愣了愣,沈落雁微笑着说道:“怎么会呢?既然不是余安海找人杀的我爸,放他走也是应该的。更何况,他也愿意把惊天集团的股份交出来,说明他也是诚心悔改。不管怎样,他毕竟也算是惊天集团的元老,没有功也有劳,没必要一定要他死。只是,那个南宫凯旋到底是谁?我从未听我爸提起过,他为什么要杀我爸?”

    沉吟片刻,想起宁浩想要抢夺惊天集团的目的,秦彦心中豁然开朗。“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也许,他也是为了抢夺惊天集团吧。这件事情你不用操心,交给我处理就好,你安安心心的管理好惊天集团,那是你爸一辈子的心血。”

    “我会的。”沈落雁坚定的点点头,说道。“我这边一会还有个重要会议,先不跟你说了。保重自己!”

    “嗯!”秦彦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看了看时间,秦彦也睡意全无。想起南宫凯旋,秦彦的眉头不由深锁,这个南宫凯旋到底是谁?他又为什么要杀沈惊天?难道也是为了惊天集团手中的码头?

    拨通薛冰的电话,听到薛冰慵懒的声音,秦彦微微一愣,有些于心不忍。“不好意思,又打扰你睡觉了。”

    “没事。”薛冰愣了愣,有些惊讶秦彦竟然会跟她说出这样的话,心中开心不已。一直以来,她都认为秦彦对她并没有多少的感情,只是身体上的发泄而已。可如今,秦彦如此温柔的言语不得不让薛冰感觉到秦彦其实是喜欢她的。

    “门主,我已经派人去打探那帮*的下落,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薛冰说道。

    “尽快。还有三天就是经贸论坛,必须要在经贸论坛之前找到他们,否则不知道会闹出怎样的事情。而且,这帮人竟然敢炸我的诊所,若是不杀了他们,难泄我心头之火。”秦彦愤愤的说道,“这次找你是希望你帮忙调查一个人,根据余安海所说,杀死沈惊天的幕后指使者是一个叫南宫凯旋的人。还有负责跟余安海联系的叫冷艳,相信应该是个女人。你派人调查一下这个南宫凯旋的底细,把他找出来。”

    “南宫凯旋?”薛冰愣了愣,说道,“这个名字没听过。不过,姓南宫的人不多,以前江湖上有一位南宫世家,威名赫赫。可是,多年前被人一夜之间灭门。我在想,这个南宫凯旋会不会就是南宫世家的后人呢?”

    “也许吧。余安海也只见过这个南宫凯旋一面,对他的事情知道的很少,这个南宫凯旋到底是什么人就需要你去调查了。”秦彦说道,“他处心积虑的对付沈惊天,肯定是有着什么阴谋,我想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

    “我知道了,稍后我会吩咐下去,让人调查。”薛冰说道。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接着说道:“对了,你找个装修师父过来帮墨子诊所重新装修一下。”

    “好的!”薛冰应了一声。

    “你也别太辛苦,不要什么事情都亲历亲为,有些事情能交给下面人去做的就交给下面的人去做,每天熬夜很伤身体的。”秦彦有些怜惜的说道,“你们现在对我来说都很重要,天门还需要你们支撑,所以,一定要保重好自己。”

    薛冰愣了愣,感动的说道:“我知道。”

    “好了,我这边还有事情,就不跟你说了。”秦彦说完就欲挂电话。

    “是准备对付宁浩吗?”薛冰问道,“门主,这些小事你交给叶峥嵘去办就好,你自己过去太冒险。而且,你的身份特殊,江湖上的人都不知道你就是天门的门主,若是不小心暴露你的身份的话,会很危险。天门沉寂太久,很多人都想打天门的主意。”

    “不会的。只是去给宁浩一点下马威而已,也好让他知道他需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承担代价。”秦彦说道。

    薛冰点了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

    道了声别之后,秦彦挂断了电话。

    起床洗漱好之后,在酒店吃完早餐,叶峥嵘也刚好到了酒店门口。随即二人驱车赶往浩远集团。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