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由于墨子诊所还在装修之中,秦彦只好暂时寄居在酒店。上次的炸弹事件并非很严重,地下室没有受到任何的波及,只是一些药材被毁,需要重新订购。

    起床洗漱用完早餐,秦彦回到墨子诊所查看装修情况。薛冰的办事能力毋庸置疑,找了一队的装修师父过来连夜赶工,希望可以尽快的完成。

    远远的,秦彦就看见墨子诊所的门口站着一男一女。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独孤白辰,这个依旧不死心的家伙看来还是来找自己比试。而那个女人,秦彦看到她的时候微微愣了愣,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上次来找滨海武术协会比试的韩国代表团其中的一位,李恩熙。

    看到秦彦,独孤白辰连忙的迎了上去,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恩熙也同样一脸的疑惑,只是当发现秦彦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时候,心里莫名的一阵紧张,慌忙的移开自己的目光。

    秦彦微微愣了愣,觉得李恩熙的表现有些奇怪,却也未加多想。转头看向独孤白辰,秦彦说道:“前几天有人来捣乱,扔了颗炸弹。”

    独孤白辰愣了愣,想起新闻上刚刚放的浩远集团被炸弹袭击的事件,心中顿然明了,想必这应该是秦彦的报复之举。不过,独孤白辰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不该知道的他也不想知道。“看来我今天来的不是时候,你应该没什么心情。这样吧,我改天再来。”

    无奈的摇了摇头,秦彦说道:“老规矩?”

    “嗯!”独孤白辰点点头,说道:“既分胜负,也决生死。”

    “好!”秦彦应了一声。

    深深的吸了口气,独孤白辰大喝一声朝秦彦冲了过去,速度快如闪电,狂如奔雷。不愧是独孤家第一高手,独孤白辰的悟性非常高,秦彦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他较之上次又有了很大的进步。

    不过,秦彦依旧如前两次一般,始终下不去杀手。而他也从独孤白辰的招式中感觉到,独孤白辰也同样没有杀自己的心。这也是让秦彦感到安慰的地方。也许,独孤白辰早已放下复仇的心,只是硬逼着自己去做。也难怪,始终是灭门灭族的大仇,独孤白辰又岂能等闲视之?

    李恩熙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聚精会神。这样的比试对她而言太难得,在韩国的时候,她一直以为她见过的已经是顶尖的搏击高手。自从上次看到秦彦轻而易举的秒杀朴俊杰,她才才真正的认识到自己根本就是一直井底之蛙。而现在看到秦彦和独孤白辰的较量,才让她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高手对决。她觉得自己这次没有白来,太值得了。

    “有意莫大形,大行必得赢。逢刚柔化,逢柔刚尽。拳无意,意无意,无意之中是其意。借人之力,制人之身,见势打势。一打眉头双眼,二打唇上人中,三打中腮耳门,四打肺腑胸膛,五打辽羊羔骨,六打鹤膝虎胫,七打破骨千斤!”伴随着秦彦每一句话语的落下,拳头如雨点般落到独孤白辰的身上,而最后一句“破骨千斤”落下,秦彦一拳狠狠的击中独孤白辰。霎时,独孤白辰宛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连连的吐出几口鲜血。

    李恩熙怔在当场,特别是秦彦最后的几招看得她热血沸腾,快的根本看不清楚。天下武功,一快为尊,唯快不破,应该就是如此吧?

    秦彦缓步走到独孤白辰的面前,伸出手,微微一笑,说道:“没事吧?”

    独孤白辰摇了摇头,犹豫片刻,拉住秦彦的手支撑着站了起来。

    “一会我给你开个药方,你去其他药房抓点药,对治疗你的内伤有帮助。”秦彦说道。

    独孤白辰紧紧的咬住嘴唇,欲言又止。沉吟片刻,独孤白辰说道:“我几次三番的找你,虽说是生死之战,可你却都未下死手。你难道不怕我再来找你吗?你每次这样放我走,甚至还有意教我,迟早有一天我有能力杀了你。”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我说过,我根本无意杀你。如果有一天真的死在你手里,那也怨不得别人。况且,我看得出来今天你也同样没下死手,其实你也不想杀我,对吗?”

    独孤白辰愣了愣,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我是真的提不起杀意。我是不是很不孝?你明明毁了我独孤家,可我竟然杀不了你,也不想杀你。我愧对独孤家的列祖列宗。”

    “我知道你追求的是武术的最高境界,不是权利也不是地位。如果你想成为真正的武术高手,就需要摆脱仇恨对自己的控制,达到心如止水的境界。爱,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而非仇恨。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秦彦柔声的说道,略带磁性的声音仿佛充满了一股难以言语的魅力。

    独孤白辰陷入一阵沉默之中,心中有些犹豫不决。本心上而言,独孤白辰很清楚,如果自己想要成为真正的高手,达到武术的最高境界,唯有跟随在秦彦身边。可是,时时刻刻面对自己的仇人,放下自己的仇恨,似乎情感上对独孤家太过愧疚。

    “如果你坚持你的意思的话,我也尊重你,随时欢迎你过来找我。”秦彦微微一笑,说道。

    沉吟片刻,独孤白辰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我的命以后就交给你了。”

    秦彦愣了愣,开心的笑着说道:“好,以后我们就是兄弟,同生共死。”

    独孤白辰重重点点头,看到秦彦眼神里的真挚,心中感动不已。其实,秦彦完全可以杀了自己,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可是,他依旧选择的是不厌其烦的跟自己比试,足以证明他的用心。

    “走,找个地方坐坐!”秦彦微微笑道。

    “嗯!”独孤白辰点点头。

    秦彦拉起他的手就欲离开。忽然想起还有个李恩熙也在,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你也是找我吧?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