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整个战斗持续了不过十几分钟而已,二十多名*全部击毙,自方却只是一些人受伤并不死亡,这样的战绩绝对算是战绩彪炳了。

    虽然工厂地处偏僻,但是噼里啪啦的枪声还是惊动了附近的人,只当是有谁放烟花呢。唯独段北清楚的知道是秦彦的行动。虽然秦彦警告了他不许派人跟踪,但是段北又怎么能放心?万一秦彦的行动失败,让这些*逃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万一明天的经贸论坛真的让那帮*得逞,自己这国安局长的位置只怕也难保吧?

    等到枪声落下,段北慌忙的给秦彦打去电话,“怎么样?都解决了吗?”

    秦彦冷哼一声,说道:“你电话打的倒是挺及时啊。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踪我吗?看来段局长似乎有些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怎么?你是不是也想对付我啊?”

    段北愣了愣,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这也是无奈啊。毕竟那帮*不是泛泛之辈,其中有些人甚至是很多国家退役的特种兵。我担心万一放他们逃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也只好出此下策,多多见谅,我这也是无奈之举。”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秦彦冷声说道。

    “是我错,改日我登门道歉,还不成吗?我毕竟是国安局长,不得不小心,否则万一上面人问起来我连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也不好解释,你说是吧?”段北讪讪的说道,“事情到底怎么样了?都解决了吗?”

    “嗯!”秦彦应了一声,说道:“二十多个,全部躺在这里了。”

    “好,好!”段北激动的说道,“你马上带你的人离开,我来收拾残局。不管怎样,你的身份毕竟特殊,不好被人知道是你们做的,不然到时候会很麻烦。”

    “除了你还有人找我麻烦吗?”秦彦没好气的说道。

    无奈的叹了口气,段北说道:“有些事情我也做不了主的。政治上的事情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总之,我不会害你。否则,我家老爷子和婉儿也不会轻饶了我啊。”

    秦彦撇了撇嘴,对段北的话还是相信的。的确,虽然段北是国安局长,但是,却也并非什么事情都可以做主,很多事情不是他可以决定的。况且,他和段家关系非同一般,前有段南,后有段婉儿,无论是处于哪个人的立场考虑,秦彦也不想跟段家闹僵。只是,秦彦好奇段正阳竟然也会护着自己吗?

    段北似乎察觉到秦彦的疑惑,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你是不知道啊,我家老爷子知道你之后就恨不得马上把婉儿嫁给你,让你做我段家的女婿。你说,他能不护着你吗?”

    “别想跟我套近乎,我可不吃你这一套。”秦彦呛道。

    “呵呵!”段北尴尬的笑了一声,说道,“我能不能摆脱你一件事情?暂时不要对宁浩动手。”

    “你什么意思?咱们不会已经谈好条件了吗?你不干涉我跟宁浩的事情。”秦彦眉头微蹙,冷声的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想说的是,等经贸论坛结束之后再对宁浩动手。我担心这帮*还有余党,万一宁浩死了,他们势必会有所警觉,想找到他们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明天就是经贸论坛,你也不怕再多等一天。你说呢?”段北说道。

    秦彦想了想,的确,谁能保证这帮*不会还有同党呢?而且,多等一天也不是什么事情,料想宁浩也逃不掉。冷哼一声,秦彦说道:“你不会是想偷偷的把宁浩抓走藏起来吧?我可告诉你,如果你要是这么做的话,可别怪我翻脸无情。你清楚我天罚的势力,一旦真的闹起事情来,你这个国安局长的位置恐怕难保。”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那么做呢?我只是怕有万一。”段北讪讪的笑着说道。然则,他的心里刚才也的确如同秦彦所说是那样的想法,被秦彦一语点破,心中不免尴尬。

    “没有那就最好了。希望你言而有信。”秦彦冷声说道,“好了,我走了,你来收拾残局吧。记得,我可是帮你立了一个大功。”

    “记得,记得。”段北连连的说道。

    秦彦也不再多言,直接挂断了电话,挥了挥手,领着众人离去。

    路上,秦彦转头看了独孤白辰一眼,微微笑了笑,说道:“怎么样?感觉如何?”

    独孤白辰愣了愣,说道:“感觉一个人的武功就算再高,也抵不过子弹,想想我这么追求武术的境界究竟是对是错?”

    秦彦愣了一下,笑了笑,说道:“你能不说这么有哲理的话吗?想要击倒对方最好最快的方式当然是子弹,然则,对武术的追求是一种境界,通过对武学的理解去感悟宇宙苍生。没有对或者错,只要认定的是事情坚持去做就是。”

    独孤白辰点点头,不再言语。

    “其实,你的形意拳和八卦掌已经到了最高的境界,很难再有突破。你如今缺少的是气,明天我教你一个练气法门,只要你坚持的话,必定会有所成就,也可以将你形意拳和八卦掌的威力发挥的更大。”秦彦说道。

    以独孤白辰如今的身手,想要让他放弃形意拳八卦掌而跟随自己练习这套拳法根本不合适,只要让他学的练气,就足以很大程度的提高他的境界。墨子诊所地下室藏有那么多的典籍,秦彦相信肯定有一套很好的练气功夫,他可不能传授无名真气给他。毕竟,这是天门门主特有的练气法门,他根本无权传授独孤白辰。否则,若是让老家伙知道还能轻饶了他?

    独孤白辰愣了一下,感激的说道:“谢谢!”

    “老大,你可有点偏心啊,我们这么久兄弟你也不教教我。”叶峥嵘撇了撇嘴,说道。

    “老家伙不是教过你半年吗?他教的东西都是宝贝,你只要好好的练习必有所成。别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秦彦瞪了他一眼,斥道。

    叶峥嵘咧嘴笑了笑,说道:“知道,知道,我就是开个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