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因为上次墨子诊所炸弹袭击事件也并非很严重,经过两日的装修之后,墨子诊所也恢复了正常营业状态,只是有些药材需要重新采购。打了个电话给韩山,让他把药材从青山镇快递过来!

    这两日,独孤白辰和李恩熙都完全的沉迷在武学的修炼,秦彦反倒是显得有些清闲。约莫是中午时分,白雪和杨嫣回到诊所。看到杨嫣沉重的表情,秦彦愣了愣,心中暗暗的有种不详的预感。即使面对自己那么严重的病情时,杨嫣也不曾有过这般表情。

    “怎么不多待几天?”秦彦问道。

    “爷爷催促我回来,让我尽快的治好自己的病。这次回去,看到我爷爷的时候忽然发现他老了许多,虽然我不太情愿接掌杨家的事业,但是,此刻却也不得不想尽快恢复,帮他分担一些。”杨嫣语气有些低沉,脸上挂着一抹浓浓的忧伤之情。

    “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秦彦接着问道。

    点点头,杨嫣说道:“我爸,还有二叔、四叔都去世了,杨家如今是一片混乱。爷爷年纪也大了,身体又一直不好,靠着他一个人支撑着杨家的确是有些不堪重负。”

    秦彦不禁一愣,表情错愕。他一直怀疑害死杨家老三以及给杨嫣下毒的人是杨嫣的二叔或者四叔,可如今他们两个也都死了,那会是谁在暗中策划?又或者,是杨天已经找到那个幕后黑手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彦诧异的问道。

    杨嫣深深的吸了口气,把事情的始末简单的说了一遍,表情显得十分难受,可见她心中如何的悲伤,只是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秦彦眉头深锁,隐隐觉得事情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真的会如同杨天所说那般,一切都是杨嫣的四叔所为吗?不过,这始终是杨家自己的事情,秦彦也不便过多的插手。更何况,自己也不了解事情的始末,不好妄加推测。而且,杨嫣如今的心情也实在是不宜给她另外的打击。

    “事情已经过去了,想太多也没有用,踏踏实实的在这里待着,我会尽快的治好你。”秦彦安慰道。

    “嗯!”杨嫣重重点点头,说道:“谢谢你!”

    顿了顿,杨嫣接着说道:“我有些累了,想先回房休息!”

    “好,我送你上去,吃晚饭时我再叫你。”秦彦起身将杨嫣推进电梯,送回房间休息。下楼后,看到不停打量着诊所、一脸诧异神情的白雪,说道:“怎么样?这次去燕京玩的爽不爽?”

    “我怎么感觉诊所好像有点不一样了?而且,还有股油漆的味道。”白雪皱着眉头,说道。

    “你不在的这几天我找人重新装修了一下。”秦彦轻描淡写的说道。

    “重新装修?为什么?”白雪愣了愣,诧异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重新装修一下。”秦彦淡淡的说道,没准备把炸弹袭击的事件告诉她。

    “谁让你重新装修的啊?谁让你这么做的啊?”白雪忽然歇斯底里的吼道。

    秦彦愣了愣,表情诧异的看着她,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反应会如此的剧烈。

    “好好的干嘛装修?我不管,你要想办法恢复原样。”白雪愤愤的说道。

    秦彦苦笑一声,说道:“我哪里记得以前是什么样啊?怎么恢复以前那样?”

    “我不管,那是你的事情。哼!”白雪愤愤的哼了一声,扭头上楼,剩下秦彦愣在那里有些啼笑皆非。

    对于白雪的事情,秦彦知道的并不多,自然也不会清楚她的反应为什么会如此的剧烈。不就是重新装修了一下嘛,至于这么大反应吗?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当这是白雪胡闹,也未加理会。

    约莫是傍晚时分,沈沉鱼来到诊所,表情凝重。

    秦彦招呼她坐下后,给她泡了杯茶。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秦彦诧异的问道。

    “没事。”沈沉鱼抿了一口茶,说道,“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所以,提前来跟你说一声。”

    “离开?去哪里?是不是有什么任务?”秦彦愣了愣,问道。

    点点头,沈沉鱼说道:“我申请加入维和部队,已经审批了,明天就走。”

    “维和部队?我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过?”秦彦眉头微蹙。

    “我也是今天刚刚收到审批通过的消息。”沈沉鱼说道。

    默默的叹了口气,秦彦问道:“去多少天?”

    “一两个月吧!”沈沉鱼回答道。

    “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压力也很大。如果你是想出去散散心我也很支持,干嘛非去参加什么维和部队?你可知道那不是闹着玩的,那些地方乱的很,很容易出事的。万一你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让我怎么办?”秦彦有些责备的语气说道。

    “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我只是想多做点事情而已。有些事情始终是需要人去做的,如果人人都不去做的话,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就像你,不是也在做很多别人不能做的事情吗?不就是去承担自己的那份责任吗?我也想做点事情。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沈沉鱼说道。

    无奈的叹了口气,秦彦说道:“你都已经决定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去哪里?”

    “中东G国。”沈沉鱼回答道。

    “G国?”秦彦愣了愣,说道:“那边很乱,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待在营区内别随便出去。还有,那边的环境非常恶劣,一会我给你配点药你带过去,可以防止一些蚊虫叮咬。”

    “不用,东西部队里会配备,什么都有。”沈沉鱼说道。

    秦彦愣了一下,暗暗叹了口气,感觉跟沈沉鱼之间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远。也许,是因为跟段婉儿的事情沈沉鱼一时无法接受,所以这才想着逃走,能有个其他的环境好好的冷静下来想一想。

    “对不起,我没有事先跟你商量。”沈沉鱼歉意的说道。

    秦彦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