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秒记住【69书吧 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恐怖袭击以*的失败而告终,然而,宁浩心情也跟着紧张起来。对他而言,这件事情远远没有结束,后续发酵酝酿出的事情必然也会越发的严重。而且,这件事情他也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这不,刚刚才接到胡先生的电话把自己狠狠的斥责一番。

    更重要的是,如果一旦让国安局的人追踪到的话,后果必然不堪设想。他这么多年的辛苦,不惜冒险换来的一切也都将付诸流水。索性那帮*已经全部死了,国安局也很难从他们口中追问到自己的事情,如果让国安局查到自己跟*的关系,那就不妙了。

    卧室内,宁浩将自己满肚子的怨气通通的撒在身下的女人身上。云雨之后,宁浩点燃一根香烟,瞥了身旁的女人一眼,冷漠的说道:“我想一个人静静,你回去吧。”

    女人愣了愣,愤怒的吼道:“宁浩,你当我是什么?呼之即来,喝之即去,我是你女朋友,你当我是什么?”

    “啪!”宁浩一个耳光狠狠的扇在她的脸上,斥道:“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就是个*而已,赶紧滚蛋!”

    “宁浩,算你狠!”女人愤愤的哼了一声,穿衣离去。临走时,眼神里的那股子阴冷让人不寒而栗。然而,宁浩又岂会在乎?这样的女人他随随便便招招手就可以有一大批,动动手指就可以捏死的小人物他可不会放在眼里,会怕她的报复?

    迷迷糊糊中睡了过去,隐约中宁浩似乎感觉到身边有人,猛然间惊醒,只见一个身影坐在自己床边。宁浩吓出一身冷汗,慌忙的打开屋灯。生平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宁浩做了那么多的亏心事,真当是遇见鬼了。

    然而,当看清楚床边的人时,宁浩愣了愣,眉头微蹙,“你怎么进来的?你想做什么?”

    淡淡一笑,秦彦缓缓的吐出一抹烟雾,说道:“你不会不知道吧?我跟你不止说过一次,你如果想玩的话,我陪你玩。可是,似乎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上次揍得你还不够啊。”

    “你到底想做什么?”宁浩有些惊慌,毕竟亲眼见识过秦彦的能耐,凭自己的身手简直就是鸡蛋碰石头。

    “你找人炸了我的诊所,你说,我想做什么?”秦彦冷笑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宁浩心虚的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总之我清楚是你做的就行了。你指使那帮*袭击我,炸毁我的诊所,你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吗?宁浩,你的底子我摸的一清二楚,在我面前你什么也伪装不了。”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什么*?你赶紧离开,不然我就报警了。”宁浩说道。

    “报警?要不要我帮你?”秦彦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说道,“我也不怕告诉你,不但是我,国安局的人也对你的底子知道的很清楚。你报警的话,我想,他们会求之不得吧?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查你了。”

    宁浩深吸一口气,稳住自己的情绪,心中清楚秦彦说的话不假。“炸毁你诊所的事情我承认是我做的,可是,你不也一样炸了我公司吗?咱们也算扯平了。我跟你本来无冤无仇,事情皆因你帮助惊天集团开始。惊天集团是我一手创立的,我想拿回原本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我有什么错?”

    “你和沈惊天的恩恩怨怨我清楚,不过,所谓人死债消。沈落雁是我朋友,我不希望有任何人伤害她,包括你。我知道沈惊天的死不关你的事,也清楚你不过只是别人手中的枪子而已,对付惊天集团也并非你的意思。告诉我,你幕后的老板是谁?”秦彦说道。

    宁浩微微一愣,说道:“什么幕后老板?我没有什么老板。”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你觉得如果我不是对你的情况了解的一清二楚,我会来找你?你五年前才出狱,然后卖掉自己手中的惊天集团股份,迅速成立了浩远集团。短短的五年时间,发展到如今的规模,并且暗中帮助一些非法分子进行洗黑钱的活动,这些绝对不是这么短时间可以做到的事情。毫无疑问,你的背后一定是有人支持你。你想想,当年你虽然坐牢,沈惊天依旧给予你惊天集团的股份就是希望化解你们之间的仇恨;而且,如今他也死了,你想想你们以往的兄弟之情,难道你就一点不怀念?你真的忍心让人毁掉你兄弟一手创立的公司?那里,可是也有你的心血。”

    宁浩陷入一阵沉默之中,似乎在回忆着以往的点点滴滴。的确,他跟沈惊天虽然有仇隙,但是也更有着深厚的情谊。若非如此,他也不会那么的憎恨沈惊天当初的举报,害自己锒铛入狱。然而,他也更加的清楚他得罪不起胡先生。

    沉吟片刻,宁浩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我能有今天完全是靠我自己的努力得来的。在监狱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唯一的乐趣就是看书,我积累了那么多年的知识能有如今这般的成就也是理所应当,我不需要有什么老板。”

    耸了耸肩,秦彦淡淡的说道:“你不说也没关系,反正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只要杀了你,就没人再敢伤害沈落雁。如果你背后真的有老板的话,这也算是对他的警告。”话音落去,秦彦掏出匕首慢慢的把玩着,灯光下,匕首散发着阵阵寒光。

    宁浩打了一个寒颤,惊恐的说道:“你……,你想做什么?”

    撇了撇嘴,秦彦淡淡的说道:“你说呢?只有杀了你,才能确保沈落雁安然无恙。放心,我下手很快,你不会感觉到疼的。”

    宁浩一愣,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忽觉脖子上一凉,一股冰冷的寒意从脖子上划过。宁浩顿时失去了知觉。

    死,原来这么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