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秒记住【69书吧 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知过了多久,当宁浩醒来时,只见周围一片黑暗。双手双脚被缚,不知身在何处。心中顿时一凉,暗暗的想道,难道我死了?这里就是地狱?原来死就是这种感觉。

    他努力地回忆着,只记得最后的时刻秦彦的匕首从自己脖子上划过,接着自己就不省人事。看来自己是真的死了,自己辛苦努力了这么久,到头来却还是一场空。仇恨也好,金钱地位也好,如今都不重要。生不带来,死也不能带走。

    另一间屋内,秦彦斜靠在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茶,不时的抿了一口。面前,段北微笑的看着他,显得激动不已。“谢谢你,我还以为你真的会杀了宁浩,没想到你还是把他送过来了。”

    “不用谢我,你以后少吭我就行了。”秦彦没好气的说道。

    “不敢,不敢,我哪里敢吭你啊。”段北讪讪的笑道,“你放心,我们会连夜加紧审讯宁浩,争取尽快把他背后的人给挖出来。只要宁浩招供,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嗯!”秦彦点点头,说道:“还有一件事情也想请你帮帮忙。”

    “什么事你说,我一定尽全力帮你。”段北豪爽的应道。

    秦彦几次三番的帮了他的大忙,就拿前两天经贸论坛的事情来说,若非秦彦出手解决了那帮*,万一闹出什么事情来,自己这个国安局长的位置焉能保得住?段家的政治格局也会完全的被打破。

    “听说过一个叫南宫凯旋的人吗?”秦彦问道。

    段北愣了愣,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他是什么人?”

    “根据余安海的交代,就是南宫凯旋派人杀的沈惊天。我总觉得事情并不是我们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所以,我想找到这个南宫凯旋,然后弄清楚他到底是什么目的。我已经吩咐人去调查这件事情了,只是暂时还没有任何的线索。你毕竟是国安局的局长,能调动的人力物力也较多,我希望你也能帮忙调查一下,找到南宫凯旋,摸清楚他的底。”秦彦说道。

    “没问题,这件事情就交给我,稍后我就安排下去,一有消息我会立刻通知你。”段北说道。顿了顿,段北又接着说道:“对了,婉儿调回燕京去了,走的比较急没有来得及告诉你。她让我转告你一声。”

    秦彦愣了一下,诧异的问道:“怎么好端端的调回燕京去?”

    默默的叹了口气,段北说道:“你也知道,我段家人丁单薄,弘毅那孩子又无心政治,老爷子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婉儿的身上。段家未来的事业也需要她去继承,当初把她安排在滨海也只是为了历练历练,如今也差不多了,该是调回燕京的时候了。为了这件事,老爷子也没少花心思。”

    “我知道。”秦彦点点头,说道。

    “其实,以你的才智完全如果有心政治的话,一定会大有前途。”段北说道。

    “算了吧,我习惯自由自在,那种生活不适合我。”秦彦撇了撇嘴,说道。

    段北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也没再多言。他知道秦彦根本无心政治,自己多说也无用。唯一可以寄望的,就是秦彦以后能够多多利用他的资源人脉帮助一下婉儿,那就再好不过了。

    “没事我先走了。人我交给你了,等你消息!”说完,秦彦起身告辞离去。段北自然不敢怠慢,恭敬的送他出门。对于这个连他也看不透的年轻人,段北心里始终都抱有一股谨慎和小心的态度。

    翌日清晨!

    当秦彦送完早餐,一名年轻男子走进墨子诊所,左顾右盼,满脸疑惑之情。眼神定格在秦彦的身上后,年轻男子缓缓的说道:“我想拿回我的东西!”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什么东西?你是不是弄错了?”

    “墨老先生让我来这里找一位叫秦彦的人。”年轻男子边说边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牌。天王令,正面是天门独有的徽章,反面刻有一个“欧”字。

    “我是欧阳世家的后人。”年轻人显然并未打算完整的介绍自己。

    秦彦接过天王令看了一眼,确认无误之后吩咐白雪下地下室将欧阳家存在天门的东西取了出来。除了一些欧阳家的武学典籍之外,尚有一本族谱,其中详细的记载着欧阳世家以前的事情。

    “按照协议,你需要支付一千万费用才能将这些东西拿走。”秦彦说道。

    年轻男子愣了愣,尴尬的说道:“我……,我没有那么多钱。”

    “那你有多少?”秦彦问道。

    “我……,我现在只有两百块!”年轻男子尴尬的说道,羞愧的根本不敢抬头。一个堂堂的男人身上竟然只有两百块,似乎让他感觉到很抬不起头。

    秦彦愣了一下,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欧阳世家也算是一个大家族,即使是渐渐的没落了,也不至于会穷到这般地步吧?秦彦摇头叹了口气,说道:“不好意思,按照规矩你必须支付一千万的费用才能将这些东西拿走,否则的话,只好继续存放在这里。”

    年轻男子咬了咬嘴唇,欲言又止,那怯生生的模样看上去让人感到十分的疼惜。“对不起,那打扰了!”说完,年轻男子转身就欲离去。

    “等等!”秦彦开口叫住了他。

    年轻男子停下脚步,转过身,诧异的看着秦彦。

    “令牌你不准备拿走了吗?没有这枚令牌,以后就算你筹到钱,也一样拿不回这些东西。”秦彦说道。

    “哦,谢谢!”年轻人有些傻傻地应了一声,伸手去拿桌上的天王令。可能真的是因为心里失落,又或者自认根本没可能筹到那笔钱,因而,他竟然忘记拿回天王令。收起天王令,年轻男子转身走出诊所,背影显得特别的寂寥。朝阳下,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也越发显得孤寂。

    秦彦看着他的背影,默默的叹了口气,“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