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送走乔巴,叶谦的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邪的笑容,典型一副奸商的贼脸。秦彦相信,如果叶谦是个商人的话,那绝对是个奸商,而且还可以让人无话可说。

    微微一笑,秦彦说道:“你这笔买卖做的值啊。虽然我不知道那块油田有多大,但是,我想利润一定非常巨大,起码是以亿为计算单位吧?”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这笔买卖可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那里距离反对党的占领区很近,随时都会遭遇到反对党的袭击。我们是需要用生命和鲜血去守护的,又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他们建立了防线,这笔买卖怎么算也是他们比较划算。他们吃肉,我们也就只能喝点汤,还得随时防备着汤里是不是有毒。”

    秦彦哑然失笑,说道:“你小子会做赔本的买卖?你心里肯定早就打算好了吧?”

    “知我者秦先生也。”叶谦呵呵的笑道,“反对党想要抵御政府军的进攻,那就需要更为强大的军火,除了我们狼牙,其他人休想可以将军火运进来。他们又怎么会贸贸然的进攻我们的地方?除非他们是真的活腻味了。”

    秦彦愣了愣,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小子,这是两头的生意都做啊。”

    “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你别看那个乔巴好像对我很客气,他们政府对我们也很照顾,谁能保证如果最后他们真的胜利了还会像现在这样?我怎么也得早点做好打算。万一到时候他们真的跟我玩花样的话,那我就一不做二不休,让他们的经济二十年也翻不了身。而我们即使撤出这里,也已经赚了点生活费,不至于饿死不是。”叶谦贼兮兮的笑道。

    “以你现在的身家,估摸着比这里国库的收入还多吧?还在这里叫穷。放心,我不会问你借钱,答应你的酬劳也会一分不少的给你。”秦彦翻了给白眼,说道。

    “您瞧您这话说得,咱们是兄弟,我能跟你算这些?”叶谦说道。

    顿了顿,叶谦又接着说道:“好了,为了庆祝今天赚了一笔,晚上我请你去城里潇洒一下。天槐,一起吧!”

    “我就不去了。这里需要人照看着,你不在,我必须要留下来。让李伟陪你去吧,那小子估计已经迫不及待了。”鬼狼白天槐说道。

    话音落去,便见一个年轻人窜了过来,嘿嘿的笑道:“老大,我门路熟,不会被宰。像你这样的生客过去,肯定会被他们坑的。我跟你说,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的小妞个个都水嫩水嫩,都是十四五岁的丫头,金发碧眼,可不是黑妞。”

    秦彦哭笑不得的看了他一眼,哑口无言。

    叶谦瞪了李伟一眼,转头看向秦彦,说道:“秦先生,你别理这小子,他就典型一牲口,只要是母的都他妈有兴趣。不过,这小子说得对,他门路熟,没人敢吭他,有他领路绝对不会有错。”

    接着,瞥了李伟一眼,说道:“还不赶紧准备车?”

    “得了!”李伟应了一声,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典型就是一副小太监伺候老佛爷的架势。

    看看这群年轻人,秦彦着实羡慕的很,在这样的环境里依旧可以谈笑风生,这份胆识和勇气不得不让人敬佩。在这样的地方,如果不学会苦中作乐的话,真的会闷出个鸟来。驾驶着一辆改装过的越野,轰隆隆的驶离基地,朝城市疾驰而去。

    “你什么时候加入狼牙的?”秦彦问道。

    愣了愣,叶谦说道:“不记得了。当年离开滨海之后就一直四处流浪,后来被狼牙雇佣军的创始人田丰收留,之后就加入了狼牙。具体的时间我也不清楚,但是,也有好几年了吧。”

    “你也是滨海人?”秦彦愣了一下,问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滨海人。从我懂事开始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收养我的是一个收破烂的老头,我们都称呼他老爹。后来因为得罪了当地的一个有名的黑道人物,不得不跑路。当时年纪小,身上又没有钱,只得四处流浪。如果不是田队长收留我,只怕我早就饿死街头了。”叶谦回忆起往事,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忧伤。

    “没有想过回去看看你老爹?他应该也很想你吧?”秦彦说道。

    默默的叹了口气,叶谦说道:“说不想那是假的,只是现在的事情太多,根本抽不开身。狼牙的一切都还没有走上正轨,我绝不能在这个时候一走了之,否则,我如何对得起收留我的田队长?还有这帮兄弟,他们也需要我,我也根本抛不开他们。”

    “对华夏的古武术有没有兴趣?你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格斗术也是一种自保的技能。”秦彦微微一笑,说道。

    叶谦愣了愣,说道:“什么意思?你懂古武术?”

    “会一点点。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教你。”秦彦说道。

    “当然有兴趣,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会没兴趣。话说,华夏的古武术是不是真的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可以飞天遁地,移山倒海?”叶谦眨巴着一双眼睛,兴奋的问道。

    “我不知道。反正我不会飞天遁地移山倒海,也没有见过这么强大的人,但是提高自己的战斗力那是肯定的。”秦彦边说边从怀中掏出一本秘籍递了过去,“这是一本古武术的修炼秘籍,名为嫁衣神功。我也没有练过,不过,这门功夫特别的奇怪,修炼者往往不能使用,只有将所习的传给别人方才可以。”

    “那你给我干吗?难不成我找个人练会了再让他传授给我啊?”叶谦哭笑道。

    “之所以名为嫁衣,是为他人做嫁衣的意思,是一种练气的功夫。这门功夫还有一种习成的方式,那就是当你练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散功,将以前的一切全部废弃,然后再从头开始。如此一来便可以安然无恙的使用这门功夫,而且威力巨大。”秦彦说道,“这种练气的功夫修炼的人很少,不过,我相信以你的毅力一定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