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至于秦彦,埃米尔只是礼貌的打了个招呼。秦彦也未在意,他对这里来说只是过客,不需要有太多的人认识自己。

    老板亲自招待亲自安排,自然是十分周到。当老板领着一帮小妹进来的时候秦彦目瞪口呆,瞠目结舌。转头看了叶谦一眼,说道:“这些都还未成年吧?这样也行?”

    呵呵的笑了笑,埃米尔说道:“在这里,就一点好。只要你有权有势,什么事情都可以做,法律根本管辖不了这些。你们放心玩,保证不会有任何问题,看上谁,楼上就有房间,双飞四飞都没有问题。”

    的确,越是战乱的地方越是没有法律,做起事情来也是更加的肆无忌惮,根本不必有任何的顾忌。李伟显然是乐在其中,嘿嘿的笑着拉过两个小妹上下其手,不亦乐乎。

    “叶先生,你呢?”埃米尔问道。

    “秦先生先来吧!”叶谦笑了笑,示意秦彦挑选。

    “算了吧,不太习惯,心里膈应的慌,总觉得好像在犯罪似得。”秦彦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耸了耸肩,叶谦说道:“安排两个成年的吧,过来陪喝酒就行。”

    “好,好!”埃米尔应了一声,连忙走了出去。

    片刻,埃米尔领着两个小妹进来,吩咐坐在秦彦和叶谦身旁。这些妞都是欧洲过来的,也听不懂汉语,秦彦和叶谦倒是也可以毫不顾忌的聊天,不必担心会被他们听到什么。埃米尔一人敬了一杯酒之后,暂时退了出去。

    至于李伟那小子,完全沉醉其中,哪里顾得了其他。

    叶谦无奈的笑了笑,看了秦彦一眼,说道:“别管他,这牲口就这副德行。来,咱们喝酒!”说完,叶谦端起酒杯跟秦彦碰了一下。

    酒,自然是好酒。埃米尔知道叶谦的身份,赫赫有名的狼牙首领狼王过来,他能怠慢?酒也都是从欧洲运过来的上好的红酒,每一瓶都是几万起步。

    秦彦抿了一口,点点头,赞道:“好酒,没想到这样的地方也有这样的好酒。”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这里虽然乱,但是跟其他地方一样,只要有钱,就什么都有。”

    “那倒是,除了情义两个字之外,没有什么是用钱买不到的。”秦彦说道。顿了顿,秦彦岔开话题,问道:“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随时都可以。我们的人已经准备好,随时都可以动手。”叶谦说道。

    “明天吧。明天就动手,尽快的解决这里的事情,华夏那边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秦彦说道。

    “没问题。”叶谦应了一声,说道。顿了顿,叶谦又接着说道:“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都很好奇,不知道秦先生能不能给我解答一下?”

    “什么事情你说。”秦彦淡淡的说道。

    “上次在岛国的时候我见到过段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你手下吧?以段南在雇佣军界的地位和实力,对付那些*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你却让我去做,我想知道为什么。”叶谦问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那些人毕竟是*,手中也都有先进的武器,就算实力再强,也难免会有所损伤。如果我说我是害怕我的人牺牲,所以找你们帮忙,你信吗?”

    “不信。”叶谦摇了摇头。

    “为什么?那么肯定?”秦彦微微一笑,说道。

    “因为你不是这种人,而且,我相信你是喜欢凡事亲历亲为的人,否则,也不会千里迢迢跑到这边处理这件事情,完全可以全权交给我们负责,不是吗?”叶谦说道。

    秦彦笑了笑,说道:“虽然我们见面的次数不多,却很难的你竟然这么了解我。其实,原因有两个。第一,你们狼牙在这边的势力强大,根深蒂固,这边又是你们的地方,做起事情会方便许多。第二,我是想交你这个朋友。”

    “这个理由我很欣然接受。”叶谦呵呵的笑道。

    顿了顿,叶谦说道:“其实那帮家伙的军事素质都很不错,不然的话也不会被G国政府打压这么久却依旧可以生存下去。上次若非是我们狼牙的协助,G国政府也不可能会抓到他们的首领。这帮家伙对我们狼牙也是恨之入骨,也一定很想报复我们。对我们来说,他们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在我们身边爆炸,如果不除掉他们的话,对我们也是一种威胁。因此,于公于私,我们都不会放过他。”

    “的确,上次在华夏滨海的经贸论坛上,差点就被他们闹出不可收拾的局面。这帮家伙根本没有人性,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绝对是一个很大的威胁。”秦彦说道。

    “就是因为这样,那些反对党的领导人才想要收买他们制造更大的混乱好从中渔利。政治上的事情我不懂,也不想掺和,现在的G国政府也好,还是那些反对党也好,对我来说他们谁胜谁负,这里的局面也不会短时间里有所改变。我现在玩的就是一场赌局,一场巨大的利益博弈。”叶谦说道。

    “其实,他们谁胜谁负也好,你都会是最后的赢家。你也是这场赌局最大的受益者。”秦彦微微一笑,说道,“我现在有点明白你为什么不想回华夏了。这里虽然混乱,但是,在这里坐个土皇帝,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确比在华夏从头开始好。况且,华夏对雇佣军始终都很有芥蒂,你的身份只怕在华夏国安局的档案里也是厚厚的一叠吧。”

    “管他呢。他们不来招惹我,我也不会去招惹他们,不管怎么说那也算是我的祖国。也许有一天我会选择回去,叶落归根,但是,肯定不是现在,最近几年都不会。如果以后我真的回去的话,还要靠你多多的照顾哦。”叶谦咧嘴笑着说道。

    “我?我就是个医生而已,你如果有什么病痛的话可以找我,其他的我可照顾不了。”秦彦撇了撇嘴,说道。

    “小气!”叶谦翻了个白眼。两人对视一眼,开怀大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