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解决了*的事情,秦彦的心里总算是踏实下来,舒舒服服的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秦彦洗漱之后就跟叶谦告辞。

    “这么急着走?再多留几天吧。你这才刚来,干嘛急着回去?”叶谦愣了愣,说道。

    “华夏那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走不开。一会我去华夏在这边的维和部队看看,然后直接就从那去机场。”秦彦说道。

    无奈的叹了口气,叶谦说道:“好吧,既然你说有事我也就不勉强你了,一会让天槐送你过去。华夏在这边的维和部队位于G国南面,路上需要经过反对党的占领区,天槐送你过去我会放心一点。多余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以后有什么事情知会我一声,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义不容辞。”

    “好!”秦彦干脆的点点头,跟他们一一告别。

    坐上鬼狼白天槐的车,二人直奔维和部队而去。不管沈沉鱼究竟是不是已经放下自己开始一段新的感情,秦彦还是想去看看她。即使是分手,起码也曾经有过感情,秦彦也很想知道她在这边生活的究竟如何。

    一路上,秦彦没什么情绪,自然没有开口说话。鬼狼白天槐也不是话多的人,一样无语。气氛有些尴尬,只有车内的收音机里响起的声音回荡在两人的耳边。

    “你不用担心,华夏的军纪一向严明,军事素质也都很不错,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像其他的一些国家,对他们而言参加维和部队简直就是一件开心之极的事情,山高皇帝远,到了这个地方便可以肆无忌惮。我就曾经亲眼见过一群美国维和部队的成员在打败了反对党的一支小部队之后,实施的一些残酷的非人性的手段,甚至对反对党占领区的一些女人实施*,简直是畜生不如。”许久,鬼狼白天槐开口说道。

    “这么说那些反对党应该对维和部队恨之入骨才是,他们也必然会疯狂的展开报复吧?”秦彦心中一凉,问道。

    “还好。至少华夏的人在这边的口碑很不错,政府也好,反对党也好,还是民众也好,对华夏人的印象都挺好。不过,你也知道,这边的人种族歧视非常的严重,他们一方面敬畏着华夏的强大,欣赏着华夏人的素质,却又往往嫉妒着华夏人的才干。在狼牙到这里之前,这里就经常发生一些暴乱,那些民众的目标就是一些这边的华侨。现在好一些了。”鬼狼白天槐说道。

    愣了愣,秦彦说道:“看来这都是狼牙的功劳啊。”

    “算是有一点印象吧,主要还是华夏政府在外交上的影响力以及在国际上的地位。”鬼狼白天槐谦虚的说道。

    “你跟叶谦认识很久了吗?”秦彦问道。

    “嗯!”鬼狼白天槐点点头,说道:“我和他差不多是同一时间进入狼牙,大家年纪差不多,也都是孤儿,可能是惺惺相惜吧,比较投缘。”

    “我看你们狼牙的兄弟对叶谦都很尊敬,他也没有丝毫的架子。似乎,其他人对你好像有些成见啊。”秦彦说道。

    “我不善语言,用叶谦的话说,我有点阴冷,所以他们都不愿跟我来往。无所谓,我也不太喜欢交际,做人哪里能让人人都满意?只要问心无愧就好。即使是这样,上了战场,我依然愿意替他们挡子弹,我相信他们也一样愿意替我挡子弹。”鬼狼白天槐说道。

    “你们关系并没有那么融洽,你就那么肯定上了战场后他们会那么做?”叶谦好奇的问道。

    “上了战场就不是个人的事情,而是整个团队的事情,也关乎到狼牙的生死存亡和名誉。这一点我们大家都很清楚,所以,绝对不会在战场上乱来。”鬼狼白天槐说道。

    “那倒是。只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还觉得有意义吗?你有没有想过离开?”秦彦问道。

    愣了愣,鬼狼白天槐叹了口气,说道:“也许现在不会,但是,我知道迟早有一天我还是会离开。一山不容二虎,这个道理即使是在狼牙也一样存在,我和叶谦只能有一个留下,只有这样狼牙才不会解散。而他,无疑比我更加合适。”

    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一定要走到这一步?”

    “其实怎么样都好,都没有关系。我走或者留,对狼牙的影响不会太大,如果可以,我愿意选择另一种方式去守护狼牙。”鬼狼白天槐说道。

    秦彦不再言语,这终究是人家的家事,他不好管太多。况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就十分的奇妙,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的清楚的,只要他们心中明白各自的事情那就行了。

    鬼狼白天槐对这边的形势和路线十分熟悉,驾轻就熟的避开了反对党的占领区,一路上倒也相安无事。虽然反对党对狼牙有所忌惮,甚至跟狼牙在某种程度上还有一些微妙的合作关系,但是,能免则免,鬼狼白天槐可不想把秦彦的安危交托到别人的手中。

    鬼狼白天槐今天一天的话,比他一个月说的都多,一路上也不再言语,专心开车。只是偶然看向秦彦的眼神里透露出一丝崇拜和敬仰。

    “我这边还有一套练气的功夫,你要不要学?”秦彦问道。

    “随便,你教我,我就学。”鬼狼白天槐淡淡的说道。

    秦彦愣了愣,哑然失笑,从怀中掏出一本练气秘籍递了过去。这次来G国,他本就打算带些礼物,还有什么礼物比这练气秘籍更加的吸引人?“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一旦你们都练成的话必然旗鼓相当,倒是万一你们成为敌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们好自为之吧,以后的路靠你们自己走。”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

    鬼狼白天槐看了一眼,如珍宝一般收入怀中,淡淡一笑,说道:“谢谢!如果将来真的有你说的那一天,错也不在你!”

    “希望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