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里是阿卡杜拉的地盘,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说了算,在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沈沉鱼又可奈何?就算是寻死也很难办到。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间一道身影从窗外飞身而入,一拳重重的打在阿卡杜拉的胸口。“砰”的一声,阿卡杜拉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来人不是秦彦还有何人?

    “你没事吧?”走到沈沉鱼面前,秦彦关切的问道。

    “你……,你怎么在这里?”沈沉鱼愣了一下,诧异的问道。

    “这个一会再说。”秦彦一边说,一边替沈沉鱼解开绳子。

    阿卡杜拉挣扎着爬了起来,愤怒的瞪了秦彦一眼,喝道:“你是谁?”话音落去,就欲拔枪。即使他不能射中秦彦,可是一旦枪声响起,势必会惊到外面的守卫,到时,就算秦彦有三头六臂也休想可以安然离开。

    眼见于此,鬼狼白天槐身影闪过,一刀划在阿卡杜拉的手腕上。鲜血迸射而出,阿卡杜拉一声惨叫,手中的枪跌落在地。散发着森冷寒光的匕首抵在阿卡杜拉的咽喉,鬼狼白天槐冷声说道:“别动,否则要你的命。”

    语气冰冷的不带一丝情感。阿卡杜拉哪里还敢乱来?惊愕的看着鬼狼白天槐,说道:“鬼狼?你怎么进来的?”

    “那你不用管,我自有我的办法。”鬼狼白天槐冷声说道。

    眉头微蹙,阿卡杜拉冷声说道:“我们和狼牙也算是合作关系,我们生意上有那么多来往,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破坏我们的生意吗?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狼牙一边跟我们做生意,一边又帮助政府军对付我们,想要从中渔利。我一直都当作不知道,只是希望咱们能够和睦共处,大家分甘同味。你可要考虑清楚,如果你动我的话,咱们之间的合作就彻底毁了。”

    冷冷的哼了一声,秦彦缓步上前,“我的女人你也敢动?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别想救你。”

    阿卡杜拉一愣,惊愕的问道:“你是谁?”

    “你不必知道,也没有资格知道。你只需要记得,你刚才冒犯了我的女人,那么你只有死路一条。”

    话音落去,秦彦一把掐住他的咽喉,用力一拧。“咔嚓”一声,阿卡杜拉连叫也未叫出声便倒地毙命。

    “他们的人很快就会发现阿卡杜拉死了,必定会派人四处追寻我们的行踪,我们赶紧离开这里。”鬼狼白天槐说道,“狼牙的人应该已经到了,咱们赶紧出城跟他们汇合。”

    “好!”秦彦应了一声,转头看了沈沉鱼一眼,关切的问道:“你能走吗?”

    “可以!”沈沉鱼有些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三人刚刚潜入下水道中,城内便响起阵阵炮火之声,四处狼烟弥漫,硝烟四起。接到鬼狼白天槐的电话,知道他们已经安全的把人救了出来,叶谦自然没有任何的犹豫,进攻亚历山大城,从而制造混乱,让反对党的人根本无暇顾及寻找他们三个。

    叶谦这次带来的人并不多,他的目的本来只是为了接应秦彦三人,而非是进攻亚历山大城。所以,他们的目标并非攻城,只是制造混乱。

    趁著混乱的场面,秦彦三人朝外走去。

    “什么人?站住!”

    一个灯光射了过来,照在他们三人的身上。秦彦没有丝毫的犹豫,手中的匕首飞射而出,射入瞭望台上那名士兵的胸口。当下不敢有任何迟疑,抱起沈沉鱼飞身狂奔而去。鬼狼白天槐紧跟而上。

    看到秦彦三人,叶谦大喜过望,慌忙的迎了上来,关切的问道:“秦先生,你没事吧?”

    “没事。”秦彦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天槐,你呢?”叶谦接着问道。

    “我也没事。”鬼狼白天槐淡淡的应了一声。

    因为熟知鬼狼白天槐的脾气,叶谦并未因他的冷漠而感到有丝毫的不悦。点点头,叶谦说道:“咱们上车,走!”接着,转头扫了李伟一眼,说道:“李伟,你带领兄弟们断后,尽快跟上来。”

    “得嘞!”李伟应了一声。不但没有因为这样的局面而感到丝毫的畏惧和担忧,反而是一副兴冲冲的模样。果然如同叶谦所说,这小子就是典型的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上车后,四人驱车迅速驶离,直奔狼牙基地而去。速度不敢有丝毫的减慢,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头上,一旦让反对党的人追上来,即使他们军事素质再好,战斗力再强,双拳难敌四手,最后也只能落得一个败局。

    “你又救了我一次。”沈沉鱼看了秦彦一眼,说道。

    挤出一丝笑容,秦彦说道:“难道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你送死吗?为了你,就算是牺牲我的性命也值得。”

    “谢谢你。”沈沉鱼感激的说道。

    “不用,要谢的话,谢谢他们。如果没有他们,恐怕我们俩谁都别想活着离开。”秦彦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不用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再说,咱们同根同宗,都是华夏人,自然应当互帮互助。只要大嫂安然无恙就好。”

    “你怎么会来G国?”沈沉鱼问道。

    “办点事情,顺便看看你。今天去了华夏驻G国的维和部队,才知道你被阿卡杜拉的人抓走。幸好来得及时,赶得上救你。”秦彦说道,“我知道我说什么也没用,可是你干嘛选择这么危险的地方?你是不是想逃避我?”

    愣了愣,沈沉鱼抿了抿嘴唇,说道:“我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只想躲开一阵子安静一下,也好让自己明白自己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对不起,我又让你担心了。”

    “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是。”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今天去华夏驻G国的维和部队时,我看到他了。”

    “他?谁?”沈沉鱼愣了愣,诧异的问道。

    苦涩的笑了笑,秦彦说道:“那天跟你一起逛街,送你花的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