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连连的吐出好几口鲜血,保镖挣扎着站了起来,却忽然感觉双腿无力,再次瘫倒在地。足见秦彦刚才那一脚的力道有多么强大。另一名保镖大惊失色,就欲上前。

    秦彦冷眼扫过,冷声说道:“你也想试试?”

    那名保镖愣了愣,终究不敢上前。

    冷哼一声,秦彦说道:“既然选择做狗,那就要分清楚主次,你主人都没说话,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吠?这次只是小小的教训,若有下一次,别怪我辣手无情。”

    两名保镖哪里敢有言语?胡兆祥却是淡定自若,神情从容,似乎并未因为秦彦刚才的强大而感觉到惊讶。挤出一丝歉意的笑容,胡兆祥说道:“打得好,也好让这些人知道天外有天,免得以后一点规矩都不懂。”

    明明是他授意,结果却将责任推到别人的头上,不得不说胡兆祥很善于打太极。

    秦彦心知肚明,也不揭破,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想先休息了。胡先生,不送!”

    “何必这么着急呢?我们的合作还没有谈好呢。”胡兆祥微微笑道。

    “我想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也不必继续谈下去,我是不可能做这样的买卖。不好意思!”秦彦淡淡的说道。

    “难道秦先生不想知道是谁杀了沈惊天吗?”胡兆祥自信的笑着,仿佛掐住了秦彦的软肋。

    “我是很想知道,可是,我却不喜欢受人威胁。你爱说就说,不愿意说我会自己查,没有关系。”秦彦风轻云淡的表情让胡兆祥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无处着力的感觉。

    讪讪的笑了笑,胡兆祥说道:“秦先生误会了,我没有要威胁你的意思,我是真心诚意的想跟秦先生合作。既然秦先生不愿意,那我也不勉强,只是秦先生能否答应我一个要求?”

    “你说!”秦彦淡淡的说道。

    “秦先生不愿意跟我合作没有关系,我希望秦先生也不要插手这件事。当然,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伤害到秦先生的利益,如何?”胡兆祥说道。

    秦彦愣了愣,恍然,看来这才是胡兆祥真正的目的,前面那么多的话都只是虚晃一枪,故意为之。秦彦心中冷冷一笑,这胡兆祥的确是只老狐狸。耸耸肩,秦彦淡淡的说道:“说实话,当初宁浩指使那帮*炸毁我的诊所,这个责任本应由你承担。虽然宁浩已经受到应有的报应,但是,却依旧难消我心头之火。我本想找你算账,然则你今日登门谢罪,诚意满满,我也不好继续追究。只是,我想奉劝你一句,你做什么生意跟我没有关系;但是,若是你的人伤害到我的亲人朋友,损害到我的利益。对不起,到时候我不会坐视不理。”

    呵呵的笑了笑,胡兆祥说道:“有秦先生这句话就行了。放心,咱们虽然不能做生意上的伙伴,但是也可以做朋友嘛。宁浩的事情虽非是我指使,但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样,为表我的歉意,这里有点小小的意思,权当是给秦先生装修之用。”

    话音落去,胡兆祥从怀中掏出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密码是三个三三个六!”

    秦彦瞥了一眼,淡淡一笑,说道:“有多少?”

    “没多少,也就一百万而已。”胡兆祥说道。

    “一百万?我这里装修可不值一百万。”秦彦说道。

    “可是药材值钱啊,相信炸毁诊所的时候也必然损失不少的药材,这些钱我还担心不够呢。秦先生可千万不要拒绝,这只是我的一番心意,你不收的话我心里过意不去。”胡兆祥说道。

    耸耸肩,秦彦说道:“既然这样,那我恭敬不如从命。谢了!”

    秦彦明白胡兆祥的意思,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巴结讨好自己,这钱就等于是白白的送给自己,不要白不要。

    “应该的应该的。”胡兆祥呵呵的笑道。顿了顿,胡兆祥接着说道:“其实,当初沈惊天死的时候我也以为是宁浩做的,毕竟,他们之间有很大的仇隙。加上惊天集团手中拥有一座码头,可以很方便出货之用。可是后来我追问过他,确认不是他所为。事后我也仔细的调查过,根据调查的结果显示,指使杀手杀死沈惊天的是一个叫南宫凯旋的人。”

    “南宫凯旋?他跟沈惊天有什么过节?”秦彦装出一副诧异的神情,好像从未听过南宫凯旋这个名字似得。实则,通过余安海的口,他已经知道是南宫凯旋所为。

    “具体什么原因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想多半也是商业上的竞争。秦先生可知这个南宫凯旋是什么人?”胡兆祥接着问道。

    摇了摇头,秦彦说道:“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秦彦也吩咐了薛冰调查南宫凯旋的背景,可是到现在却是一无所知,心中也的确好奇。

    “秦先生应该听过南宫家族的大名吧?”胡兆祥问道。

    “没听过。”秦彦摇了摇头。

    “这南宫家族当初在华夏也算是地位尊崇,抗日战争时期曾协助抵抗日本侵略做出过巨大的贡献。建国后,南宫家族一直盘踞南方,势力雄厚,南宫家族更是仗义疏财广交天下朋友。然而,不知因为何故,南宫家族在一夜之间被人灭门,家中一百余人无一幸免。当时,这件案子轰动一时,华夏政府也曾勒令当地的刑警彻查,可是却始终没有结果,最后只好不了了之。”胡兆祥说道,“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当初南宫家竟然还有一人未死,就是南宫凯旋。这些年南宫凯旋也一直在调查当初灭门的真凶,并且成立了一个叫遮天的组织,大量的累积财富,收买杀手。”

    “遮天?”秦彦眉头微蹙。薛冰也一直在调查遮天的首领,没想到竟然就是南宫凯旋。只是,胡兆祥似乎对南宫凯旋的事情知道的非常清楚,他告诉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