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是的,遮天的势力非常强大,具体到什么程度谁也不知晓。以我调查的结果显示,只要是遮天看上的,就没有得不到手的。”胡兆祥说道,“秦先生,如果你真的想替沈先生报仇的话,我劝你要小心一些。”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其实我跟沈先生也只是泛泛之交而已,若不是因为跟沈小姐之间的关系,我也懒得插手这件事情。说句实在点的话,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没有必要太当真。”

    胡兆祥愣了愣,说道:“这样自然是最好。如果秦先生真的要替沈先生报仇,一定要万分小心,如果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直言,胡某必当尽心竭力。”

    “谢了。”秦彦微微一笑,说道。

    “客气了,我当秦先生是自己人,这都是分内的事情。”胡兆祥说道,“秦先生,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嗯!”秦彦点点头,心中暗暗的想道,谁他妈是君子,老子是小人。

    “如此我就不再叨扰了,先告辞了。”话音落去,胡兆祥起身道了声别,举步离去。

    看着胡兆祥离去的背影,秦彦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胡兆祥忽然登门造访,给自己好处,让自己不要插手他的事情,分明就代表他有什么大的动作。难道是他准备跟东北虎凌云霄合作,怕自己搅了他的好事?还是,他是想借刀杀人,对付南宫凯旋?

    秦彦也不明白他的用意到底是什么,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的让薛冰摸清楚他们的底细,如此,才能有针对性的制定计策。

    缓缓的抿了口茶,秦彦点燃一根香烟,吸了一口,吐出一抹烟雾。掏出手机,拨通薛冰的电话。“你在哪?”

    薛冰愣了愣,说道:“在酒吧!”

    “我待会去你家,有点事情跟你说。”秦彦说道。

    “好,我交代一下事情就走!”薛冰有些兴奋。秦彦找她越来越频繁,这自然是她求之不得的事情。

    秦彦应了一声,挂断电话。简单的收拾一下,秦彦出门驱车赶往薛冰的家。

    推开门,薛冰已经在家中等候。看到秦彦进屋,薛冰的脸上立刻堆起笑容,拿起拖鞋给秦彦换上。“什么时候回来的?事情办好了?”薛冰问道。

    “嗯!”秦彦点点头,说道:“今天刚到家。”

    薛冰愣了一下,显得更为激动,没想到秦彦刚刚回来,第一时间就来找自己。不管是工作也好,还是私事也好,薛冰都觉得自己的重要性越来越大,在秦彦心目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高。

    “我放水给你洗澡,一会给你按摩一下,舒缓一下疲惫。”薛冰说道。

    “等一下吧,我有点事情跟你说。”秦彦在沙发上坐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薛冰坐下。

    “最近怎么样?没什么事情吧?”秦彦问道。

    薛冰愣了愣,摇了摇头,说道:“一切都很顺利。只是,调查遮天和南宫凯旋的事情目前还没有任何线索。请门主放心,我已经吩咐下去抓紧调查,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南宫凯旋就是遮天的首领,他也是当年南宫家族唯一的幸存者,你按照这方面去调查。”秦彦说道。

    “门主怎么知道?”薛冰惊诧的问道。

    “有人告诉我的。”秦彦说道,“胡兆祥这个名字你听过吗?”

    “没有。”薛冰摇了摇头,说道。

    “胡兆祥就是宁浩背后的金主,也是他将遮天和南宫凯旋的事情告诉我。这件事情我觉得不简单,你调查一下胡兆祥的底细,摸清楚他跟南宫凯旋之间是否有矛盾。我觉得他是想借刀杀人,想借我的手除掉南宫凯旋。”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抽出一根香烟,薛冰连忙的替他点燃。

    “能够在短短的几年内扶植宁浩成为浩远集团的总裁,并且参与洗黑钱的活动,跟很多国家不法分子关系亲密。我想,这个胡兆祥绝对不是泛泛之辈。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胡兆祥的底细给我摸的一清二楚。我总觉得他会是我很大的威胁。”秦彦接着说道。

    薛冰眉头微蹙,说道:“放心,稍后我就交代下去,吩咐人抓紧时间调查。”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说道:“事情刻不容缓,我觉得他一定在进行什么大动作。”

    “稍后我联系一下貔貅,他在华夏的关系网十分的紧密,看看从他那里能不能问出一点消息。”薛冰说道。

    顿了顿,薛冰又接着说道:“门主,还有一件事情要向你汇报。”

    “什么事?”秦彦愣了愣,问道。

    “听天罚的人说,最近联系不上玄武,我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薛冰说道。

    “叶峥嵘?”秦彦愣了一下,说道,“在滨海谁敢动他?”

    “不在滨海,在东北。”薛冰说道,“前几日,叶峥嵘赶赴东北,想拓展天罚在那边的势力,不曾想,之后就一直联系不上。我也派人调查过,可惜却没有一点线索。我担心玄武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毕竟,那边是东北虎凌云霄的地盘,天罚在那边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地位。”

    秦彦眉头紧蹙,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概五天前。”薛冰说道,“我知道这件事情后就一直在派人调查玄武的下落,只可惜,目前仍然没有任何线索。”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十有八九,凶多吉少。你抓紧时间调查,等抽出时间我去东北一趟。”

    “嗯!”薛冰应了一声,接着说道:“门主,还有一件事情不知该不该跟你说。”

    “有什么事情就说吧。”秦彦说道。

    “根据手下的回报,你在青山镇的兄弟高峰出事了。”薛冰说道。

    秦彦浑身一震,连忙追问道:“什么事?”

    “他死了,就在不久前。”薛冰说道。

    秦彦一愣,如同五雷轰顶,顿时怔在当场。事情真是一桩接一桩,不然自己有片刻的休息啊。在青山镇这样的小地方,谁还有能力敢动高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