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吃完饭,收拾好碗筷,吴大婶告辞离去。

    “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韩山问道。

    他的表情看上去感觉十分的不悦,如果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他家,非常不欢迎秦彦呢。不过,对于熟知他脾性的秦彦来说,并未觉得有何不妥。可能是因为长期居住在山中,很少跟人来往的关系,因而韩山比较的孤僻,也并不擅长交际。可是,也正因为如此,他反倒较之许多人更加的坦诚实在。

    “处理完一些事情就走。”秦彦说道。

    “墨老先生呢?最近有联系吗?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韩山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似乎是在想念着他。只是,不善于表达的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正四处逍遥快活呢,估计是不会回来了。”秦彦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什么时候走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回山里拿些药材。都是一些野生的,很难的珍贵的药材。”韩山说道。

    “好!”秦彦点头应了一声。

    韩山也不再言语,自顾自的忙活起来。

    秦彦离开之后,诊所也就没有再营业,不过,韩山却依旧每天伺候着这里存放的药材,将一些依旧能够用的打包快递到滨海给秦彦。对于他而言,似乎跟药材接触更好,比人更加的亲近。

    秦彦也不再言语,径直回到房间,他没有亟不可待的去找萧通。

    高峰去世,萧通却没告诉自己,这让秦彦感觉到事情似乎有些蹊跷。也许,高峰的死跟萧通脱不了干系呢?青山镇不大,两股大的势力,洪天照和李乘风都死了,他们手底下的人也都兔死猢狲散,唯一最有势力的就是萧通。高峰和萧通一直合力建造属于他们的王国,一山不容二虎,秦彦很难保证萧通不会因此而对高峰下黑手。世事难料,在这个处处充满诱惑的世界里,又有多少人能够洁身自好?

    高峰的死,无疑萧通的嫌疑最大。如果就这样冒冒失失的去找他,也许很难知道真相。

    找猴子,他是秦彦在青山镇可以信任的人。虽然生性懦弱,但是秦彦相信他绝对不会欺骗自己,也绝对不会陷害自己。

    然而,给猴子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听。秦彦的眉头不由紧蹙,难道猴子也出事了?随即,秦彦又拨通马长兴的电话。他是青山镇派出所的所长,高峰的死想必他知道一些内幕吧?

    看到秦彦的来电,马长兴愣了一下,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想起以前被秦彦捉弄的事情,马长兴依旧心有余悸。连忙的接通电话,马长兴讪讪的笑着说道:“小秦啊,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啊?”

    “你在哪?”秦彦冷声问道。

    “在所里呢。”马长兴说道,“在滨海市怎么样?都还好吧?也不回来看看我们这些乡亲,我可是想念的很啊。”

    “在所里等我,我马上过去。”话音落去,秦彦没有给马长兴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马长兴不禁一愣,苦笑连连,自己只是说个客套话而已,哪能当真?他可不希望看到秦彦。只是,现在想躲也躲不了了啊。

    没多久,秦彦到了派出所,径直的走进马长兴办公室。看到他,马长兴连忙的起身迎了上去,脸上堆满了讨好卖乖的笑容。“来了?快,坐坐!小李,赶紧去泡杯茶!”

    秦彦面色铁青的坐下,没有丝毫的表情。片刻后,民警端了杯茶水上来恭恭敬敬的递到秦彦手中。马长兴对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出去,接着在位置上坐下,咧嘴笑了笑,说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提前通知一声。这次回来还会再走吗?”

    缓缓的抿了口茶,秦彦冷眼的看着他,也不言语。眼神让马长兴有些发毛,尴尬的笑了笑,小心翼翼的道:“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你说呢?”秦彦冷声问道。

    愣了愣,马长兴讪讪一笑,说道:“是为了高峰的事情吧?我想也是。”

    “说吧,高峰是怎么死的?”秦彦语气冰冷。

    “车祸。”马长兴说道,“当天高峰驾驶着一辆私家车,被一辆泥头车拦腰撞上,当场毙命。交警勘察过现场,是因为司机醉酒驾驶导致的意外。司机现在已经被拘留,等待着责任判定以及后续的法律问题。”

    “真的是意外?”秦彦眉头紧蹙,有些不太相信。

    “我也去现场看过,的确是意外。是因为泥头车司机醉酒驾驶,所以导致的交通意外。”马长兴边说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事情发生在什么时候?”秦彦问道。

    “四天前的早上大概八点多钟,就在镇子旁边的那条国道上。”马长兴说道。

    冷冷的哼了一声,秦彦说道:“大清早的醉酒驾驶?你觉得可能吗?”

    “事后我们也调查过,泥头车的司机是前一天晚上喝酒一直喝到早上,然后才出的事。”马长兴说道,“真的只是意外你不要想太多。我亲自参与的调查,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

    “哼,这件事情这么奇怪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谁大清早的会喝那么多酒?分明这就是一个设计好的阴谋。”秦彦冷声说道,“泥头车司机人现在在哪里?”

    “小秦啊,这真的只是个意外,你别乱来。”马长兴紧张的说道。以他对秦彦的了解,心知秦彦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事情必然会闹的很大。

    “我再问最后一遍,那个泥头车司机现在在哪?”秦彦冰冷的语气没有一丝感情。

    尴尬的笑了笑,马长兴说道:“他……,他就关在咱们所里的拘留室。”

    “带我去见他。”秦彦说道。

    马长兴为难的说道:“小秦,我坐这个位置也不容易,你就别为难我了,好吗?”

    “需要我再重复一遍?”秦彦冷声说道。

    无奈的叹了口气,马长兴说道:“好吧,我带你过去。不过,你可要大于我千万别乱来,不然我也很难做。”

    “嗯!”秦彦冷冷的应了一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