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是秦彦不相信马长兴,实在是这件事情太过蹊跷,谁会一大早喝的醉醺醺的开车?这太不符合常识。如果说这只是个意外,秦彦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

    马长兴是真的不敢带秦彦去见那个泥头车司机,生怕他会因为高峰的死迁怒于司机。可是他清楚秦彦的性格,如果不带他去的话,事情只会越闹越大。以秦彦的脾气,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不可收拾的局面。

    来到拘留室,马长兴指着里面的人说道:“他就是那个泥头车司机。”

    看到来人,泥头车司机愣了愣,目光落在秦彦的身上。接触到秦彦的目光,泥头车司机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心虚的移开目光。

    “开门!”秦彦说道。

    “这……。”马长兴为难的说道。

    “开门!”秦彦面无表情的重复一次。

    “你答应我,不要乱来。”马长兴说道。

    缓缓转头,秦彦森冷的目光盯着马长兴,说道:“开门!”

    马长兴无奈的叹了口气,瞥了一旁的民警一眼,说道:“开门!”

    民警点头应了一声,打开门。

    “这里没你的事了,先出去吧。”马长兴吩咐道。

    看着民警离开后,秦彦钻进拘留室内。走到泥头车司机面前,秦彦扫了他一眼。冰冷的目光让他心底发寒,不自觉的浑身颤抖,哆嗦的缩到一旁。“你叫什么名字?”秦彦问道。

    泥头车司机愣了愣,看了马长兴一眼。

    “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马长兴喝道。

    “马佳!”泥头车司机回答道。

    “知道我是谁吗?”秦彦冷声问道。

    泥头车司机摇了摇头,茫然的看着他。

    “我姓秦,秦始皇的秦,是高峰的兄弟。”秦彦说道。

    泥头车司机一愣,连忙的说道:“对不起,我不应该喝酒,是我错,如果不是我也不会酿成这样的悲剧。我愿意承担所有的责任。”

    冷笑一声,秦彦说道:“你一句愿意承担责任事情就可以结束了?别人不知道,但是我很清楚那不是意外,对吗?”

    泥头车司机一愣,浑身颤抖一下。

    秦彦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泥头车司机的反应已经说明自己猜测的不错,的确不是一件意外。“说,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我……,我不明白你说什么。”泥头车司机心虚的说道。

    “你明白的。”秦彦说道,“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

    “没……,没有人指使我,真的只是意外。”泥头车司机惶恐的说道。

    “老老实实的交代,他们给你什么好处我加倍给你。”秦彦说道。

    “我真的不明白你说什么。”泥头车司机说道。

    他不是傻瓜,他很清楚,如果承认有人指使那就是蓄意杀人,起码也是几十年牢狱,甚至是死刑。可是,只要自己坚持认为是意外,那也只能算是醉酒驾驶导致他人死亡,没有那么高的刑罚。更重要的是,那背后的人是他得罪不起的。

    “十万!”秦彦说道。

    泥头车司机愣了愣,诧异的看着他。

    “二十万!”秦彦再次说道。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喝酒。”泥头车司机说道。

    “五十万!”秦彦冷声说道,“不要再说你不知道,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你要我说什么?我根本不明白你说什么,你让我说什么?”泥头车司机依旧嘴硬的坚持着。

    秦彦眉头一蹙,眼神瞬间冷了下来,周遭的空气都仿佛凝固,让人倍感压力。马长兴一愣,心知不妙,连忙的说道:“小秦,别乱来。”

    冷冷一笑,秦彦说道:“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若非考虑到马长兴在这,秦彦不想让他太过为难的话,又何必跟他说那么多废话?可是,既然他不领情,那秦彦也不会手软。更何况,如今他基本上可以确认泥头车司机说的话都是假的,这根本不是意外。

    “砰!”秦彦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

    马长兴吓得失声大叫。他可是清楚秦彦的功夫的,这一拳足以要了泥头车司机的命。

    泥头车司机也吓的大叫一声,紧紧的闭着眼睛。

    秦彦一拳砸在墙上,震得整个拘留室一阵颤抖,墙上裂开阵阵裂纹。泥头车司机侧头看了一眼,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只觉心里发毛,整个人不住的颤抖起来。秦彦的嘴角勾勒出森冷的笑容,说道:“再不说,下一拳就会在你身上。你想想,是你的脑袋硬,还是墙硬?”

    泥头车司机求助的眼神看向马长兴,说道:“马……,马所长,救……,救我!”

    马长兴尴尬的笑了笑,看了秦彦一脸冰冷的表情,也不敢言语。默默的叹了口气,马长兴喝道:“还不老老实实的交代?我担保,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我担保你的安全。”

    “看来你还是不愿意说。没关系,既然你不想说,那我也不勉强你。不过,既然高峰是死在你的手里,那你就下去陪他吧。”话音落去,秦彦猛然间一拳狠狠的朝着泥头车司机的面门砸了过去。

    马长兴大吃一惊,原本只当秦彦是在恐吓泥头车司机,哪里想到他竟然来真的?顿时吓得浑身直冒冷汗。

    “我说,我说!”泥头车司机连连的叫道。

    秦彦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收回拳头,心里也总算暗暗松了口气。他本就没有真的打算杀了泥头车司机,只是吓唬吓唬他而已。就算真的要杀他,秦彦也不会选择在派出所里动手,这不是公然挑衅国家嘛。

    “说,谁指使你的?”秦彦问道。

    “我……,我说了你们能不能放过我?”泥头车司机说道。

    “哼!”秦彦冷笑一声,说道:“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谈条件吗?”

    “说,老老实实的交代,这也算是戴罪立功。否则,你就是死刑,你自己好好考虑清楚。”马长兴说道。

    惨然一笑,泥头车司机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是我老表叫我做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