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先生觉得罗松的背后还有人指使?”萧通问道。

    “难道你认为就凭一个罗松,如果没有人指使的话,他敢动高峰?”秦彦反问道。

    讪讪的笑了笑,萧通说道:“那也是,如果没有人指使的话,罗松的确不敢这么做。那秦先生的意思是……?”

    “青山镇是你的地方,我想,你一定能保他安全不会让人杀人灭口,对吧?”秦彦冷冷的笑着说道。

    “当然,当然。”萧通讪讪的笑着附和。

    “你去派人把他带过来,咱们就当面的问清楚,看看到底是谁指使他杀高峰的,如何?”秦彦说道。

    “现在?”萧通愣了一下,问道。

    “对,现在。怎么?有问题?”秦彦问道。

    “没有,没有,我这就让人把他带过来。”萧通招了招手,吩咐手下去把罗松找来。看他的神情倒是并不紧张,这让秦彦心中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的怀疑错了?根本不是他指使罗松这么做的?

    不过也不用着急,一会罗松过来,就什么事情都清楚了。其实,打心眼里秦彦并不希望这件事情是萧通所为,他还是希望萧通不是那种人。始终,秦彦曾经拿他当过朋友,就算是这一刻,也没有放弃他。

    “秦先生,菜都快凉了,咱们还是边吃边等吧。”萧通说道。

    秦彦没再拒绝,剩下的就是等候,等罗松一到,事情自然明了。猴子一直乖乖的坐在一旁不发一言,这样的场合也的确没有太多他说话的余地;不过,通过秦彦和萧通刚刚短暂的对话,他也能感觉到其中充满了一股硝烟的味道。

    “秦先生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萧通问道。

    “再说吧,我也不知道。”秦彦回答道。

    “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多待些日子,我也刚好有很多事情想跟秦先生讨教讨教。”萧通微微的笑着说道。

    “以你现在在青山镇的地位和权势,比当初的洪天照也有过之而无不及,何须跟我讨教?反倒是,以后我回青山镇还需要你多多的照顾才是。”秦彦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秦先生言重了,我能有今天还不都多亏您的照顾?您说什么就是什么。”萧通呵呵的笑道。顿了顿,萧通接着问道:“秦先生在滨海一切都好吧?那边可比青山镇繁华的多了,也一定很精彩吧?”

    “繁华的背后往往就是肮脏,高楼大厦的地下顿满的都是森森白骨,不必羡慕那些,反倒是青山镇更加的简单自然一些。再说,我就是个医生而已,守好自己的诊所就好,只要别人不惹到我,我也不想为难别人。”秦彦淡淡的说道。

    “繁华的背后往往就是肮脏,高楼大厦的地下顿满的都是森森白骨。”萧通喃喃的念了两声,说道,“这句话说的太有意境。其实,最近我也打算去滨海发展发展,将生意扩张到那边,到时候可能还有很多需要秦先生帮忙的地方。”

    “人,还是知足一点的好。罪恶,往往都是源自于贪心。我相信杀死高峰的人,他的心也是贪婪的。他的野心也会慢慢的吞噬他自己,最后毁在自己的手中。所以我常说,一个人无论如何的变也好,始终也需守住自己心中那一点纯净的东西。”秦彦说道。

    话,有些语重心长,那是因为秦彦希望萧通可以主动的交代一切。如果高峰的死真是他指使,秦彦希望他可以老老实实的说出来,或许,看在曾经的那点情分上,秦彦也不会杀他。

    “人类的每一次进步都是源自于人内心的贪婪,欲望使人进步嘛。”萧通呵呵的笑着,说道。

    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看来,萧通连最后的一次机会也放弃了。秦彦不再言语,他知道就算说再多次也没有用,萧通已非当初的那个萧通,他的心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在金钱和权势的驱使下已经彻底的腐化。

    萧通也没有再说话,他心中清楚的知道他很秦彦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从他走出那一步开始,他们之间就再也不可能。他们的结果只有一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转头看了猴子一眼,秦彦说道:“吃好了吗?吃好了赶紧回去,带点饭菜过去给高峰奶奶。”

    猴子愣了愣,点点头,起身收拾了一下离去。

    既然萧通已经做出选择,那……,烽火已着,猴子留在这只有危险。让他离开,秦彦也才可以放心,才可以真正的放开手脚。

    “我后来去过诊所,好像有个老头住在里面,叫什么韩山,以前在山里采草药。”萧通忽然间没头没脑的说道。

    “嗯,是我让他过来帮忙看着房子。”秦彦淡淡的说道。他知道萧通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试探自己跟韩山的关系。这也说明萧通是想利用韩山来威胁自己。

    “哦,我还以为他是秦先生的什么人呢。”萧通呵呵的笑道。

    “嗯!”秦彦淡淡的应了一声,没有太多言语。

    萧通眉头微蹙,也不再说话。低下头,掏出手机写了一条信息,正欲发出去的时候,秦彦淡淡的说道:“高峰的事情我会追究到底,谁也别想用任何人威胁到我。韩山也好,猴子也好,就算谁抓了他们,也别想让我放弃替高峰报仇。”

    萧通愣了愣,讪讪的笑了笑,说道:“我也一样,也一定会替高峰报仇。”

    话音落去,萧通将刚刚写好的讯息删除,将手机收回口袋。看了看时间,萧通说道:“人一会应该就到了!”

    萧通的话刚刚落下,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手下推门走了进来。其中一名年轻男人被推倒前面,茫然的看着萧通和秦彦,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萧通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出去,接着转头看向秦彦,说道:“秦先生,他就是马佳的老表,罗松。”

    秦彦缓缓的转头,目光从他的身上扫过,微微一笑,说道:“不用紧张,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把事情全部说出来,我担保这里没有人敢动你。”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