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离开酒店,没走多远,猴子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窜了出来。神情紧张而担忧的看着他,关切的问道:“老大,你没事吧?”

    摇了摇头,秦彦说道:“你怎么在这?”

    “我……,我担心你的安全,所以又回来了。可是……,可是我知道我上去了也只能给你添乱,所以……,所以……。”猴子面色愧疚,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我明白的,不用说。”秦彦笑了笑,安慰道。

    猴子的性格虽然懦弱胆小,但是却很讲义气,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秦彦从小到大对他都一直十分的照顾,把他当成真正的兄弟看待。这个世界上,兄弟才是最宝贵的,也是最重要的财富,只是有些人却不明白这个道理,为了钱、为了权,连兄弟也可以舍弃。

    “萧通他……。”猴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死了!”秦彦淡淡的说道。只是那眼神中闪过的一丝哀莫让人无法捕捉。

    “高峰的死真是他指使的?”猴子接着问道。

    “嗯!”秦彦应了一声,心情有些烦乱,因而不想说话。

    猴子也没有再继续的追问,低头默默的跟在秦彦身后。

    “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可能这两天就要走,稍后我会给你一张银行卡,你看到什么门面就盘下来自己做点小生意。有什么事情就去找马长兴,我会让他照顾你。”秦彦说道。

    “哦!”猴子应了一声,眼神中有种不舍。

    从小到大,只要有秦彦在,他就不会被人欺负。无论什么事情,秦彦都会替他出头,在他的心目中,秦彦就是他哥哥。如今,秦彦这么匆匆就要离去,猴子感觉好像天塌下来一般,失去了主心骨。

    微微的笑了笑,秦彦拍了拍猴子的肩膀,说道:“我不可能永远在你的身边,你也应该学会长大。我不求你可以大富大贵,出人头地,但是,起码应该像个男人一样敢作敢当。拿出一点勇气,你可以的。”

    “嗯!”猴子重重的点点头,仿佛是在给自己鼓气。

    “早点回去休息吧,今晚的事情就当什么都不知道,跟谁都不要说。萧通一死,青山镇可能会乱上一段时间,你也要小心一些,有什么事情就去找马长兴。看在我的份上,他也会照顾你。”秦彦语重心长的说道。

    “那你也要小心。我……,我先走了!”猴子有些依依不舍的,一步三回头的离去。

    高峰的事情虽然解决了,但是,秦彦的心中却没有一丝的开心。就算是杀了萧通,高峰也永远不可能再醒过来。更重要的是,秦彦并不想杀萧通,只是他已经彻底的迷失自己。

    诊所内!

    韩山在吴大婶家陪她儿女吃过饭,喝了一点小酒,踉踉跄跄的回到诊所。刚一到门口,一股强大的杀气弥漫在周围,不禁浑身一震,酒顿时醒了。“谁?”韩山厉声喝道。

    黑暗中,一个人影缓缓的走了出来,洁白的衬衫宛如白雪皑皑。手中一把奇怪的兵刃在月光下散发着森冷的死气。复仇,传说中的十大魔刀!

    “你是谁?”韩山问道。

    待人影缓缓的走近,看清楚他的相貌,韩山整个人愣了一下。“你是……,南宫家的人?”

    “看来我没有找错人。”年轻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韩山说道:“你是南宫无敌什么人?”

    “南宫无敌正是家父,我叫南宫凯旋!”年轻人说道。

    “想不到你都这么大了,你父亲在九泉也该瞑目了。”韩山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告诉我,当年杀我父亲的人到底是谁?”南宫凯旋阴冷的问道。

    “我不知道。”韩山说道。

    “你不知道?哼!”南宫凯旋冷哼一声,说道,“你跟我父亲是结义兄弟,我南宫家被人灭门你却说你不知道?你这么多年就没有调查过吗?你对得起我父亲吗?”

    “江湖的事情我早已经厌倦,已经退出江湖了。我知道我对不起你父亲,可是,事后我也有调查过,却没有一点线索。”韩山歉意的说道,“你要怪我我也无话可说,的确是我没有尽到责任。”

    “你一句退出江湖就想把事情算了?枉我父亲一直拿你当亲兄弟,可是,你却对他的死置若罔闻。这些年来,我四处打探你的消息,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你却告诉我你不知道是谁做的。韩山,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南宫凯旋愤怒的说道。

    “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韩山默默叹了口气,说道。

    “既然你不说,那我就送你下去给我父亲赔罪,给我南宫家的人偿命。”话音落去,南宫凯旋手中的“复仇”散发出一阵寒光刺向韩山。显然,他是有意要取韩山的性命,仇恨的怒火已经完全蒙蔽他的理智。在仇恨的怒火之下,复仇的威力似乎变得越发强大,寒光阵阵。

    韩山根本无意伤害南宫凯旋,根本不还手,只是不停的避让着他的进攻。对南宫家的愧疚,让他根本无心对南宫凯旋下手。然而,面对一心要取他性命的南宫凯旋,他这么做,无疑等于是自寻死路。

    南宫凯旋的攻势凶猛,犹如狂风卷落叶一般疯狂袭来。韩山被逼的步步后退,危险重重,可是,他仍旧没有还手的意思。

    “你以为你不还手我就会手下留情吗?哼,我告诉你,就算你不还手,我也会杀了你。”南宫凯旋阴冷的说道。

    “你是南宫无敌的儿子,我又怎么能杀你呢?”韩山苦涩的笑了笑,说道。纵然是死在南宫凯旋的手里,他也无怨无悔。

    “好,既然你求死,那我就成全你。”话音落去,南宫凯旋的攻势越发凶猛,“复仇”直取韩山的胸口。

    眼看韩山避无可避,南宫凯旋却没有丝毫收手的意思。韩山惨然一笑,闭上双眼,索性引颈就戮,根本没有反抗之意。

    “砰!”

    一声巨响,韩山连连的后退几步,眉头紧蹙!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