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当天,秦彦驱车赶回滨海!

    在白雪细心的照料之下,杨嫣的病情恢复的很好,已经可以做一些简单的事情,只是不能太过的劳累。就连杨嫣自己也不敢相信,曾经以为活不了多久的她,没想到也可以有一天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注定,是某种很奇妙的东西将她跟秦彦拉到了一起。

    看到秦彦回来,杨嫣嘴角洋溢出一抹微笑,平静淡雅。这笑容仿佛充满了魔力,让人沉溺其中而无法自拔。半晌,秦彦方才回过神来。

    “打扰了你这么久我也该走了。”杨嫣有些不舍的说道。

    愣了愣,秦彦说道:“这么着急走?”

    “嗯!”杨嫣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杨家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我也该回去了。这些日子多亏你的照顾,如果不是你,我想,我一辈子可能也无法像现在这样站起来,也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这是我作为一个医生的职责。”秦彦装逼的冒出一句话。

    杨嫣愣了一下,嗔了他一眼,风情万种。这可是杨嫣少有的表情,秦彦不禁看的有些痴了。

    “不管怎样,这份恩情我一辈子也还不了。秦彦,我会想你的。”杨嫣说道,“你会想我吗?”

    秦彦愣了愣,说道:“会!我们是朋友嘛。”

    朋友?只是朋友吗?杨嫣的心理有些失落。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杨嫣问道:“你会去燕京看我吗?”

    “不知道,也许会吧。”秦彦讪讪的说道,似乎有意的拉远跟杨嫣之间的关系。在这些日子的相处中,秦彦可以感觉出杨嫣对自己的意思,只是,因为自己跟段婉儿的关系已经伤害到沈沉鱼,他不想类似的事情再出现。只是,感情这种事情,越是压抑,反而越发的强烈。

    顿了顿,秦彦接着说道:“你杨家的事情我本来不应该插手,可我总觉得那件事情还没有完,你回去后一定要小心一些。我不希望你有事。”

    杨嫣愣了愣,心中泛起一丝甜蜜,其实,他还是很关心自己的嘛。微微一笑,杨嫣说道:“我已经在练你教我的那套练气功夫,真有什么事情的话自保应该没有问题。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那就好!”秦彦笑了笑,不再言语。

    气氛顿时陷入了沉默,有些尴尬。端起茶水,缓缓的抿了一口,点燃一根香烟。

    “这两天我也要离开滨海一段时间,明天可能就走,没办法送你了。”秦彦说道。

    “没关系,我自己去机场就好。”杨嫣说道。“你去哪?”

    “盛京。”秦彦回答道。

    杨嫣愣了一下,说道:“照顾好自己,小心保重!”

    她没有问秦彦去做什么,但是他清楚肯定是危险的事情。她帮不上忙,唯一能做的只有祝福和等待!

    “我会的。”秦彦嘴角抽动,笑了笑,说道。

    “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杨嫣说道。

    秦彦愣了愣,将刚刚抽了几口的香烟掐灭。

    “秦彦,等我,等我把杨家的事情处理好,一切走上正轨后我就来找你,以后再也不走,就留在你身边。”杨嫣悠悠的说道。

    秦彦表情一怔,笑了笑,没有言语。如此*裸的告白,秦彦能如何回答?好?抑或不好?似乎都不是最好的答案。他惟有选择沉默。

    “能抱抱我吗?离别的拥抱!”杨嫣渴望的眼神紧紧的注视着秦彦,说道。

    秦彦缓缓起身,张开双臂。杨嫣涌入他的怀中,紧紧的搂住他,头埋在他的胸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强大的男人味。如果可以,她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停顿,永远也不要走。就这样,静静的抱着他,直到永远。

    许久,杨嫣依旧不愿意松开,这种投入他怀中的感觉太好,有种被保护的感觉。仿佛,就算天塌下来也没事,会有个坚强的肩膀给自己依靠。然而,她心中清楚,终究她要离开,为了杨家的事业也好,还是因为沈沉鱼也好。她,终归是没有名分。

    “对……,对不起!”独孤白辰看见眼前的一幕,慌忙的退出诊所。

    杨嫣尴尬的脸色羞红,慌忙的松开秦彦,“我先上楼去!”说完,狼狈的逃走。

    “进来吧!”秦彦转头看了独孤白辰一眼,招呼道。

    独孤白辰讪讪的笑了笑,走进诊所坐下。秦彦倒了一杯茶递过去,问道:“找我有事?”

    “没事。就是想问问你离开滨海回老家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独孤白辰问道。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这样的话可不像是独孤白辰问出来的,他向来少言寡语,虽然跟秦彦之间的隔阂已经花开,但是依旧言语不多,更别说是关心秦彦的安危,问出这样的问题了。秦彦心里暗暗笑了笑,替独孤白辰的转变感到开心。“办好了。”秦彦说道。

    “哦!”独孤白辰应了一声,不再言语,静静的抿着茶。

    “练得怎么样了?”秦彦问道。

    “还好,暂时没有遇到什么问题。”独孤白辰说道。

    “那就好,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起讨论讨论,也许会好一些。”秦彦说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辛苦你照顾李恩熙,还要你教她功夫。”

    “没事,应该的。”独孤白辰说道。眼神中却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嘴角若隐若现的荡漾着一抹羞涩。

    秦彦不禁一愣,忍不住暗暗的想,难道他们之间发生了点什么?教功夫难免会有肢体接触,也许他们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点什么微妙的情愫也不一定。如果真是这样,秦彦倒是替独孤白辰开心,他需要有人陪伴,不能太过的孤独。

    “我这两天可能会离开滨海一段时间,有些事情可能需要你帮忙照看下。”秦彦说道。

    “你说,什么事?”独孤白辰问道。

    “沈惊天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我担心对方可能会伤害到沈落雁,所以,我想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麻烦你多帮忙照顾一下她,可以吗?”秦彦问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