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近距离的坐在沈落雁身边,那丝丝香味如同罂粟般不停的钻进秦彦的鼻孔,越发的感觉到强大的诱惑力。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稳住自己的心神,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口水。

    沈落雁显然不知秦彦此时心中燥火难当,诧异的看着他,一头雾水。

    “最近公司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吧?”秦彦问道。

    沈落雁愣了愣,诧异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啊,怎么忽然这么问?”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秦彦说道。

    “自从拿下那个工程,加上天衡集团的注资,现在公司基本上已经走上正轨。说起来,这一切还多亏你,如果不是你的话,只怕惊天集团如今已经毁了,我也没有办法守住我父亲留下来的基业。”沈落雁说道。

    “沈先生是我非常敬重的人,这也是我份内的事。”秦彦说道。

    “只有这个原因?”沈落雁的话语含着一丝挑逗,眼神灼灼的看着他。

    “咳咳!”秦彦干咳两声,说道:“当然还有沉鱼的关系,我是她男朋友,她家的事情我又怎么能置之不理?”

    沈落雁撇了撇嘴,心底闪过一丝失落,“就只有这些原因吗?没有因为我的关系?”

    秦彦愣了愣,不知该怎么回答,讪讪的笑了笑掩盖过去。

    沈落雁默默的叹了口气,没有继续的追问下去。她内心渴望着秦彦可以给一个正面回答,却又害怕秦彦会说出拒绝的话,毕竟,他们的关系并非那么简单。沉默片刻,沈落雁转而问道:“听姐姐说她去参加维和部队行动,她有没有跟你联系?在那边怎么样?”

    “还好。我去G国看过她,一切都好。那边虽然乱一些,不过,这是国际行动,也不会出什么事情。”秦彦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不想说出那天的事情让沈落雁担忧。只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沈落雁听到秦彦竟然特意跑那么远去看她,心中有些微微的醋意,如果是自己去那么远,他也会来看自己吗?她不知道,这个问题她也不敢问。

    微微笑了笑,沈落雁说道:“那我就放心了。她也是,华夏待着好好的干嘛跑那么远去受罪,我要是她,就乖乖的留在滨海,留在……。”沈落雁的话没有说完,转头看了秦彦一眼,欲言又止,笑容中有些苦涩。

    秦彦知道她想说什么,是想说如果是她,肯定乖乖的留在自己身边陪着自己。只是,每个人对待事业爱情的方式都不一样,秦彦喜欢沈沉鱼的独立,有时却也有些感觉时间和距离仿似在渐渐的把他们的关系拉远。

    “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犹豫片刻,秦彦说道。

    沈落雁愣了愣,问道:“跟我父亲的死有关?”

    这个七窍玲珑的丫头一下就猜中秦彦的心思。“说吧,我能承受!”沈落雁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我查出杀害你父亲的是一个叫南宫凯旋的人,他也是遮天组织的首领。遮天的势力十分强大,财力也很惊人。”

    “是不是对付他有难度?”沈落雁说道,“如果是的话,那算了,无谓要你冒这样的风险。”虽然沈落雁的心中也很不甘心就这样放过自己的杀父仇人,但是,如果要让秦彦冒险她宁肯放弃。而且,她心中已暗暗下了决定,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很困难,她就自己动手。一天不行就一年,一年不行就十年!

    “那倒不是。只是,这其中牵扯到很多的事情。我师父有个老朋友跟南宫世家有些关系,也欠南宫世家一份人情,他希望我可以看在他的份上放南宫凯旋一条生路。可是,这件事情不单单只是我的事情,而是关乎到你父亲的死,所以……,我想问问你的意思。”秦彦有些为难的说道。

    毕竟是杀父大仇,如果就这样让沈落雁放弃,的确有些强人所难。可是,韩山的嘱咐秦彦却也不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夹在其中,秦彦也有些左右为难。

    沈落雁愣了愣,陷入沉默之中,眉头深锁,没有言语。

    “我知道这件事情你很为难,有些不通人情。”秦彦叹了口气,说道。

    “我知道为难的是你,你夹在中间很难做,对吗?”沈落雁深吸口气,说道,“这本是我的事情,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不需要插手,我会自己解决。”

    秦彦一愣,说道:“你自己解决?你怎么解决?”

    “我有我的办法,你不需要管。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我有能力报仇。这样,你也不必夹在我们中间难做了。”沈落雁坚定的说道。

    默默的叹了口气,秦彦说道:“你千万不要乱来,这个南宫凯旋不是泛泛之辈,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这件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到时候杀或不杀他,再由你决定。”

    沈落雁愕然的看着他,说道:“这样不是会让你为难吗?你不需要这样的。”

    微微笑了笑,秦彦说道:“好了,先不说这些了。目前我还没有掌握他的行踪,他为人又十分的谨慎,想找到他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这两天我可能还要去盛京一趟,放心不下的只有你,我担心南宫凯旋会对付你。”

    “去盛京?有事情?”沈落雁似乎并未关心自己的生死。

    “嗯。”点点头,秦彦说道:“有个老朋友患了重病,我过去替他看看有没有治愈的机会。”秦彦不想沈落雁替自己担心,编了一个谎言。“我已经嘱咐人照顾你,你自己一切小心。一会我把他电话给你,可以的话,你给他随便安排一个工作,可以名正言顺的保护你,那我也可以放心了。”

    “你是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吧?”沈落雁问道。

    愣了愣,秦彦微微一笑,说道:“没有,真的只是过去替老朋友治病。”

    “你骗不了我,你的眼神里分明藏着一丝忧虑,说明这次的盛京之行并不简单。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只能祈祷你一切平安。”沈落雁说道。

    秦彦微微一笑,心中泛起丝丝甜蜜。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