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打车来到萧薇说的小区,秦彦也禁不住暗暗的赞赏,天衡集团的财力非凡,开发的楼盘质量也是绝对的上乘。同一座城市,同一片区域,天衡集团开发的楼盘价格要远远的超过其他楼盘,但是,买房的人依旧是络绎不绝。

    小区采取的是人车分流,小区内干净整洁,绿化面积大,身在其中感觉十分惬意。这,才是家的感觉嘛。因为价格不菲,住在这里的人整体素质都还不错。

    进屋后,秦彦简单的扫了一眼,屋内东西一应俱全,也很整洁干净,想来经常有人过来打扫。简单的冲洗沐浴后,秦彦在床上躺下。被单很明显都是新的,平整干净,想必是萧薇一早就安排好的吧?秦彦心中暗暗的佩服她的体贴周到,也难怪她能得许海峰的信任。

    点燃一根香烟,秦彦拨通许海峰的电话。片刻,电话接通,传来许海峰的声音,“门主,您到盛京了吧?”

    “嗯!”秦彦应了一声,说道:“已经跟萧薇见过面了。我想知道她是不是天门的人?还是她紧紧只是公司的人?”

    “她是天门的人,也是我手下最得力的助手之一。”许海峰说道,“她完全可靠,门主大可放心,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她去做就行。”

    “她知道我的身份吗?”秦彦接着问道。

    “不知道,我没有跟她说。门主身份特殊,除了我们几个之外,其他人没有资格知道门主的身份,万一泄露出去的话会有很多麻烦。不过,萧薇很聪明,想必她也大概能猜到一些。我已经吩咐她全力的协助你,你有任何事情只需要吩咐她去做就好。”许海峰说道。

    “嗯!”秦彦点头应了一声。的确,天门手中所掌握的财富足以让很多人觊觎,加上天门千百年来保存的那些典籍更是江湖中人的珍宝,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想要据为己有。一旦秦彦天门门主的身份曝光,的确会有很多的麻烦。

    顿了顿,许海峰又贼兮兮的问道:“门主,你觉得萧薇怎么样?”

    秦彦愣了愣,说道:“不是很了解。从第一眼见面的情况来看,很不错,人很漂亮,也很有能力。你的得力助手,想必有些真材实料。怎么忽然这么问?”

    嘿嘿的笑了笑,许海峰说道:“如果门主喜欢的话可以把她收了。”

    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秦彦说道:“我说你就不能想点好的?整天的想送女人给我,敢情你当我是牲口呢?见一个喜欢一个?萧薇跟我简单的说过她的事,看得出她对你很感激,要不你收了她呗。”

    讪讪的笑了笑,许海峰说道:“我女人多的是,她还是算了吧。再说,她是天门中人,是门主的女人,我哪里敢碰?萧薇很早就加入天门,她很清楚天门的规矩,门主若是有兴趣的话,她也不会反抗。她可还是个处哦。”

    该死的规矩!秦彦哑然失笑,说道:“我觉得你很多时候更像是拉皮条的,哪有一点堂堂天衡集团总裁的架势?”

    许海峰讪讪的笑着,也不言语。

    “对了,既然萧薇早就加入天门,她是不是也会功夫?”秦彦问道。

    “当然。她也算我半个徒弟,是我亲自教她的功夫,她很聪明,学东西很快。”许海峰话语中无不透露出他对萧薇的赞赏,可见萧薇在饕餮的手下必然很受重视。若非如此,也绝对不会派她到盛京来协助秦彦。

    “好,我知道了。就这样吧,有什么事情再联系。”说完,秦彦挂断了电话。

    想起许海峰刚才的话,秦彦忍不住暗暗的想,估摸着许海峰当初将萧薇收入天门,早就考虑过有一天把她送给秦彦吧?这个狡猾的老狐狸为了讨好秦彦,弄好跟秦彦的关系,倒是很舍得花本钱。

    虽然许海峰掌控着天门巨大的财富,也有着支配权;但是,这毕竟都是公家的财产,他也不能胡乱调用。说倒底,这一切的财富都属于秦彦,弄好跟秦彦之间的关系,就等于是掌握着一个巨大的宝藏。许海峰这样的老狐狸又岂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不过,能得到许海峰这么细心的栽培,萧薇也必然聪慧过人。若非如此,又怎能成为许海峰用来讨好秦彦的“武器”?无论是相貌身材气质才智,都绝对是上上之选。

    掐灭烟头,秦彦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

    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听到房间外传来的声音,秦彦愣了愣,穿好衣服走出卧室。一个女孩正在专心的打扫卫生,丝毫没有发觉秦彦看着她。

    “咳咳!”秦彦咳了两声。

    张燕慌忙的转头,看到秦彦顿时一怔,连忙的说道:“秦总,您醒了?是我吵到您了吧?对不起,对不起!”

    “没有,休息好了自然就醒了。”秦彦微微笑了笑,在沙发上坐下,没有丝毫的架子。

    “萧总吩咐我每天过来给你打扫卫生,日用品我也都买好了,待会您看看还有需要的跟我说,我去买。”张燕紧张的说道。

    她在天衡集团只是个小小的前台文员,还只是盛京分公司的,地位自然不高。平常也没多少机会接触公司高层的领导,如今忽然面对一个空降过来的大人物,心中不免有些慌乱,生怕自己有什么做错的地方。

    “你可不像是东北姑娘哦。”秦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张燕愣了愣,诧异的看着他,不解他话中之意。

    “东北姑娘性格直爽,哪像你这样畏畏缩缩啊。再说,我有那么可怕吗?以后在我这你不用那么拘谨,不然反而弄得我不好意思。咱俩年纪也差不多,以后别总是‘您啊秦总啊’的称呼我。我叫秦彦,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秦彦微微笑着说道。

    “是,是!”张燕心中惊讶秦彦的平和,不过,却依旧不敢太过的随意。

    无奈的摇了摇头,秦彦说道:“你下班就过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