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等到秦彦离去之后,孔平哪里还敢怠慢?连忙的赶往凌云霄的住宅。一千多万,就这样被人劫走,他又怎么能不报告?一路上,他眉头紧蹙,心里想着应该如何跟凌云霄交待。

    路上,孔平拨通凌云霄的电话,接听的却是姚远。“什么事,说吧。”

    听到姚远的声音,孔平的眉头微微蹙了蹙,心中愤愤不平,他妈的什么东西,整天就知道在老大身边拍马屁,一副老大代言人的模样。如果不是东北虎凌云霄的面子,他早就做了姚远。“虎爷在家吗?我有紧急的事情汇报,现在正在去的路上。”

    “不用过来了,就在清远茶楼见面吧。”说完,姚远挂断了电话。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嘟嘟”的声音,孔平愤愤的将手机摔在副驾驶位上,啐道:“草,什么玩意,老子总有一天整死你。”

    一边说,孔平一边调转方向径直驶往清远茶楼。

    孔平也算是十分的小心,足足的绕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确认没有人跟踪自己之后这才赶赴清远茶楼。东北虎凌云霄的做事风格他很清楚,跟随了凌云霄那么多年,他知道凡事都必须小心,如果因为自己而暴露凌云霄,那事情就大条了。

    到达清远茶楼,孔平停好车,急急忙忙的走了上去。刚一进屋,门口的一名守卫就说道:“姚先生已经在等你了,205。”

    孔平应了一声,径直上楼。推开门,屋内除了姚远和两名保镖之外,并不见凌云霄的身影。孔平不由的愣了愣,诧异的问道:“虎爷呢?”

    呵呵的笑了笑,姚远起身招呼,“来来来,坐下说,坐下说。”

    对于姚远的热情,孔平显的极为反感。坐下后,再次迫不及待的问道:“虎爷呢?我不是在电话里说了有重要的事情跟虎爷汇报吗?”

    “凌先生有紧急的事情,晚上就去了龙城。虎爷临走的时候交待,有什么事情就交由我处理。说吧,什么重要的事?”姚远说道。

    孔平心中虽然愤愤不平,却又无可奈何。自从姚远跟了凌云霄之后,凌云霄对他一直十分的信任,什么事情都是由他出面,就连自己也很少能够见到凌云霄。孔平有一种被忽视的感觉,如果换做是别人还好,可却偏偏是被姚远这个只会耍嘴皮子的人抢去风头,心中极度不爽。

    “今年欧洲杯的外围投注额非常大,单单是这个星期就已经超过一千多万,这还仅仅只是开始,仅仅只是盛京。”

    “很好,你做的很不错,我会跟凌先生如实回报。按照你这么说的话,东三省这期欧洲杯的外围投注起码可以达到十几亿,这可远远超过了预期啊。孔平,你做的很好,凌先生一定会大大的奖赏你。”还没等孔平的话说完,姚远就打断了他。

    “你他妈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草!”孔平有些焦躁的骂道。

    姚远愣了愣,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你说,你说!”

    愤愤的瞪了他一眼,孔平接着说道:“今天刚刚将一千万提回来,准备明天送过去。可是,没想到刚才有人闯进酒吧,把钱抢走了,还伤了我们不少的弟兄。而且,他明显是针对我们,知道那是虎爷的钱。”

    姚远的脸色一沉,冷声说道:“会有这种事?在盛京有人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连凌先生的钱也敢动?”

    “怎么?你不相信我?难道你认为会是我吞了那笔钱吗?”孔平愤愤的说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激动。”姚远连忙的说道,“我只是觉得会是什么人有那样的胆量敢动凌先生的钱?他有没有说他叫什么名字?”

    “没有。他说如果我想知道他是谁的话就问虎爷。”孔平说道

    姚远的眉头一蹙,问道:“那他长什么样?”

    孔平仔细的想了想,然后将秦彦的相貌形容一遍。姚远眉头不禁深锁,喃喃的说道:“是他,没错,肯定是他。”

    “是谁?”孔平焦急的问道。

    “秦彦,天罚组织的特使。”姚远说道。

    “天罚?咱们跟天罚没瓜没葛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孔平诧异的问道。

    “不该知道的就不要问。”姚远冷声的说道,“你丢了一千多万,手底下的人不是死就是伤,你却安然无恙,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

    孔平愣了愣,眉头一蹙,叱问道:“姚远,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也知道了对方是谁,难道还怀疑是我暗中吞了那笔钱吗?”

    “钱虽然不是你吞掉的,但是,丢了这么大一笔钱,你怎么也应该负责吧?一千多万可不是小数目,你作为负责人,难道不应该承担责任吗?”姚远冷笑道。

    “我是有责任,等虎爷回来我会亲自向他交待,到时候任打任罚,我没有丝毫的怨言。”孔平说道。

    “不用了,凌先生临走的时候已经交待,他不在的时候盛京所有的事情都会由我负责。你一直负责所有的外围球赛投注,现在不见了这么大一笔钱,必须要给兄弟们一个交待,否则很难服众。”姚远说道。

    “姚远,你想干什么?”孔平愤愤的说道,“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早就想除掉我。可是,这件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虎爷回来我自然会有交待。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什么主意,想除掉我?没门!”

    话音落去,孔平起身就欲离开。

    他和姚远向来都不对盘,双方都很想除掉对方,只可惜,一直都没有合适的机会。孔平手中掌握的外围球赛投注一直都是姚远觊觎的目标,如果他能将这个也拿到手,日后在凌云霄的面前地位更高。哪怕有一天凌云霄要除掉他,他也有足够的资本对抗。

    如今孔平犯错,虽然是别人有心算无心,但是他也有难以逃脱的责任。这么好的机会,姚远又怎么可能错过?只要除掉孔平,他负责的外围球赛投注还不是自己掌中之物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