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站住!”姚远厉声喝道。

    两名手下立刻拦住孔平的去路,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孔平眉头紧蹙,冷哼一声,说道:“姚远,你想干什么?别以为虎爷信任你处处护着你我就怕你,告诉你,老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你试试?”姚远冷声说道,“你弄丢公司一千多万,一句交待的话都没有就想走?凌先生已经全权授意我处理盛京的事情,如果就这样放你离去的话,还如何跟其他兄弟交待?今天你必须留下一条命。”

    “你敢?”孔平愤怒的吼道。一把拂开两名手下,喝道:“滚开!”说完,举步就欲离去。

    姚远给两名手下示意了一个眼神,两人会意,同时伸手朝孔平抓去。孔平早有防备,闪身避开,一拳狠狠的砸向其中一人。“想杀我?就凭你们?”孔平不屑的说道,“老子跟着虎爷打天下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那又如何?犯了错就该罚。孔平,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我还可以饶你一条性命。”姚远冷声说道。

    “要我投降?没门,有种就过来,老子怕你不成?”孔平愤怒的吼道。

    姚远不再多言,挥了挥手,两名手下再次朝孔平冲了过去。姚远是个用脑子的人,手底下可没什么功夫,可是却又经常为了凌云霄的事情东奔西走。而且,他很清楚凌云霄手下很多人看自己并不顺眼,若非是碍于凌云霄的面子只怕早就做了自己。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他也花重酬请了几个高手贴身保护。这两个手下就是其中的两个。

    孔平是最早一批跟随凌云霄打天下的人,也深得他信任,若非如此,也不会把外围球赛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负责。这么多年来,孔平也一直都没有让凌云霄失望,在他的管理之下外围球赛的生意越来越好。就算是弄丢了一千多万,他这么多年的功劳也足以抵消,不至于会落个死的下场,这分明就是姚远借机发作欲除掉他。

    不过,孔平的身手也不赖,在两人的围攻之下依然是游刃有余,没有丝毫的落在下风。

    姚远眉头深蹙,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孔平,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要杀你不是我的意思,是凌先生的意思。是他授意我找机会除掉你,所以,你就算逃得过今天也逃不过明天。”

    “不可能,虎爷不可能会这么做。”孔平愣了愣,说道。

    “枉你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难道连最基本的功高震主都不明白吗?你在组织的声誉越来越高,兄弟们对你也越来越崇拜,这已经威胁到凌先生的地位。你不死,凌先生如何安心?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可怨不得别人。”姚远说道。

    “不会的,虎爷绝对不会这么对我的。”孔平的口中虽然这么说,但是心中显然已经开始相信姚远的话,已经有些慌乱,招式也变得有些杂乱无章。

    “如果没有凌先生的授意你觉得我敢这么做吗?虽然我很想除掉你,可是,如果凌先生不发话,我敢这么做?所以,就算你今天逃得掉,你也休想能够活下去,倒不如安安心心的受死,或许你的老婆孩子还能有个平安的生活。”姚远继续说道。

    孔平一阵绝望,是啊,如果没有凌云霄的授意,姚远怎么敢杀自己?他可以不惧姚远,可是,他却不得不惧怕凌云霄。在这样的心理作用之下,孔平招式明显变得凌乱,心中也没有了丝毫的战意,破绽百出。

    那两名手下可不会错过如此的良机,接连更加迅猛的攻势将孔平紧紧的压制,“砰砰砰”,拳脚不停的落在孔平的身上。孔平已是万念俱灰,根本无心战斗,口中喷出一口鲜血,颓然倒地。

    两名手下上前,一人拧住他一直胳膊,手指掐在他的咽喉处。

    姚远得意的笑了笑,缓缓起身,走到孔平的面前,说道:“我差点忘了跟你说,刚才的话我是骗你的,凌先生并没有让我杀了你。”

    孔平一愣,愤怒的说道:“你阴我?”话音落去,不停的挣扎着,却根本无法挣脱。

    “我阴你又怎么样?怪只怪你没有脑子。这个年头,不是谁的功夫好谁就是第一,要看脑袋好不好使。我知道你也早就想除掉我,不过,我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姚远冷笑道。

    “你杀了我我看你怎么跟虎爷交待,他不会善罢甘休的。”孔平愤愤的说道。

    不屑的笑了笑,姚远说道:“我完全可以把你的死推到那个抢钱的人身上,凌先生也怪不了我。不过,我不打算这么做,这件事情瞒得过一时瞒不了一世,万一让凌先生知道的话反而会对我不利。所以,我打算原原本本的把事情告诉他,但是我相信凌先生不会怪我。你还是安心上路吧!”

    “姚远,我做鬼也不会放过……。”

    孔平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得“咔嚓”一声,颈骨被拧断,当场毙命。临死依旧瞪大着双眼,显然是死不瞑目。姚远有些厌恶的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将他的尸首抬出去。接着掏出手机拨通凌云霄另一个电话。

    “这么晚有什么事吗?”凌云霄问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孔平说道:“凌先生,孔平死了。”

    “孔平死了?谁干的?”凌云霄愣了一下,惊愕的问道。

    “我。”姚远回答道。

    “你?”凌云霄愣了愣,眉头紧蹙,“为什么?”

    “本来明天孔平应该将这个星期的外围投注的钱送过来,可是,就在刚才,他的钱在酒吧被人劫走,所有的手下都伤的伤死的死,他却安然无恙的过来。这件事情虽然不是他所为,可是他却难逃干系,我本来也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以儆效尤。可是,孔平不但不听反而当场发作想置我于死地,我的手下为了保护我,所以……。对不起,凌先生,是我办事不力。”姚远说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