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夜,八点,满香楼!

    姚远和凌云霄如期而至!

    推开包厢的门,胡兆祥已经在屋内等候,看到两人,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未起身。在外人眼中,掌管着东三省势力的凌云霄或许是一等一的人物,可在胡兆祥的眼中,他不过只是一个不入流的角色而已。若非因为宁浩的死忽然打破了他的计划,他也不必亲自来盛京跟凌云霄谈判。

    姚远呵呵的笑了笑,介绍道:“胡先生,久仰大名。这位就是我们老板凌云霄凌先生。凌先生,这位就是宁浩的老板胡兆祥胡先生,胡先生在国际上的地位可非常高,跟中东车臣以及南美的那些大佬关系都十分的密切。”

    “嗯!”凌云霄淡淡的点了点头,显得并不是很热情。

    同样如此,凌云霄掌控着东三省这么大的地盘,也算是一方枭雄,胡兆祥对自己的冷淡态度不免让他不悦。胡兆祥不鸟他,他还懒得鸟胡兆祥呢。

    姚远讪讪的笑了笑,陪着凌云霄坐下。

    “胡先生远道而来,可要好好尝尝咱们这里的特色。这家满香楼主打满菜,老板可是当年宫中御厨的后代,传承祖辈的精湛厨艺,味道可谓一绝啊。”姚远呵呵的笑着说道。

    “随便吧,我对这方面没太大的讲究,只要有一瓶好酒就成。”胡兆祥淡淡的笑着。

    “有,有,我特地带来的。”姚远拿出一瓶酒放在桌上,说道,“这是百年陈酿的茅台,是偶然间一个旧房改造的时候在地下室里发现的,十分难得。咱们凌先生一直都舍不得自己喝,只是每次招待重要的客人的时候才会拿出来。”

    “一瓶怎么够?凌先生是东北人,不会喝酒像个娘们吧?”胡兆祥调侃的说道。

    “没关系,车上有,车上还有,我马上吩咐人去拿,一定让胡先生尽兴。”姚远说完,立刻拿出手机拨通手下的电话,吩咐他们到车上再取几瓶酒上来。

    从进门开始,凌云霄就一直一言不发,而且,身上所散发出的那股气势让胡兆祥有些诧异。这哪里像是威震东三省的人物?眉头微微蹙了蹙,胡兆祥说道:“凌先生似乎很不待见我啊,一句话也不说,怎么?该不会是瞧不起我胡某人吧?”

    “胡先生言重了。我这人直来直去,不喜欢这些个虚头巴脑的客套话。既然胡先生不远千里来到东北,我想,该不会只是想跟我谈这些无聊的事情吧?咱们还是进入正题吧,谈谈合作的事情。”凌云霄说道。

    “凌先生比我还着急啊。”胡兆祥呵呵的笑了笑,说道,“行,既然凌先生这么说,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咱们就进入正题。上次姚先生到滨海跟宁浩谈的事情我都知道,因为宁浩出了点事情,所以暂时只好我来接手。凌先生在东北只手遮天,跟俄国的黑手党关系十分的密切,而我,跟中东车臣以及南美毒枭的关系密切,咱们可以就此达成一个很好的合作,互利互惠。”

    “胡先生连一个小小的惊天集团都搞不定,我怎么相信你的能力?惊天集团手中掌控着滨海重要的码头,胡先生拿下它,那咱们才可以继续谈论其他合作的事情吧?否则,一切都只是空谈吧。”凌云霄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胡兆祥说道:“说句实话,若非是中东那帮人最近需要一批重型军火,我也不会来找凌先生谈。其实,就算撇开凌先生,我跟欧洲和美国很多的军火商都有关系,想拿到货并不是困难的事情。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俄国货,那帮俄国的黑手党又一个个都是猛人,什么玩意都能弄到手,所以才想找凌先生谈谈。运货的事情凌先生不必担心,就算没有惊天集团手中的码头我也可以安全的把货运出去。如果连这一点点的本事都没有的话,那我也白混这么多年了。”

    “那胡先生觉得怎么个合作法?”姚远问道。

    说话间,门外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众人立刻沉默下来。

    “进来!”姚远说道。

    话音落去,包厢的门被推开,一名手下走了进来,手中提着几瓶酒。

    “放下吧!”姚远吩咐一声,接着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

    接着,服务员将菜全部上来。

    姚远从怀中掏出几张人民币递了过去,吩咐说道:“出去吧,有什么事我再叫你。”

    服务员连连的道谢,转身退了出去。

    呵呵的笑了笑,姚远说道:“来,胡先生,咱们边吃边谈!”

    胡兆祥微微点了点头,目光看向凌云霄,心中总感觉有些个不对劲。姚远不过只是凌云霄手下的军师而已,即使在这样的场合有说话的资格那也绝对不能鸠占鹊巢,完全忽视凌云霄的存在。毫无疑问,从进门到现在,凌云霄似乎并没有什么存在感。胡兆祥禁不住暗暗的想,难道凌云霄已经完全被姚远架空?抑或,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凌先生,来,我敬你一杯!都说东北人豪爽,我想凌先生也不例外吧?咱们感情深一口扪。”胡兆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一杯约莫二两五的样子,一口灌下去倒也有些难为。

    姚远连忙的起身,说道:“胡先生,这杯我陪你喝。凌先生最近身体不适,医生嘱咐他戒烟戒酒。这杯我敬你,当是向您赔罪。”话音落去,姚远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姚先生,你这可就不对了啊。我远道而来,敬凌先生一杯酒你还要拦住不让喝,似乎有些不太好吧?”胡兆祥冷笑道,“如果凌先生瞧不起我胡某人,不愿意合作的话,那就算了,咱们也无谓的继续谈下去。东北爷们连这点酒都不喝,未免不太不给我面子了。”

    凌云霄愣了愣,转头看了姚远一眼。后者微微的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许可。这个细微的动作让胡兆祥觉得有些奇怪,凌云霄做事竟然要得到姚远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