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道上混,最重要的就是分得清主次。无论你在一个组织的地位有多高,那也绝对不能抢了老大的风头,否则,那无疑就等于是在找死。可姚远和凌云霄这奇怪的表现,让胡兆祥的心中十分诧异。

    凌云霄端起酒杯,说道:“不好意思,最近真的是身体不太舒服,不过,既然胡先生这么说,那我只好舍命陪君子。”话音落去,凌云霄一饮而尽。

    东北人虽然很多海量,却也并非人人都是如此,凤凰窝里有时候也会不小心混进一只小野鸡呢。

    呵呵的笑了笑,胡兆祥接着说道:“凌先生海量。来,咱们再干!”说完,端起酒杯再次一饮而尽。

    凌云霄不由的愣了一下,看这架势分明就是想灌醉自己啊。枉自己还是主人,胡兆祥是客人,如今似乎反倒像是颠倒过来了。

    “胡先生,咱们还是接着刚才的话聊吧,谈谈咱们合作的事情。”姚远打着圆场,有意向要解围。

    “合作的事情带回再谈,先喝酒!”胡兆祥的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姚远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人家大老远的过来,怎么也要让人家喝的尽兴吧?悄悄的在桌下拉了拉凌云霄的衣服。“好,干!”凌云霄也毫不犹豫的端起酒杯喝了下去。

    一连干了三杯,凌云霄明显有些脸色发红,晕晕乎乎。而胡兆祥却仿似什么事情也没有一般,依然稳如泰山。

    看到凌云霄的表现,胡兆祥的心中更是疑惑。以他对凌云霄的调查,凌云霄绝对是古武高手,这样的人不可能因为喝了几杯酒就会这样。如果不是自己调查的资料有误,那就是眼前的这个凌云霄并非本人。

    “胡先生,你刚刚说咱们应该怎么合作?以我们跟俄国那边的关系,想弄到货并不难,关键的是价钱还有运输方面的问题。”姚远担心凌云霄喝多,再次的转移话题。

    胡兆祥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这件事情咱们待会再谈,还是先谈谈其他事情吧。”

    姚远愣了愣,诧异的说道:“胡先生想谈什么?”

    “我知道你们每年非法所得的收入都会是一笔非常庞大的数字,不论其他,单单只是外围球赛上的收入就已经是天文数字。这些钱要想变成合法的收入进入你们的账户而不被华夏政府追查的话,并不容易。我知道你们有自己洗钱的手段,不过,太落后。这样,你们把钱交给我,我洗干净之后再交还你们,只需要抽取一点点的佣金就好。凌先生,你觉得怎么样?”胡兆祥微微的笑着说道。

    “交给你?”凌云霄愣了一下,为难的难以下决定。

    “怎么?不相信我?”胡兆祥自信的说道,“我手底下有最专业的洗钱集团,单单是去年我就在亚洲转出去将近两百亿美金,在欧洲也转出去一百亿美金。我有最专业的团队,专门负责洗黑钱。若非如此,那些中东车臣和南美毒枭又怎么肯把他们的钱交给我?当然,我收取的费用也相对高一些。”

    “不是我们不相信胡先生,这件事情说得太突兀,我和凌先生都没有心理准备,让我们回去考虑考虑如何?我想,咱们合作的机会还有很多,只要咱们合作的愉快,就算是把钱交给胡先生也没什么问题。”姚远说道。

    胡兆祥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凌先生,或者我该称呼你其他才对。我想,我们没有必要继续聊下去了。”

    姚远愣了愣,诧异的问道:“胡先生何出此言?”

    “我大老远的过来跟你们谈合作的事情,那是因为出于对你们的信任。可是,你们却根本没把我当回事,以为找个假的冒充凌云霄跟我谈我就看不出来了?既然凌先生不想谈,那咱们就到此结束,想跟我合作的人多的是,就算没了你们也没有关系。”胡兆祥表情愠怒,有种被人戏耍的感觉。

    姚远一震,讪讪的笑了笑,说道:“胡先生这是说哪里的话?凌先生就是凌先生,怎么会是假冒的呢?”一边说,姚远一边在桌上悄悄拉了拉凌云霄的衣服。

    “既然胡先生不相信我们,那咱们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虽然我也很想跟中东和南美那帮家伙合作,但是,也并非非你不可。就算做不成这笔买卖对我们也没什么损失,咱们目前的生意已经完全足够我们维持我们的运作。”凌云霄傲然的说道。

    顿了顿,凌云霄又接着说道:“这些日子我身体不适,医生嘱咐我要多休息,可是听到胡先生要过来的事情,我还是毫不犹豫的赶了回来。结果,胡先生完全不理会我的身体,硬是要跟我拼酒,我也硬着头皮喝了。现在胡先生竟然又怀疑我的身份,我相信胡先生在来之前应该也已经调查过我吧?如果你连这点资料都掌握不了,连我是真是假都不知道,我实在很怀疑胡先生的能力。就这样吧,咱们的事情到此为止,以后胡先生来东北做客我很欢迎,可是合作的事情就此打住。”

    胡兆祥愣了愣,心中也开始迷糊,弄不清楚到底是真是假了。根据他调查的结果,眼前的人的确就是凌云霄。若非是刚才凌云霄和姚远一系列奇怪的举动,他也不会有丝毫的怀疑,再加上他的试探,他们果然选择回去后考虑,这似乎是在说明他们没有决定权,需要回去等待别人决定。

    沉默片刻,胡兆祥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凌先生千万不要介意。你也知道,做咱们这行的一步也不能走错,不得不小心谨慎。刚才的事情算我错,我干了这杯,算是赔罪。”说完,胡兆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怎么样?满意了吗?咱们可以接着谈吗?”胡兆祥说道。

    “今天就这样吧,我有些累了,改天再谈。老姚,你帮我招呼胡先生,晚上带他好好放松放松。”凌云霄说道,“胡先生,抱歉,我身体不适,先告辞了!”

    话音落去,凌云霄起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