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到凌云霄离去,胡兆祥的眉头蹙了蹙。他还是很想拿下凌云霄的,无论是他跟俄国黑手党的关系,还是凌云霄每年的黑色收入,哪怕单单只是交给他负责洗钱,他也可以从中狠狠的赚上一笔。

    讪讪的笑了笑,姚远说道:“胡先生切勿见怪,最近凌先生的身体的确不是,加上最近又发生很多的事情让他很烦心,是以才会有刚才的表现。”

    胡兆祥愣了愣,诧异的问道:“最近发生什么事?在东北,还有人敢找你们麻烦?”

    “谁说不是呢。”姚远叹了口气,说道,“实不相瞒,就在昨晚,一夜之间我们四十多个负责人被暗杀。今早为了处理这些事情我还忙活了一阵,焦头烂额啊。本来凌先生心中就烦躁的很,也是我从中不停的劝说他才肯出来跟您见一面,可是,你却又怀疑他的身份,他难免会生气。放心,我回去后再好好劝劝他,咱们之间的合作慢慢谈嘛。”

    “谁敢动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胡兆祥惊诧的问道。

    “这个人想必胡先生也听过。”姚远说道。

    “谁?”胡兆祥问道。

    “秦彦!”姚远道。

    “秦彦?”胡兆祥不禁一愣,问道:“你们怎么会跟他有矛盾?这小子可是个硬茬,没那么容易对付。”

    “哎,这事说来话长。当初在金陵的时候,天罚有个负责人就欲投靠凌先生,当时凌先生也派了一个得力助手过去洽谈。不曾想,秦彦搅黄了这件事,还杀了咱们的人。最近又不知为什么,秦彦跟天衡集团的人勾搭在一起,帮助天衡集团对付我们,咱们动用了一点小手段。也正是因为这样,双方的梁子也就越结越深。只是,我们也没想到秦彦的动作会这么快,害的我们损失惨重,你说凌先生能不烦心嘛。”姚远叹了口气,说道。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胡兆祥微微笑了笑,说道,“这个秦彦我也跟他打过照面,我手下宁浩的失踪恐怕跟他也有不小的关系。虽然东北是凌先生的地盘,但是天罚的实力可不弱,也只有他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看你们还是小心一些的好。我想想是不是我也应该考虑一下跟你们的合作,万一因为你们而得罪了天罚可就不好了,我暂时可不想跟他们起任何的冲突。”

    “别啊,胡先生,这件事情我们会解决,绝对不会影响我们的合作。再说,就算我们跟胡先生合作,天罚也没理由把您牵扯上。况且,胡先生还会怕他们不成?”姚远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合作的事情我回去后会跟凌先生谈,我想凌先生还是很愿意的。今天的事情胡先生可千万不要介意。”

    “行吧。不过,我在这边待的时间可不长,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处理,尽快吧。”胡兆祥淡淡的说道。

    “好,好,一定,一定。”姚远连连的附和道。“胡先生,咱们走吧,下一场。体验一下咱们东北的夜生活,体验咱东北姑娘的风情。”

    呵呵的笑了笑,胡兆祥说道:“这个我最喜欢了。”

    两人对视一眼,大有臭味相投之感。

    姚远恭恭敬敬的请胡兆祥出门,上车后直奔夜总会而去。

    东北的夜场,大半都是凌云霄的生意,即使有些不是他的产业,那也有他的投资或者是关系。姚远作为凌云霄的军师,经常需要替他出去应酬,也因此,他对夜场十分的熟悉。同样,各个夜场的负责人对他也一样的熟悉。

    看到姚远进来,经理自然亲自迎接,热情备至。姚远是有心想在胡兆祥的面前炫耀一下他们的能耐,瞥了经理一眼,说道:“这位可是凌先生的贵客,你可要吩咐下去,一定要给我伺候好。还有,给我拿最好的酒上来,别拿假酒,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明白,明白,姚先生放心,如果服务不好,场子你给我砸了,成不?”经理连忙的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姚远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

    片刻之后,经理带着一帮女孩进来。胡兆祥显然是个老玩家,一次点了四个女孩坐在身旁,上下其手,不亦乐乎。姚远呵呵的笑着,随意的点了两个。

    此时,姚远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来电,姚远连忙起身,说道:“胡先生,您先玩着,我出去接个电话。”说完,姚远快步走了出去。

    接通后,对面传来老钱的声音。“我已经跟七杀那边的人说了,他们同意跟你见面。”

    “真的?什么时候?”姚远有些激动的问道。

    “明早六点,南郊的悦心茶庄。”老钱说道。

    “这么早?”姚远不禁愣了一下。

    老钱叹了口气,说道:“没办法,这是他们的规矩,他们定的时间咱们不好更改。”

    “好吧,你跟他们说,明早我准时到。”姚远说道。

    “我可跟先提醒你一句,七杀的人可不好惹,他们可都是世界上最顶级的杀手,脾气很臭。这次跟你见面的是七杀的首领,他在业界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你可别仗着是凌先生的人就太冲,否则,到时候我也拦不住他们。”老钱语重心长的说道。

    点了点头,姚远说道:“放心吧,我有分寸,我做人你还不清楚吗?肯定不会让你难做的。咱们是兄弟,怎么样我也不能害你不是?”

    “我倒无所谓,担心的是你万一有什么事情,我岂不是罪莫大焉?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怎么也不能害你啊。”老钱说道。

    “我明白。这件事情辛苦你了,你都已经退出江湖这么久,我却又把你拉进来,实在是过意不去。我这边还有个重要的客人招呼,就先不跟你说了,明天见。”姚远说道。

    “对了,七杀的人只收现金,所以,你明天最好把钱准备好。”老钱说道。

    “现金?现在让我去哪里弄?”姚远愣了一下,说道,“罢了罢了,我想办法。先这样了,明天见!”

    说完,姚远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