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现在担心的倒不是这个问题。”秦彦眉头微微的蹙了蹙,说道。

    萧薇愣了一下,诧异的问道:“那你担心什么?”

    “虽说凌云霄在东北无恶不作,跟咱们也有过隙,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因为他的存在也使得东北的地下秩序稳定,治安良好了许多。虽然这种假象的安定并非是真正的繁荣,却也不得不承认凌云霄的贡献。至少,因为凌云霄的存在,那些个洋毛子不敢再到这边闹事。”秦彦说道。

    如果单单只是从个人情感而言,秦彦的心里对凌云霄还是挺佩服的,一个可以打得那帮黑手党也求饶的人的确是个人物。也正因为他的存在,那些洋毛子在华夏也不敢胡作非为。但也正如秦彦所说,这种假象的安定不过只是虚假的表象而已,内在的问题却十分的言重。

    “看来秦总对凌云霄很欣赏。”萧薇说道。

    “某些方面他的确有值得我欣赏的地方。只是,更多的地方他做的却是太过。他可以利用自己的权势和实力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但是却绝对不能伤害到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这也是最基本的原则。军火毒品,那都是祸国殃民的事情。”秦彦说道。

    萧薇愕然的看了秦彦一眼,表情诧异。天门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有些黑色的背景,但是每一代门主都有一个严格的规定,那就是绝对不能伤害国家和民族的利益。秦彦作为新一任天门的门主,自小,老家伙墨离就给他灌输着这样的思想。

    “这些事情我也不懂,不过,我相信秦总一定能有很好的处置方式。”萧薇说道。

    微微笑了笑,秦彦说道:“你倒是很相信我哦。”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尽快找到叶峥嵘的下落,否则,即使杀了凌云霄,对我而言也算不上胜利。天衡集团在全国各地都有分公司,你也派人帮忙打听打听,多一个机会,多一个可能。”

    “来盛京之前我已经吩咐下去了,只是,到现在还没有线索。”萧薇说道。

    “不奇怪。如果那么容易就找到的话,凌云霄的人也不会到现在还没找到他。”想起叶峥嵘,秦彦的眉头不由的深锁。

    “按理说,如果叶先生没落到凌云霄的手里,他应该打电话联系我们才是,为什么至今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萧薇诧异的问道。

    “可能是出了什么状况吧,我也不知道。总之,一切等找到他之后自然就明了了。”秦彦说道。

    萧薇点了点头,也不再言语。这种江湖上的事情她还是太过的生疏,如果是商业上的竞争谈判,她可以如鱼得水,可面对这些事情也只能望洋兴叹。术业有专攻,天门每个部门都有其独特的能力展现,情报搜集这方面的工作是薛冰的专长。

    眼神微微的朝餐厅的不远处瞥了一眼,秦彦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我去下洗手间!”说完,秦彦起身朝洗手间走去。

    看着秦彦离去的背影,萧薇的思绪再次的紊乱。他,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越是如此,萧薇越是想接近他,可是越是接近,萧薇却又越是害怕。在她潜意识中对天门的那套规矩有着很强的抗拒,女人,难道只是生育的工具吗?她可不希望自己变成那样,那简直就像是行尸走肉。

    上完洗手间,秦彦走到洗手台前洗手。旁边站着另一个客人,眼神不时的偷偷瞥向秦彦,有些鬼鬼祟祟。秦彦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邪的笑容,假装什么也没有看到似得,擦了擦手,转身朝外走去。

    就在这一刹那,忽然间一道寒风从自己脑后飘过,秦彦早有所防,身子微微一偏,避开对方的进攻。同时,转身,出拳,擒住对方的手腕用力一拧,“咔嚓”一声,对方腕骨折断,匕首跌落,秦彦顺势接住。接着一脚狠狠的踹在对方的膝盖处,很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传来,对方一下跪倒在地,匕首抵在了他的咽喉。

    “说,谁派你来的?”秦彦冷声的问道。

    男子冷哼一声,抓住秦彦的手腕,脖子一扭。匕首划过他的咽喉,男子倒在血泊之中。秦彦不禁一愣,好狠。这跟凌云霄以往的手下可不同,这分明就是职业杀手的做派。眉头不由紧紧一蹙,难道这些就是凌云霄的中坚力量?他已经开始报复行动?

    从离开矿场开始,一路上秦彦就已经感觉到有人跟踪。就在刚才,秦彦发觉对方也跟着自己到了餐厅之后,于是故意的借口上洗手间给对方制造机会。本是想制服他,然后逼问是谁指使,不曾想,对方竟然如此决绝。

    快步走出洗手间,秦彦拉起萧薇的手,说道:“快走!”

    萧薇愣了愣,一片茫然。还从来没有被男人拉过自己的手,萧薇胸口如同小鹿乱撞般“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小手被秦彦紧紧的握住,清楚的感觉到秦彦掌心传来的温度和那股强大的力量,忽然间,萧薇感觉到十分有安全感。

    萧薇呆呆的跟着秦彦的身后,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走出餐厅。

    “快开车!”秦彦说道。

    萧薇不明所以,却还是赶紧的发动车子,迅速驶离餐厅。

    “秦总,怎么了?”萧薇诧异的问道。

    “有杀手一直在跟踪我们,刚才在洗手间我干掉一个。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人,还是先离开的好。”秦彦说道。

    萧薇愣了一下,说道:“杀手?凌云霄的人?”

    微微的摇了摇头,秦彦说道:“不知道,不过肯定跟他脱不了干系。在矿场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好像有人在监视我们,刚才在餐厅我特意上厕所就是为了给对方制造机会。可惜,什么也没有问出来就让他自杀死了。”

    眉头微微蹙了蹙,萧薇说道:“想不到凌云霄的报复竟然来得这么快,看来咱们的确有些太小瞧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