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七杀的事情再说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萧薇愣了愣,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有些不解为什么秦彦会对七杀如此的容忍。像七杀这样的杀手组织,如果秦彦想要灭掉他,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而已。只要派出段南手中的雇佣军和杀手,完全就可以做到。

    不过,这既然是秦彦的吩咐,萧薇也没有反对的意思。

    “对了,刚刚姚远派人送来一份请柬,约你今晚见面。”萧薇边说边拿出一张请柬递了过去。

    秦彦接过看了一眼,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说道:“看来他们终于忍不住了。我也早想会会这个东北虎了,也是时候该见面了。”

    “秦总,你说这会不会是鸿门宴?”萧薇说道,“七杀的人行动失败,凌云霄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这次忽然约你见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会不会他们设好了陷阱等你进去?秦总,咱们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如果我不去的话,岂不是被他们笑话?况且,这也是很难得的机会,可以知道凌云霄到底长什么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这是鸿门宴,那我也要闯一闯。”

    “那……,秦总,我陪你一起过去吧,万一真有什么事情的话大家也好有个照应。”萧薇说道。

    “不用。你到盛京的任务是稳定公司的大局,让业务正常的运转起来,其他的事情不用插手。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你的才华不应该浪费在这些事情上。放心吧,我会有安排,不会有事。”秦彦轻松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萧薇的心里却还是很担心。临走之前许海峰交代的十分清楚,她的任务是协助秦彦,也包括保护秦彦。万一秦彦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她如何跟许海峰交代?就算是要了她的命,也无法补偿吧?更何况,她的心里此刻也不希望秦彦有事,不是因为许海峰的交代,而是情感上的一种渴望。

    “不行,秦总,临走的时候许总交代过,让我一定要保护好你的安危,我又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孤身犯险。秦总,还是让我陪你一块去吧,至少,念在我是天衡集团总经理的份上也许凌云霄不敢太过分。”萧薇坚持道。

    无奈的摇了摇头,秦彦说道:“好吧,那晚上你就陪我一块去吧。这是不是鸿门宴我不知道,但我总觉得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凌云霄一直小心谨慎,不肯以真面目见人,这么轻易就跟我见面?这岂不是等于暴露自己的行踪?凌云霄应该不会是这么傻的人。”

    “秦总的意思是……?”萧薇诧异的问道。

    “我也猜不透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总之小心一些是没错的。”秦彦说道,“算了,想不通也不用去想了,省得费脑筋。这样,我出去转转,晚上我过来接你,我们一起过去。怎么说也是参加宴会,我也要买套衣服,免得丢人嘛。呵呵!”

    萧薇愣了愣,有些哭笑不得,这又不是去参加什么大型的晚宴,还需要买什么礼服吗?

    “秦总,七杀上次的行动失败,只怕他们没有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你就这样出去太危险了。”萧薇担心的说道。

    “不能因为害怕七杀的报复我就连门也不出吧?那样也有点太草木皆兵了。放心,我有分寸,你忙吧。”话音落去,秦彦起身离去。

    萧薇想要阻拦却也无可奈何。秦彦的执拗脾气让她有些难以招架,却又很佩服秦彦这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度。的确,如果就因为担心七杀的报复就连门也不敢出,岂非太畏首畏尾了?

    离开天衡集团大厦,秦彦漫步目的的在街上走着。说是漫步目的,却也是有所目的。他也清楚杀手的一贯行事风格,收人钱财与人消灾,既然他们收了凌云霄的钱,那就没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收手。与其坐以待毙,等着他们上门,倒不如引他们出来。如果一直畏缩在家里,七杀的人又怎么可能会重蹈龙图的后路呢?

    在走过几个街道之后,秦彦的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邪的笑容,脚步忽然间加快。忽然,又猛的停了下来。

    在路口蹲下,点燃一根香烟,吧嗒吧嗒的抽了两口。“既然都来了,现身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如果不是知道秦彦的身份,很难相信一个身家过百亿的巨富竟然会像个小流氓似得蹲在街边,完全没有丝毫的形象。他,的确是有些与众不同。

    “你是故意引我出来的?”一个年轻人走到秦彦的身边,赞赏的看着他。

    秦彦转头,目光从他的身上扫过,拍了拍身旁的路牙,说道:“坐吧,不用客气。”

    年轻人愣了愣,哭笑不得。不过,却也没有在意,大模大样的坐下。

    秦彦递过去一根香烟,问道:“抽烟吗?来一根!”

    年轻人伸手接过,点燃。“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年轻人眉头微微一蹙。

    “这有什么难的,不是凌云霄的人,就是七杀的人呗。不过,看你的模样应该不像是凌云霄的走狗,那只有一种可能,你是七杀的人。”秦彦淡淡的说道,表情镇定自若,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七杀而有任何的紧张。

    “既然你知道,你为什么还这么做?不怕我偷袭你?”年轻人诧异的问道。

    “我在你身上没感觉到任何的杀气,所以我敢肯定你不是来杀我的,否则,我岂会留你到现在?”秦彦淡淡一笑,说道。

    年轻人愣了愣,说道:“秦彦就是秦彦,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连段南也会是你的手下。我叫林枫,七杀新任首领。”

    “林枫?好名字。”秦彦赞许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比龙图更加冷静,也更稳重。你们七杀的前任首领龙图就是死在我的手里,你不想替他报仇?”

    对于林枫的来意,秦彦心中也有些诧异,按道理,他们是不可能这样心平气和的跟自己谈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