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清晨!

    一场蒙蒙细雨给盛京带来一丝凉意,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中,秦彦缓缓醒来。看到是薛冰的电话,秦彦顿时浑身一震,连忙的接通。

    “怎么样?”秦彦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已经问过医生,医生说他的情况暂时稳定,只是还在昏迷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醒。医生说也许明天,也许后天,也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是一辈子也醒不过来。”薛冰说道。

    秦彦微微一愣,这不等于是宣告叶峥嵘成了植物人吗?秦彦的眉头紧蹙,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叶峥嵘至今没有联系自己的原因。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接着问道:“他怎么去的医院?”

    “我问过,是当地的一对父女送他过来的。他们说当时看到叶峥嵘浑身是血倒在他们家门口,所以就马上送进了医院,为了替叶峥嵘治病,他们支付了不少的医药费,甚至还借了不少的债。”薛冰说道。

    “这段时间,那个女孩一直留在医院照顾着他,可谓是无微不至。医生说如果不是他们送的及时,叶峥嵘当时就没命了。”薛冰接着说道。

    秦彦一怔,现在像这样的好人不多见了吧?竟然愿意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付出这么多。“你替我谢谢他们,现在这样的人太少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秦彦说道。

    “我明白,放心吧,门主。”薛冰说道。

    恐怕那对父女也没有想到,因为他们一时的善意,让他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也算是善有善报吧。

    “你马上安排叶峥嵘到盛京,我亲自替他检查。还有,路上找最好的医护人员陪同,绝对不能出任何的意外。什么事情等你到了盛京再说,你辛苦一下,尽快把他带过来,时间拖得越久对叶峥嵘的病情越不利。”秦彦说道。

    “好,我稍后就安排。”薛冰重重点头,说道。

    秦彦也没再多说,嘱咐她路上小心之后,挂断了电话。叶峥嵘的病情让秦彦十分的紧张和担忧,原本的好心情也瞬间被冲淡,眉头紧蹙。叶峥嵘的功夫不弱,能够将他伤的那么重,甚至是生命垂危,足见跟他交手的人身手了得。

    挂断电话后,秦彦也没有了睡意。起床洗漱之后走了出去,却见欧阳靖成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飘着的蒙蒙细雨发呆。秦彦愣了愣,走了过去,“怎么了?想什么呢?”

    “没什么。”欧阳靖成嘴角微微的抽动一下,说道。

    “还在想凌云霄的事情?”秦彦问道。

    “嗯!”欧阳靖成点了点头,说道:“凌云霄就是我的心魔,一日不除,我就难以安静。可是,我连谁是凌云霄都不知道,更别谈什么报仇了。我觉得自己很没用,如果当初不是我浪费那么多的时间,也许情况就不会是这样。”

    无奈的摇了摇头,秦彦抽出一根香烟递了过去。欧阳靖成接过道了声谢,点燃后吸了一口,连连的咳嗽,差点连眼泪都呛了出来。秦彦微微的笑了笑,说道:“你也不用自责,人生哪能没有不如意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事事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呢?你也尽了自己的努力,这就足够了。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何必自寻烦恼?”

    “我明白,只是有些不甘心罢了。”欧阳靖成说道。

    微微的笑了笑,秦彦掏出手机,说道:“已经查出凌云霄的真实面目了。”

    欧阳靖成愣了一下,连忙的接过秦彦的手机看了一眼。“他就是凌云霄?不会也是假冒的吧?”

    “应该不会。这是在他跟俄国那帮黑手党家族见面的时候偷拍的,凌云霄曾亲率队伍到俄国打得那帮黑手党家族的人跪地求饶,如果他也是假冒的,黑手党家族的人一定可以看的出来。”秦彦说道。

    欧阳靖成冷冷的盯着手机里的照片,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迫不及待的问道:“那为什么什么时候动手?”

    “我们杀了姚远,凌云霄必然不会再坐视不理,处理完龙城的事情他肯定会很快回来。而且,他的手中肯定有一帮厉害的人物,不除掉那些人的话,想对付凌云霄只怕没那么容易。再耐心的等等,我已经安排下去。放心,我答应过会把凌云霄交给你处理就不会食言,耐心等一等吧。”秦彦劝慰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欧阳靖成点点头,说道:“好。”

    其实,除了等,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如果没有秦彦的帮助,他根本没有机会报仇,甚至连自己也会死在凌云霄的手里。

    “这些日子你什么也不用理会,好好的练好你的功夫,虽然是临时抱佛脚,起码也比什么都不做的强。凌云霄能够纵横东北这么多年,绝对不是泛泛之辈,想杀他,并不容易。”秦彦说道。

    “我明白。”欧阳靖成重重的点了点头。

    秦彦笑了笑,不再言语。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秦彦愣了一下,过去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司徒昭然。虽然只是在滨海的时候匆匆见过一面而已,然则,秦彦对他的印象却是十分的熟悉。司徒昭然在天门中担任着貔貅的职位,负责掌管着天门的关系网,可以说,他在天门也有着绝对的权势和力量。

    “门主!”司徒昭然恭敬地打了声招呼。

    “你怎么来了?”秦彦诧异的问道。

    这家伙无事不登三宝殿,在没有召唤的情况之下忽然现身盛京,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受人之托。”司徒昭然讪讪的笑了笑,说道。

    秦彦的眉头微微蹙了蹙,心中有一丝不详的预感。“进来坐吧!”秦彦让开身,走到沙发上坐下。

    司徒昭然紧跟着进屋,看到欧阳靖成的时候,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微微的点头招呼。

    “你们谈吧,我出去走走!”欧阳靖成很自觉地告了声别,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