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对司徒昭然,秦彦并不了解,只能算是匆匆见过一面而已。因而,对待他的态度,秦彦也不像对待段南和刑天那般的随和。毕竟,这两位算是跟他一起并肩战斗过的人。

    “说吧,到底什么事?”秦彦语气严峻,透出一丝霸气和威严。

    司徒昭然顿了顿,似乎有些为难。

    “怎么?很难启齿吗?如果是这样那就算了。”秦彦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司徒昭然说道:“门主跟凌云霄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有人托我过来说清,希望门主能跟凌云霄见个面,大家把事情说开了,免生干戈。”

    “哦?是吗?”秦彦眉头微微蹙了蹙,说道,“你知不知道凌云霄做了些什么?”

    讪讪的笑了笑,司徒昭然说道:“知道一些。他重伤玄武,导致玄武至今仍昏迷不醒,又跟饕餮的天衡集团作对,处处刁难。甚至,不惜收买杀手欲置门主于死地。”

    “你知道的挺多啊。”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

    “具体情况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了一些而已。”司徒昭然有些尴尬的说道。

    同样,他对秦彦也不了解,这个新任的门主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脾气他也不清楚。说话自然而然也就有些顾虑,毕竟在天门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也深知天门历代门主的强大。在秦彦的面前,司徒昭然自然有些收敛。

    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弧度,秦彦的脸色阴晴不定,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既然你知道这些事情,你还来说和?玄武也好,饕餮也好,他们都是咱天门的人,凌云霄对付他们,那就是有意挑衅天门。如果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他的话,日后天门还如何在江湖上立足?”

    “我知道,但是,凌云霄毕竟不知道咱们是天门的人嘛,也算是情有可原。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凌云霄在东北的势力强大,背后的关系也十分的深厚。如果我们双方真的打起来,闹得非生即死,对大家都不好。”司徒昭然说道。

    “你认为我不是凌云霄的对手?”秦彦脸色渐渐冷了下来,声音也变得更加冰冷。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这么想?门主乃是我天门首领,凌云霄就算能耐再大,也绝非门主的对手。”司徒昭然连忙的说道。

    “你认识凌云霄?”秦彦问道。

    “认识,见过几次。”司徒昭然说道,“我负责掌管天门的关系网,黑白两道的人难免都会有些接触。当初在东北的时候,凌云霄招待过我,也随便的聊了聊。”

    “关系怎么样?”秦彦接着问道。

    “就那样吧,算不上交情很深,也不陌生。门主也知道,做我这行,有时候难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跟任何人都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却又要变现的很亲近。”司徒昭然说道。

    “对我也一样?”秦彦追问道。

    司徒昭然一愣,连忙的说道:“不敢,对门主我自当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绝不敢有任何隐瞒。”

    “我希望是这样。你也算是天门的元老,若是因为你的某些举动而让我不得不对你动用门规的话,那就不太好了。是吧?”秦彦微微的笑了笑,然而,笑容却让人觉得发颤。

    “呵呵!”司徒昭然干笑了两声,算是回应。

    “你做什么事情我可以不理会,但是,我希望你跟凌云霄之间最好不要有太深的关系。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秦彦说道。

    “明白,明白!”司徒昭然连连的应道。

    这虽是第二次接触,然则司徒昭然此刻才真正的感觉倒秦彦身上透出的那股强大。能坐上天门门主之位的人,哪个会是简单的人物?他们都有种不怒自威的霸气凌厉。

    “你刚才说你见过凌云霄,那你也应该清楚我一直在打听凌云霄的真实身份,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前两天,凌云霄找人假冒他约我见面,摆下鸿门宴,欲夺我性命。若是你早早的告诉我凌云霄的真实面目,我又何须如此被动?我想,你应该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吧?”秦彦眉头微蹙,冷声说道。

    司徒昭然一愣,慌忙的说道:“我真不知这件事情,如果知道门主一直在找他的话,我又怎么敢隐瞒呢?”

    “是吗?”秦彦冷冷的笑了笑,说道,“你掌管着天门庞大的关系网,你会不知道我跟凌云霄之间的过节?会不知晓我在查探凌云霄的真实面目?如果真是这样,我很怀疑你是否胜任现在的职位。”

    司徒昭然怔了怔,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似乎无论怎么回答都不会让秦彦满意。深深的吸了口气,司徒昭然说道:“如果门主不相信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只好任凭门主发落了。”

    话虽如此,司徒昭然的语气却明显有些强硬。

    秦彦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眼神冷冷的看着他,也不言语。司徒昭然却摆出一副很是坦然的态度,跟秦彦对视,目光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片刻之后,在秦彦如刀般的凌厉眼神的注视之下,司徒昭然终于败下阵来,移开目光。

    “你是觉得我不敢动你还是怎样?”秦彦有些动了真怒,即使是掌握着天门战力的段南也从来不曾跟秦彦这般说话。似乎,在这些年老家伙墨离的疏忽管理之下,司徒昭然有些飘飘然了。

    “天门历史之中,我们都只是门主眼中的蝼蚁而已,门主药如何处置,我们都心甘情愿的领受。我此来的目的只是受人所托做个和事佬而已,如果门主一定坚持自己的意思,我自当全力协助。”司徒昭然说道。

    他的话语之中分明透露出一丝的不满,对命运的不满,对秦彦的不满,凭什么他是蝼蚁要受人管辖约束?

    冷冷的笑了一声,秦彦说道:“目前为止,至少我不知道你有做对不起天门的事,自然也不会为难你,我可不想被人把我说成是暴君。可是,我奉劝你一句,如果让我知道你做过对不起天门的事,到时候可别怪我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