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深深地吸了口气,凌云霄说道:“这本是我和天衡集团之间的商业竞争,我也不知秦先生跟天衡集团也有关系,是以大家才发生了冲突。说实话,我一直都很敬佩秦先生的为人,也是神交已久。如果能够化干戈为玉帛自然更好,可以避免不必要的牺牲,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需要秦先生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也好跟公司的员工交代啊。”

    凌云霄显是有意的淡化他和秦彦之间的矛盾,而且,在龙王的面前也不敢自称是黑道上的人,话语之中也将手下称之为公司的员工。

    对他的底细,龙王自然清楚,淡淡的说道:“那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交代?”

    凌云霄愣了愣,说道:“秦先生前些日子抢走我一千多万的现金,又杀了我的军师姚远,我想,秦先生起码应该有所表示吧?一千多万是小意思,如果秦先生需要的话拿去也无妨。只是,我军师姚远的死不能就这么轻易的算了,否则,我凌云霄该如何跟他的父母亲人交代呢?”

    “那你想我怎么做?”秦彦淡淡的笑了笑,问道。

    “既然龙王先生出面,我也没什么话可说,一切但凭龙王先生做主。”凌云霄一个太极,将问题抛给了龙王。

    龙王嘴角微微扬起,说道:“我想知道的是你的意思。”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再次的将问题抛给凌云霄,而且让他再没有推脱和避重就轻的可能。

    “既然龙王先生这么说,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姚远跟随我多年,为公司运筹帷幄,功劳甚厚。他已经死了,咱们也没必要为已死之人再掀起更大的波澜,增添不必要的牺牲,因为不管怎样他也活不过来。这样,只要秦先生可以在姚远的灵堂之上下跪认错,我替他的家人做主,这件事情从此罢休,再也不提。”凌云霄说道。

    “你的意思呢?”龙王又转头看向秦彦,问道。

    “我没什么意思。”秦彦淡淡的说道。

    龙王愣了愣,说道:“那你是答应凌云霄的条件了?”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当然不是。大家既然吃的就是这口饭,自当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姚远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凌先生应该比我更加的清楚吧?我想应该不需要我说太多吧?”

    “姚远是死在你的手里,这是确确实实的事情。华夏是讲法治的社会,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凌云霄眉头微蹙,说道。

    “这么说,你是想报警抓我了?没问题,要不要我帮你打电话?”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

    “二位的身份我想不需要我说了,彼此都心知肚明。国家不是不允许你们生存,但是一切也都要在不影响国家安定和社会和谐的前提之下。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更希望的是你们自己解决这些问题。明白我的意思吗?”龙王话语虽轻,但分量却很重,字字千斤。

    深深的吸了口气,凌云霄按耐住心中的怒火,说道:“那秦先生想怎么解决?”

    “你安排姚远找个替身约我见面,却摆下鸿门宴,在饭店内外布置刀斧手欲置我于死地,这你不可否认吧?既是如此,姚远的死也只能说是他咎由自取,真要算起来,也应该是你要负责。如果当时死的不是姚远,而是我呢?大家战场见真章,那就看谁更高一筹,死而无怨。”秦彦淡淡的说道,话语却是掷地有声。

    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凌云霄说道:“你这么说的意思就是就这样算了?姚远就白白的牺牲了?”

    “凌云霄,你也算是个人物,如果我让你在别人灵堂前下跪认输,你会如何?况且,咱们之间的争端到底是因何而起,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秦彦冷笑道。

    “我不清楚。这本是我跟天衡集团的事情,是你忽然插上一手。”凌云霄说道。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当初听说你带领一帮兄弟打得俄国那帮黑手党狼狈逃窜的事迹时,我还很佩服你。可如今你说出这番话,却不得不让我有些鄙视你的为人。是你先伤了我的兄弟叶峥嵘,害得他如今仍旧躺在医院里,能不能醒过来还是未知数。你要为姚远讨个说法,我还要为我兄弟讨个公道呢。大家交手,输赢自负,生死各安天命,本就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你伤了我兄弟,我杀了你的人,谁也怪不得谁。如果你觉得不服气,想为姚远讨个说法,大可以来找我,我随时恭候。”

    虽然有龙王这位传奇人物坐镇,但是秦彦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输掉自己的气势。他是天门的门主,一举一动代表的不仅仅只是他个人,还有整个天门。

    冷哼一声,凌云霄说道:“你这么说未免太没有诚意了吧?你说我伤了你的兄弟,你有什么证据?他现在昏迷不醒,你想怎么说都可以了。人嘴两张皮,你一定要把责任推到我的头上,我能怎么说?”

    “你不承认没有关系,我本就没打算要你承认,只要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我还是那句话,你提的条件我不可能答应。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若非是司徒跟我说龙王约见,想做个和事佬,化解我们之间的纠纷,你现在能不能坐在这里还是个未知数呢。”秦彦轻蔑的笑了笑,说道。

    “你这是威胁我吗?”凌云霄“呼”的一下站了起来,愤怒不已。已经的态度已经算好了,可秦彦却依旧咄咄逼人,在龙王的面前也不给自己丝毫的颜面,这让他有些难以忍受。怎么说,他也是哧诧东北的人物,怎能在气势上输给秦彦?

    司徒昭然从始至终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然而,他的表情却是不断的变化着,也不知他心中究竟在打着什么算盘。

    “坐下吧。”龙王招了招手,示意凌云霄坐下。

    凌云霄压制着心中的一口气,乖乖的重新坐下,目光却是狠狠的瞪着秦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