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咳咳!”

    卧室内传来一阵咳嗽的声音,叶峥嵘睁开眼睛,眼神诧异的瞅了一眼四周。身子微微动了一下,浑身一阵疼痛,忍不住“嘶”的倒吸一口冷气,龇牙咧嘴。疼的感觉真好,疼,因为还活着。

    “吱呀”一声,卧室的门被推开,秦彦缓步走了进来。

    “老大?”看到秦彦,叶峥嵘愣了愣,诧异而又激动。

    “醒了?感觉怎么样?”秦彦关心的问道。

    “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这是在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叶峥嵘诧异的问道。

    “你不记得了?”秦彦问道。

    沉吟片刻,叶峥嵘说道:“我只记得我被凌云霄的人追杀,一路逃窜,之后就失去了知觉。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呢,没想到竟然还活着。”

    “你应该好好谢谢老混蛋,如果不是因为他教你的龟息功,就算是华佗在世,恐怕也无力回天。”秦彦微微笑了笑,看到叶峥嵘醒来,心情也显得特别激动。

    “得知你失踪的消息后,我立刻就赶来了盛京。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薛冰终于在龙城下属的一个县城的小镇医院找到你,把你带了回来。我替你检查过了,没什么大问题,好好休养休养就好。”秦彦柔声的说道。

    尴尬的笑了一下,叶峥嵘说道:“老大,我给你丢人了啊。”

    “没什么,只要活着就好,其他都不重要。”秦彦说道,“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默默的叹了口气,叶峥嵘说道:“我本想到东北来扩展天罚的势力,没想到却着了凌云霄的道,被人围攻,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从盛京逃到了龙城。最后终于支撑不住,我只记得最后倒在了街上,模模糊糊的记忆中似乎有人在呼唤我。后来的事情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应该好好谢谢当地的一对父女,是他们把你送到医院,并且细心的照料你。如果不然的话,恐怕你也撑不到现在。”秦彦说道。

    “他们在哪里?”叶峥嵘愣了愣,脑海中模模糊糊的似乎有一个影子。

    “放心吧,我已经让薛冰好好的报答他们,等你的伤势痊愈之后,你再过去看他们也不迟。”秦彦说道,“告诉我,是谁把你打成重伤?凌云霄?”

    摇了摇头,叶峥嵘说道:“我不知道,当时那个人一直蒙着脸,根本看不清楚他的模样。而且,看他的身形应该不是凌云霄。他的功夫匪夷所思,十分奇特,我也看不出是什么门路。”

    秦彦的眉头紧紧一蹙,不是凌云霄那会是谁?他的手下?可是,拥有这么厉害的功夫的人会甘心做凌云霄的手下吗?这个神秘的人让秦彦有些好奇。叶峥嵘的功夫不弱,一般情况下就算不是敌手,也完全有能力逃走。可是,他却被伤的如此之重,足见对方的身手非常了得。

    “我查看了你的伤势,是失传已久的大悲手,这门功夫十分的狠辣,一旦被击中,五脏六腑俱碎,甚少有幸存的机会。如果不是因为你修炼过龟息功,护住你的心脉,让你暂时进入深度昏迷的状态,恐怕你也早就死了。我在想,如果不是凌云霄的话,又有谁会这样的功夫?”秦彦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

    叶峥嵘没有说话,脑海中不断的回想着当日的情景,却依旧捕捉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这次败的有些莫名其妙,也有些不甘心,连对方是谁都不清楚就被重伤,差点一命呜呼。这让叶峥嵘的颜面上有些挂不住。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岔开话题,说道:“你也别多想了,安心养伤吧。你放心,这个仇我会替你报,会替你讨回一个公道。”

    “谢谢!”叶峥嵘嘴角微微的抽动,声音有些哽咽。

    说话间,薛冰从外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买来的中药。

    “你醒了?”薛冰微微的笑着打了声招呼。

    “听老大说是你救我回来的,谢谢你。”叶峥嵘说道。

    “不用,这是我分内的事。”薛冰说道。接着,把药递给秦彦,说道:“门主,药配好了,你看看对不对。”

    秦彦接过,打开包装看了一眼,然后又嗅了嗅,确认无误。“辛苦你一下,去把药熬一下,三碗水熬成一碗水。”

    “嗯!”薛冰重新接过,转身走出卧室。

    “你的伤势虽然不轻,不过好在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你又龟息功护体,会自行的修复体内的创伤,再配合我的针灸和药房的话,应该可以很快痊愈。这段时间你就好好的安心养伤,什么也别想,凌云霄的事情由我来处理。”秦彦说道。

    “老大,能不能把那个人交给我?我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败在谁的手里。”叶峥嵘渴望的眼神看着秦彦,说道。

    “别孩子气。以你目前的状态根本不能再动手,而且,他上次能够重创你,足见他的功夫远远在你之上。我知道你心里觉得憋屈,可是这件事情已经不仅仅只是你个人的事情,是整个天门的事。”

    秦彦理解叶峥嵘的心情,可是在这件事情上他可不会有丝毫的退步,姑且不论叶峥嵘的伤势根本不适合在动手,就单单是凭他重伤叶峥嵘的事情来看,叶峥嵘即使再跟他动手也绝无获胜的可能。秦彦又怎能放任叶峥嵘的小孩子气,再次让他去面临危险?

    叶峥嵘撇了撇嘴,没再言语,表情有些失落。他知道秦彦是一番好意,只是心中的那股憋屈始终是发泄不掉。

    拍了拍他的手背,秦彦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没什么丢人,也没什么可憋屈的。成败不是以一时的胜负而论,要看谁才能真正的笑到最后,那才是真正的赢家。咱们先输一局也没关系,有时候输也是一种赢,你说呢?”

    “嗯!”叶峥嵘点了点头。

    “好了,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去厨房看看。药煎好之后我再端过来。”秦彦微微笑了笑,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