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深深地吸了口气,刑天说道:“一直以来,天门每一个负责人的身边都有执法堂安排的卧底,负责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司徒昭然的身边也有?”秦彦问道。

    “嗯!”刑天点了点头,说道:“根据卧底传回来的线报,司徒昭然这些年一直在密谋策划着一些事情,他利用自己手中的关系网为自己牟利,甚至跟一些国际上臭名昭著的犯罪集团都有合作。”

    “凌云霄也是?”秦彦的眉头紧蹙。

    “凌云霄只是他其中的一个合作伙伴而已,不过,以我的推测,司徒根本不会跟凌云霄有太深的合作,只是在利用他而已。凌云霄跟天衡集团之间的矛盾也是司徒昭然在暗中谋划,企图通过打压天衡集团而削弱许海峰在天门的势力,而后又可以为自己谋取更多的利润。”刑天说道。

    “既然你早知道这件事情,为什么一直没有跟我说?”秦彦表情有些不悦。

    “我现在掌握的线索和证据还十分的薄弱,根本无法将司徒昭然定罪。在没有确实的证据之前,我不会妄加推测。司徒昭然毕竟是天门的高层,如果没有确实的证据就跟门主提及这件事情,一是门主可能不会相信,觉得我是无中生有;二来,也是担心一石激起千层浪。”刑天说道,“若非门主跟我提及这件事,我暂时还是不会说的。”

    “你对司徒的了解可能比我们都要深,你知不知道司徒是不是会大悲手?”秦彦问道。

    刑天微微一愣,说道:“门主是怀疑玄武的伤势是司徒昭然所为?”

    “嗯!”点点头,秦彦说道:“凌云霄应该不会这门功夫,峥嵘也说过打伤他的人不是凌云霄。如果司徒真的跟凌云霄有勾结,他势必也不希望凌云霄的势力被天罚压下,因而出手对付峥嵘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我也问过朱雀和青龙,他们对司徒的了解都不是很深,你有人在他身边,应该清楚他是不是会大悲手这门功夫。”

    摇了摇头,刑天说道:“司徒昭然擅长的功夫并非大悲手,至于他究竟是不是会大悲手我也不敢肯定,因为我的人也没有秦彦见到过。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司徒昭然跟凌云霄的关系非同一般,他需要凌云霄在暗中帮他做很多的事情。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司徒昭然绝对不会让凌云霄出事。而玄武又是天罚的负责人,一旦除掉玄武的话,天罚必然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或许他就可以从中获得某些好处。我刚刚说过,他跟国际很多犯罪集团的人关系密切,也许这就是他其中的目的。”

    冷冷的哼了一声,秦彦说道:“他倒是信誓旦旦的在我面前说跟凌云霄之间只是泛泛之交,却又出面说和,希望我和凌云霄罢战,甚至不惜出动龙王来说和。看来他的目的是为了保住凌云霄,怕我杀了凌云霄而影响到他的利益。”

    “龙王?”刑天愣了愣,说道:“门主,据我所知,龙王为人刚烈,嫉恶如仇,他是绝对不会为了凌云霄出头的。我看这其中必然有什么隐情,如果有机会的话门主还是应该再去找龙王谈一谈。”

    “我也觉得龙王不像是凌云霄的后台,他的言谈之中不难看出他对凌云霄很不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应该不会替凌云霄出头。你说,这会不会是司徒的意思?他是负责天门的关系网,他跟龙王之间必然会有交情,会不会是他请龙王出山说和?”秦彦说道。

    刑天的眉头不禁紧紧蹙在一起,说道:“的确有这个可能。不过,以我对龙王的了解,就算他跟司徒昭然之间有些关系,也绝对不会为了他替凌云霄出头的。龙王的刚正不阿是出了名的,也正因为如此,他得罪了不少人。”

    “你也认识龙王?”秦彦问道。

    “不认识,没有见过,不过却听过他的事迹,算是有一些了解。这其中的缘由究竟如何,我想门主还是应该亲自去见一见他,当面问清楚。如果龙王真的是替凌云霄出头的话,事情的确有些难办,可我认为这样的可能性非常少。”刑天说道。

    “好,有机会我再当面跟龙王聊聊。”秦彦点了点头,说道。

    顿了顿,秦彦接着说道:“对司徒昭然的调查继续,尽快找到确实的证据,绝对不能松懈。如果他真的做出有损天门的事情,绝不能轻饶,必须按照门规严厉处置。天门屹立千年不倒,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团结,绝对不能因为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把天门千年的基业毁于一旦。”

    “好,有门主这句话我就可以放开手调查了。只是……,司徒昭然的手中掌握着天门很庞大的关系网,一旦他出事的话,我担心会影响到天门的事情。”刑天说道。

    “没关系,你放手调查就是,其他的事情无须理会。就算是断掉所有的关系,重新建立,也绝对不能允许有任何一个叛徒存在。还有,如果真的找到司徒的证据,不要着急动手,留活口,要在门会上公然处决,以儆效尤。”秦彦态度坚决,眼神中满是坚毅的神色。

    “我明白了。”刑天重重点了点头。

    “你也小心一些。如果峥嵘真的是司徒所伤的话,如果他知道你在调查他,也一定不会放过你。”秦彦嘱咐道。

    淡淡的笑了笑,刑天说道:“门主大可放心,他还伤不了我。”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有些疑惑刑天为何如此自信。

    “执法堂一直都是天门独立的存在,为了能够更好的执行门规,每一代白虎都传承一种特殊的功夫,专门用来克制其他负责人。就算他们的功夫再好,也绝对伤不了我。所以,门主大可放心。”刑天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过一切还是小心为上。司徒昭然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跟我汇报。”

    “是!”刑天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