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送走刑天,秦彦的表情显得越发凝重。无疑,刑天的话更加坐实了秦彦的猜测,也许,司徒昭然真的已经越走越远,背叛了天门。这是秦彦极其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他不希望天门有任何的内乱发生,可如今事态的发展显然已经不受他的控制。

    “峥嵘睡了?”看了薛冰一眼,秦彦问道。

    “嗯,喝了药就睡了。”薛冰说道。

    微微点点头,秦彦说道:“我也有些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说完,秦彦转身就欲上楼。

    “门主!”薛冰叫道。

    秦彦愣了愣,停下脚步,回头诧异的看着她。

    沉默片刻,薛冰说道:“门主,让我伺候你吧。你刚才替玄武疗伤真气耗损严重,让我伺候你休息吧。”

    秦彦愣了一下,明白薛冰话中的意思。因为她所修炼的特殊功法可以有助于秦彦真气的恢复,合体双修,可以更快的帮秦彦恢复精神。只是,秦彦明白这只是个借口而已,真正的原因还是心底的那份想念。

    “嗯!”秦彦点了点头。

    薛冰显得开心不已,连忙的上前搀扶着秦彦上楼。

    伺候秦彦沐浴之后,二人躺到床上。薛冰依偎在秦彦的怀中,手指轻轻的在秦彦胸口划着圈。“司徒昭然真的有问题?”薛冰问道。

    “暂时还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他有问题,不过,以刑天现在所掌握的资料,司徒很有可能已经做过些有违门规的事情。已经让刑天去调查,有什么事情他会第一时间告诉我。”秦彦说道。

    微微的叹了口气,薛冰说道:“如果查出司徒昭然真的有问题,你要怎么处置他?”

    秦彦愣了愣,说道:“这是执法堂的事情,他们会按照门规处置。”

    “能不能饶他一命?”薛冰说道。

    秦彦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问道:“为什么?”薛冰跟司徒昭然的交情不是并不深嘛,怎么会替他求情?

    “门主也知道,天门的门规有很多不合理甚至是不近人情的地方,被这些门规束缚的时间太久,有时候人难免会有些思想偏激,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说实话,当初我也曾有过想法脱离天门,因为我觉得还不如做一个普通人更好。”薛冰说道。

    “现在还这样想吗?”秦彦问道。

    摇了摇头,薛冰说道:“不,现在就算是让我为天门去死,我也心甘情愿。”

    秦彦微微的笑了笑,心中清楚薛冰的意思,不是因为天门的门规有了什么改变,还是因为他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如果他仅仅只是因为厌烦门规而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我也可以理解,我担心的是他被权势的**所膨胀,是他自身想要寻求的更多。天门千年的基业绝对不能毁在我的手里,就当是杀鸡儆猴也好,绝对不能姑息。”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这件事情刑天会按照门规处置,会给大家一个很公平的交代,你就不要理会了。”

    薛冰默默的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看你刚才的样子似乎很介意刑天啊。”秦彦问道。

    讪讪的笑了笑,薛冰说道:“执法堂是非常独立的存在,平时跟我们没有任何的接触,刑天的为人更是冷酷无情。而且,执法堂针对的就是我们,虽然我们没有犯什么错,见到他的时候依旧难免会有些不舒服。就好像人没有犯法,到了监狱也都会觉得浑身不舒坦。”

    呵呵的笑了一下,秦彦说道:“我想你们都误会刑天了,他不但不是冷酷无情的人,反而是一个内心十分炙热的好人。只是因为他身居在这个位置上,很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他为了不让私人感情而影响到一些公平的判断和裁决,不得不疏远你们,不得不摆出一副冷酷无情的模样。执法堂负责监控的不仅仅是你们,也包括我,那家伙看到我的时候也是一个德行。”

    “也许吧。严格的门规在一定的程度上的确使得天门更加的稳定,却也让天门的人有些人心惶惶,并非真正的凝聚在一起。”薛冰说道。

    “只要问心无愧,又何惧什么门规?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转而说道:“可能还要辛苦你一下,麻烦你把峥嵘送回滨海。我在这边还有很多的事情,暂时也抽不开身,送他回滨海有白雪照料,我也可以安心一些。这边的事情一天没有解决,峥嵘留在这里也很危险。”

    “什么时候?”薛冰问道。

    “越快越好。”秦彦说道。

    “你不是已经跟凌云霄达成共识,双方停战了吗?”薛冰诧异的问道。

    “你觉得可能吗?和凌云霄之间的事情是一定要解决的,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正如刑天所说,我也觉得龙王的态度有些奇怪。况且,如果司徒真的有问题,他真的勾结凌云霄的话,那我更加不能放过凌云霄。这场大战是无法避免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而已。”秦彦说道,“把峥嵘送回滨海,那样我才可以真正的放心,会没有后顾之忧。”

    “我明天就送峥嵘回去。只是,我不在这边,我担心你的安全,把峥嵘送回去之后我就过来。”薛冰说道。

    “不用。”微微的笑了笑,秦彦轻抚着她的长发,说道,“有段南和刑天在这边,还有谁能伤得了我?如果这样我都能出事的话,那也只能说咱们天门的人太没用了。再说,以我的身手,能伤我的人还不多,没事的,放心吧。”

    秦彦的话语带着些许调侃打趣的味道,轻描淡写的化解薛冰的担忧。所谓关心则乱,有段南和刑天在,薛冰又何须那么多的担心?即使是少她一个,也没什么大碍。

    “嗯!”薛冰点点头,不再言语。手指轻抚着秦彦的胸口,头慢慢的向下。

    还是那熟悉的感觉,还是那熟悉的味道!

    “啊……!”秦彦禁不住发生一声长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