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秒记住【69书吧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龙王约定的见面地点没有选择在饭店,而是在家里,这让秦彦有些疑惑。是为了避开凌云霄的耳目?

    秦彦准时的来到龙王的家,门口的守卫简单的搜身之后放秦彦进屋。推开门,龙王端坐在沙发上,招了招手,“坐吧!”

    秦彦也没客气,大马金刀的坐下。“想不到龙王在盛京也有这么一处优雅的别院,如果是不知道的,还以为龙王也贪污受贿呢。”秦彦呵呵的笑着,半开玩笑似得说道。以龙王的身份,住的也应该是军区大院,他也不是在盛京军区服役,更不可能在这边拥有一套住房。

    “朋友的房子,他们全家都移民了,房子暂时空着,我偶然过来住住。”龙王并未因为秦彦的话语生气,淡淡的说道。

    “你是安徽人吧?”龙王问道。

    “嗯,安徽宣城人,一个小城市。”秦彦点点头,说道。

    “也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城市。”龙王附和道。

    秦彦笑了笑,没有言语。所谓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不管在别人的眼中,自己的家乡是个什么模样,在秦彦的心里,它都是最美的。

    “我特意请了一位华夏有名的徽菜大师,希望可以合你的口味。”龙王接着说道。

    “龙王如此盛意拳拳,倒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我这人比较敏感,龙王这么做,我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等着我似得。”秦彦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龙王说道:“没那么严重,就是自家人,一起吃顿便饭而已。”

    “自家人?”秦彦愣了一下,不明白他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是客套的话语,还是有所暗示?

    秦彦没有问,龙王也没有说。

    “龙王,可以开席了!”一名手下走过来,恭敬的说道。

    “好!”龙王点点头,起身,“来吧,咱们去餐厅坐!”

    秦彦跟随着起身,走到餐厅坐下。餐具只有两副,显然没有其他人。

    微微笑了笑,龙王说道:“今晚就我们两个,简简单单的吃点,随便聊聊,可以吧?”

    “好。”秦彦点头应了一声,心中十分的疑惑,今晚龙王的表现跟昨天可是有很大的差别。

    饭菜很快的上齐。

    龙王接过手下递来的一瓶白酒,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去。随即说道:“五粮液,喝几杯?”

    “好!”秦彦点点头。

    龙王笑了笑,替秦彦斟满酒。昨晚他们两人都以各自的理由拒绝饮酒,今晚倒是谁也没有客气。

    “来,我敬你!”龙王端起酒杯。

    “这杯有什么讲究吗?”秦彦问道。

    龙王愣了愣,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没什么讲究,就是咱们随便喝喝。”

    “好,那我敬您!”秦彦起身,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墨老先生还好吧?”龙王放下酒杯,问道。

    秦彦愣了一下,诧异的问道:“龙王认识我师父?”

    “十年前见过几面。对墨老先生的为人我一直十分的尊敬,也十分的佩服,只可惜,后来没有机会再见,实在是人生一大遗憾啊。听说墨老先生去了国外,一切都还好吧?”龙王问道。

    “很好,每天游山玩水,不知道多么自在。”秦彦的语气有些微微的酸意。

    “墨老先生是真正懂得享受人生的人啊,我多想可以跟墨老先生一样,策马江湖,仗剑行侠,游历于山水之间,活的个逍遥自在。”龙王感叹的说道。

    “以龙王的身份,想做到这些并不难吧?”秦彦说道。

    “正是因为我的身份,才更加无法做到这样。也许这就是命吧,每个人的人生轨迹似乎在一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注定。”龙王说道。

    他是华夏的传奇人物,是每一个军人心目中的英雄和偶像,可他也同样背负着太多的责任与重担。此刻,他说出的这番话有点褪去了他身上的光芒,更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般感慨时光的流逝和岁月的无情。

    顿了顿,龙王接着说道:“当司徒告诉我,你也到了盛京的时候我十分的惊讶。说实话,我早知墨老先生收了一个关门弟子,乃是个少年奇才,一直都很好奇,想见上一面。上次在滨海,因为时间太过匆忙,也没来得及见。这次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我可不能错过啊。”

    “见过之后呢?”秦彦问道。

    龙王一愣,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当然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啊。墨老先生肯把天门的重担交托于你,相信墨老先生必然十分的相信你的能力。他的眼光不会错,你也必然能够胜任。”

    “龙王的夸奖倒是让小辈愧不敢当,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倒是宁愿回到家乡,简简单单的过自己的生活。只是,正如龙王所说,也许每个人的人生轨迹在一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吧,我也无能为力。”秦彦说道。

    “能力越大责任越重,国家未来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也是属于你们的,你应该要承担起这份责任。”龙王说道。

    “据我所知,龙*誉极高,向来都是刚正不阿,公正无私。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出面替凌云霄说情?像凌云霄这样的黑道人物,不应该是你应该除掉的对象吗?他影响着社会的稳定,扰乱地方的治安。”秦彦好奇的问道。

    龙王微微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肯定会问我这个问题。昨天见面的时候,你的那番态度足以说明当时你对我很是不屑。我可以实话告诉你,我跟凌云霄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也并未是在帮他说情。”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看着他,心中不解。

    既然龙王知晓自己的身份,那也应该很清楚凌云霄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如果龙王不是替凌云霄说情,又为何出面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是因为司徒昭然的关系?

    “你认识胡兆祥吗?”龙王问道。

    “胡兆祥?认识。”秦彦诧异的回答道,心中越发的迷惑,这跟胡兆祥又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