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凌云霄只觉胸中气血翻滚,口中一甜,一抹鲜血顺着嘴角溢出。不禁惊愕的看向欧阳靖成,惊诧不已。

    先前交手时,凌云霄已然清楚欧阳靖成的深浅,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功力提升如此厉害,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司徒昭然也是十分诧异,惊愕的问道:“他的功夫怎么忽然变这么厉害?”

    “你清楚他的功夫深浅?”秦彦嘴角带着一丝冷笑,问道,“你又没有见过他,怎么知道他的功夫不是这么厉害呢?”

    司徒昭然一愣,连忙的说道:“凌云霄的功夫已经算是高手,可他能在一招之内就将凌云霄重伤,我才觉得好奇而已。”

    理由丝毫不够充分,有些欲盖弥彰的嫌疑。很明显,他是见过欧阳靖成的功夫,否则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惊诧表现。好在,秦彦只是微微的笑了笑,似乎没有追问下去的意思,这让司徒昭然心中大大的松了口气。

    “你怎么会忽然变得这么厉害?”凌云霄眉头紧蹙,问道。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你今天休想再能活着离开。”欧阳靖成冷声的说道。

    冷哼一声,凌云霄说道:“当年我可以杀了你父亲,今天也一样可以杀了你。”话音落去,凌云霄大喝一声,疯狂的朝欧阳靖成扑了过去。

    他们的功夫本就不相伯仲,而欧阳靖成的功夫在秦彦的银针刺穴之下几乎是成倍的增长,凌云霄如何会是他的对手?凌云霄完全的被压制在下风,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只能是狼狈的不断躲闪着。

    司徒昭然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他知道,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提升欧阳靖成修为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秦彦。除了他,司徒昭然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人可以做到这样。这也让他心中对秦彦的畏惧更深,不愧是天门的门主,果然不是一般的角色。

    “欧阳,时间不多了,快点解决!”秦彦看了看时间,说道。

    欧阳靖成明白秦彦是什么意思,一旦三分钟过去还无法杀掉凌云霄的话,那等待自己的只有死。关键是,到时候秦彦就要信守承诺放凌云霄离开,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报仇了。想到这里,欧阳靖成哪里还有丝毫的犹豫,疯狂的展开进攻,招式宛如巨浪一般,一浪接一浪的汹涌而去。

    面对欧阳靖成如此强烈的攻势,凌云霄简直就是狼狈不堪。难道真的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自己当初杀了欧阳凌江,灭了欧阳世家,如今自己也要死在欧阳世家子孙的手里?

    “砰砰砰!”欧阳靖成接连三拳狠狠的击中凌云霄的胸口,招招出尽全力。凌云霄哪堪承受如此猛烈的进攻,惨叫一声,整个人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连连的吐出好几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再无战斗之力。

    秦彦偷偷的观察着司徒昭然的表情,却见他脸色丝毫未变,似乎丝毫未因凌云霄的死而有任何变化。“当真是位奸雄啊。”秦彦暗暗的想道。

    欧阳靖成缓缓的走向凌云霄,脚步迈的很重,每一步仿佛踏在凌云霄的心头,又仿佛承受着欧阳世家百多人的血痕深仇,沉重而又坚毅。

    “来吧,动手吧,替你父亲报仇吧!”凌云霄昂起头,傲然的说道。

    不愧是纵横东北十几年的枭雄,即使是英雄末路,也依旧有着那丝豪气。这点倒是让秦彦暗暗的敬佩不已,若非是凌云霄伤了叶峥嵘,秦彦也不想与他为敌。这个曾经打得黑手党家族狼狈投降的猛人,秦彦心中还是暗暗敬佩的。只可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们注定了是敌人,注定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爸,儿子今天就替你报仇!”欧阳靖成大吼一声,一掌当头拍下。“砰”的一声,重重的打在凌云霄的天灵盖上。凌云霄没有一丝惨叫声,身体缓缓倒下,当场毙命。

    “啊……!”欧阳靖成跪倒在地,仰天大叫,似乎在发泄着压抑心中多年的愤怒。

    十几年来,他无时无刻想的不是报仇,如今,终于得偿所愿。可是,欧阳靖成的心中却没有一丝的快感。

    欧阳靖成忽然放声痛哭。是凌云霄改变了他的生活,是凌云霄让他背负了这么多年的血海深仇,压抑在心中这么多年的仇恨忽然间释放出来,欧阳靖成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而且,忽然间,他也仿佛失去了人生的目标,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路究竟在何方。

    三分钟已过,银针刺穴的后遗症开始发作,欧阳靖成只觉浑身肌肉骨骼疼痛难当,仿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承受着猛烈的捶打般。他卷缩着身子倒在地上,额头的汗珠大颗大颗的落下,却硬是咬着嘴唇不发一声。

    秦彦走了过去,右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肩头,无名真气缓缓涌入他的体内,瞬间减轻了他的痛苦。“得到力量就需要付出代价,这个后遗症我也没有办法,只能你自己慢慢承受,一个星期之后,就会慢慢的恢复正常。”

    “谢谢你,谢谢你帮我报了仇。”欧阳靖成感激的说道。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但是,至少在我的心里你是我的兄弟,这都是我分内之事。走吧!”

    “嗯!”欧阳靖成重重的点了点头,在秦彦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秦彦的无名真气也只能减缓他的疼痛,也没有办法完全的消除,欧阳靖成此刻也是强弩之末,身体微微颤抖着。若不是秦彦的搀扶,恐怕他连站也站不稳。

    “你跟龙王不是很熟吗?我想,今天发生的事情你有必要跟他好好的解释一下,我可不想得罪这位军界的大佬。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秦彦看向司徒昭然,说道。

    秦彦没有告诉他自己跟龙王之间的约定,顺理成章的抛出这个问题,也是为了消减司徒昭然的防备之心。

    “我知道,放心吧,我会跟龙王解释这件事情。”司徒昭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