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走进包间,只见一位老者端坐在椅子上怡然自得的沏茶,动作娴熟而又淡定。在他的身旁坐着另一名老者,赫然就是龙王。段北,恭敬的坐在对面。

    看到秦彦,段北连忙的起身,“来了?”

    “嗯!”秦彦淡淡的点点头。

    段正阳抬起头,目光缓缓的从秦彦身上扫过,赞许的点了点头。

    “爸,我给你介绍,这位就是秦彦!”段北说道。

    “段老先生,你好!”秦彦礼貌的伸出手。

    段正阳起身跟秦彦握了握手,刻意的放缓速度,手掌微微用力,似乎是在试探秦彦手上的力气。松开手,段正阳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很好,难怪婉儿那丫头成天的在我耳边念叨着呢。坐吧!”

    “谢谢!”秦彦依言坐下。转头看向龙王,微微点头示意。

    “这位应该不用我介绍了吧?你们已经见过了。得知龙王也在,所以就约他一起出来坐坐,你不介意哦。”段正阳说道。

    秦彦微微笑了笑,示意自己不介意。

    段家在燕京城有着很大的政治前途,段正阳更是一手缔造了这个政治家族的传奇人物,认识龙王倒也并不意外。

    “你在盛京所做的事情龙王刚刚都跟我说了,很好,想不到你竟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凌云霄铲除,实是大快人心啊。”段正阳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之色,可见他对秦彦十分的看重。

    秦彦愣了愣,目光转向龙王,后者只是微微一笑当作回应。秦彦明白,看来龙王并未向他们透露自己天门门主的身份,否则,段正阳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感激的看了龙王一眼,秦彦笑了笑,说道:“段老先生该不会是来找我兴师问罪的吧?”

    段正阳一愣,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没有没有。凌云霄的事情我和龙王关注已久,早就想拔掉这颗东北的毒瘤,还东北老百姓一个安宁稳定的社会,只是碍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才一直拖延至今。如今你以秋风扫落叶之势,迅速的铲除凌云霄,并且瓦解他残余的势力,我应该感谢才是,怎么会兴师问罪呢?”

    “段老先生此来也是为了跟你商谈一下接下来该如何对付周邪和胡兆祥的事情。相比较而言,周邪和胡兆祥对华夏的危害要远远的超过凌云霄,他们一日不除,我和段老先生便一日不得安枕。”龙王附和着说道。

    他们彼此间的称谓和语气都充满了尊敬,可见他们并没有任何上下级之分。

    “凌云霄盘踞东北十几年,其势力根深蒂固,虽然如今凌云霄已死,其手下大多数领导人也都随之而去,但是他残余的势力已久不小。凌云霄在的时候还可以控制他们,我担心的是凌云霄一死,他手底下的人会为了争夺他的位置斗争不休,反倒让东北的老百姓更加的遭殃。”秦彦说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这次来盛京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我们会进行一次强有力的打黑行动,东三省军警联合行动,彻底将凌云霄所有残余的势力连根铲除。”段北说道,“这次的打黑行动也会前所未有的强大,根据我们以前所掌握的资料,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凌云霄所有的残余势力全部清除,不留后患。”

    微微耸了耸肩,秦彦说道:“这我就放心了。”

    “至于周邪和胡兆祥的事情……。”

    “来,喝茶!”段正阳递过一杯茶水,打断了段北的话。

    秦彦接过,一饮而下,滚烫的茶水顺着咽喉而下,唇齿留香。

    “味道怎么样?”段正阳问道。

    “段老先生还是直说吧,不用拐弯抹角。我答应过龙王,会帮忙对付周邪和胡兆祥,就自然不会推却。大丈夫,言出必行。”秦彦直言道。

    “好,那我就直说了。”段正阳赞许的点点头,说道。

    “按照你所说,是希望在铲除凌云霄之后胡兆祥和周邪会因为利益的事情而找上你,这未免有些太过的被动。所以,我们商议之后,希望你能够主动去找周邪,商谈合作的事情,顺便摸清楚他的底细,将他们的基地所在地弄清楚,然后我和龙王会调集军队,跟俄国那边展开联合行动,将这群*彻底铲除。”

    “主动找他?”秦彦愣了愣,眉头微蹙。

    “周邪跟凌云霄的关系一直不错,我们也知道这么做太过冒险,可是,要将他们彻底的铲除,这也是唯一可行之计。否则,即使等到周邪入境,我们将他抓捕,依然会有其他人接替他的位置,还是无法伤到他们根本。所以,必须找到他们的基地,彻彻底底的将他们一网打尽,如此,才能永绝后患。”龙王说道。

    沉吟片刻,秦彦说道:“危险倒是其次,只是我根本不知道周邪的联系方式,又不知道他在哪里,怎么找他?”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掌握确切的资料,周邪手下有个联系人已经到了盛京。他一直都是负责跟凌云霄联络,我们的人一直在密切的监视他。在我们的打黑行动结束之后,你可以以雷霆万钧之势掌控东北黑道,到时候他自然会找上你。”段正阳说道。

    “或许,你可以从司徒身上想想办法。”龙王提示道。

    段正阳愣了愣,愕然的看了龙王一眼,“司徒?什么人?”

    “秘密!”龙王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嗔了他一眼,段正阳说道:“跟我还卖关子。”不过,却也没有继续追问。

    秦彦了然,司徒昭然跟凌云霄那么熟悉,想必清楚周邪,在他身上打开突破口,不失是一个办法。沉吟片刻,秦彦说道:“我尽管试试吧,不过,由我来掌控东北黑道,我该不会成为你们下一个打黑的对象吧?”

    段正阳一愣,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不会。我要是真这么做,婉儿那丫头还不扒了我的皮啊。放心,只要你不做有损国家民族的事情,我担保你不会有事。况且,这也是咱们的计划之一嘛。”

    段正阳轻松幽默的打趣着说道,倒是很合适宜的化解了现场有些紧张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