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长生楼!

    当秦彦推开包厢的门,段南跟随着他进屋,看到屋内端坐的段正阳和段北时,神情一怔,整个人僵在那里。有些措手不及,无论如何也没用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见到他们,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不好意思,没有问你的意思就直接带你过来了。我想,有些事情始终是要面对,为什么不尽早解决呢?”秦彦歉意的拍了拍段南的肩膀,说道。

    段南僵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一言不发,只是怔怔的看着段正阳。当年他离开的时候,他还只是不到二十岁的孩子,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过去这么多年,段正阳的双鬓已经斑白。

    “你来了?”段北连忙的起身迎了上去,紧紧的抱住他。

    然而,段南的身体却显得十分僵硬,似乎对这种过度的亲密有些难以接受。也难怪,分别二十多年,即使血浓于水,却也难免生疏。

    “好了,剩下的就是你们一家人的事情了,你们慢慢谈吧,我先走了!”秦彦微微笑了笑,鼓励的拍了拍段南的肩膀,示意他勇敢地面对。接着转身离去。

    段正阳和段北也没有挽留,他们此时的心情也十分的复杂,不仅仅只是欣喜。

    “来吧,过来坐,爸已经等你很久了。”段北微笑着将段南拉到段正阳的身旁坐下。父子两人太久没有如此面对面的坐在一起,彼此都没有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对方。而段南的眼神不时的躲闪,眼神中有丝愧疚和自责的味道。

    当初年少气盛,因为跟段正阳的一些口角离家出走,一去就是二十多年。如今细细想来,段南也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惭愧。

    “爸!”

    许久,段南有些生硬的叫了一声。

    段北显得激动不已,不时的用眼神示意段正阳,让他不要责备段南。

    “为什么不回家啊?”段正阳声音平静的问道。

    沉默片刻,段南说道:“我没脸回来。当初是我犯下大错,差点连累了段家。”

    “来封信,打个电话回家总可以吧?”段正阳语气依旧十分的平静。

    “怕您担心。”段南紧紧的抿着嘴唇,挤出几个字。

    “不想让我担心?我天天担心!”段正阳的情绪开始抑制不住,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你上哪了?你这些年都上哪了啊?”再也无法抑制,段正阳声音哽咽的斥责,老泪纵横。说是斥责,更多的应该还是担心吧?儿行千里母担忧,哪个父母在子女远行时不担心呢?

    “爸,你别激动,别激动!”段北连忙的不停抚摸着段正阳的后背,希望他的情绪稳定一些。

    段南紧紧的咬住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事隔二十多年,如今回想起来,当初并不能怪责段正阳,的确是自己犯了错,被他斥责几句也是理所应当的。可是,他年少气盛,受不了那个气,选择离家出走。一走,就是二十多年。

    深深的吸了口气,段正阳平复自己的心情,问道:“还生我的气吗?”

    “没有。”段南摇了摇头,说道。

    “既然这样,为什么这么多年也不回来?”段正阳问道。眼神中所散发出的那股浓浓的父爱,让人心里感觉酸楚。额头上的皱纹宛如一道道刻痕,清晰的印在脸庞上。那是岁月的痕迹,是思念的痕迹。

    父爱如山!他的话语虽然十分的平静,却透出难以言语的父爱。也许,父亲的爱就是如此的沉重,他们不懂得用言语去表达自己的爱意,甚至更多的时候是责骂和棍棒,但是,谁也无法否认他们心底的那份沉重的关爱。

    “爸,段南不是已经回来了嘛,回来就行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段北在一旁劝慰道,担心他们谈起当年的不愉快的事情又会因此而闹僵。

    “嗯!”段正阳微微点了点头,问道:“这些年你都在哪里?做些什么?”

    “刚离开家的那几年一直在西北,之后去了国外,这些年一直都在国外做点小生意。我也无数次的想回来,可是,每当想回来的时候却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爸,对不起!”段南终于说出了那三个字,心里顿时轻松许多。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段正阳欣慰的笑了。哪有做父亲的会怪自己的孩子?就算他犯下天大的错,做父亲的也都愿意替他扛。这句“对不起”足以消除段正阳这二十多年心中所有的气愤,二十多年的思念也终于算是尘埃落定。

    这些年来,段正阳的心里也无时无刻的不再后悔当初的事情,责怪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当初太过的严厉,段南又怎会离家出走呢?

    “这些年生活的都还好吗?一定吃了很多苦吧?”段正阳声音柔和,关心的问道。

    看到他们这样的情形,段北嘴角不由得溢出一抹开心的笑容。再多的金钱也好,再多的权势也好,都比不上一家人可以团团圆圆。

    “一切都好,没吃什么苦。”段南的性格跟段正阳十分的相似,是那种喜欢有事自己扛,报喜不报忧的人。

    在段南很小的时候,段正阳找人替他算过命,说他们父子是天雷撞地火。不为别的,就因为他们性格太过的相似,往往很容易迸出很多的矛盾火花。也正因为这样,他们彼此都能够更加的理解,才可以如此轻松的化解了这份延续了二十多年的恨意。

    “结婚了吗?有孩子了吗?”段正阳问道。

    这,也许是他最关心的问题吧?也是华夏父母普遍关心和在乎的问题。

    “没有。这些年一直忙着自己的事业,根本没想过这些事。”段南说道。

    “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这样单着也不是办法啊,男人总要有个自己的家,有个女人管着也会好点。你啊,还是让我那么操心。”段正阳说道。

    “我也习惯了,就这样也挺好。”段南微微笑了笑,说道。

    “好什么好?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再走了,过几天跟我们一起回燕京吧。一个人总是飘在外面也不是办法,国外再好,也终究比不上自己家。你说呢?”段正阳柔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