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段南真实的身份无法告知段正阳,这也让他很多事情根本无法说得清楚。而段正阳又极度的渴望着段南能够回来,可以跟段北一起,兄弟同心,让段家的基业更加的牢固。当然,其中也是希望可以有更多跟段南相处的时间。毕竟,他们消耗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剩下的事情不多了,应该好好把握和珍惜余下的时光,重聚天伦。

    微微愣了愣,段南尴尬的说道:“对不起,我暂时还不能走。”

    段正阳眉头微蹙,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冷声的说道:“你不要忘了你是华夏人,国外就真的那么好,那么让你留恋?这二十多年来华夏的发展你应该看在眼里,可以说是日新月异,我也坚信华夏终有一天会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你应该回来,这里是你的家乡,有你的亲人。”

    “我明白,我也不是眷恋国外的生活。只是,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我处理,我不能离开。爸,很多事情我不能跟你详细的说,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我想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追求。我可以答应你,不管怎样,我永远都不会背叛自己的国家。”段南说道。

    段正阳冷冷的盯着他,愤愤的说道:“我们是父子,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说得?你别告诉我,这些年你在外面搞七搞八,做得都是一些犯法的事情。”

    “爸,段南有他选择生活的权利,他想怎么生活就由他就是,我相信他不会做犯法的事。现在已经找到他,以后有时间他多回来看看就是,不一定非要他留在身边的。是吧?”段北在中间调和道。

    段南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说道:“爸,我只能告诉你,我现在是跟着秦先生在做事。”

    “秦彦?”段正阳愣了愣,诧异的问道。

    “嗯!”段南点了点头,说道:“秦先生是我的顶头上司,这些年我都一直在为他做事。你跟秦先生也见过面,应该清楚他的为人,应该相信我跟着他不会做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若非是他,我恐怕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您。”

    眉头微微蹙了蹙,段正阳说道:“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从龙王对他的描述,我可以看出他绝非是大奸大恶之徒。只是,你怎么会替他做事呢?你不是一直在国外做生意嘛,跟他怎么会有牵连?”

    “秦先生的生意做得很大,国内国外都有他许多的生意,可以说,只要他跺一跺脚,整个东南亚的经济甚至是全球经济都会受到很严重的影响。有些事情我也不方便说,你只需要知道我跟着他做事,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好。”段南说道。

    段正阳浑身一震,表情惊讶万分。虽然他也猜到秦彦的身份绝不简单,知道他是天罚的人,却也没有料到他的分量竟然如此之重。想起前几日见面时,如果不是龙王从中调和,指不定自己就当场斥责他,如今想想,有些心有余悸。

    目光转向段北,段正阳问道:“你是国安局的局长,难道对秦彦的身份也不清楚?”

    尴尬的笑了笑,段北说道:“我只知道他是天罚的人,在滨海开了一家小诊所,其他的事情真的不是很清楚。很多事情我也不敢过多的询问,那位爷的脾气可不好惹,真的惹怒了他,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至少他没有想危害华夏民族和国家安全的意思。”

    瞪了他一眼,段正阳说道:“你这国安局长的位置也干到头了,连这点事情都查不清楚。”

    段北讪讪的笑着,也不知该如何应答。

    “罢了,秦彦的事情不用去理会,他不是咱们的目标,况且,咱们现在也需要他。虽然我只见过他一面,但是我可以看的出来,这小子的骨子里有着一种强于旁人的爱国心,我也相信他不会做出有损国家民族的事情来。只是这小子的脾气有些个臭屁,容易得罪人,将来保不准会闹出什么事情。不管怎样,他跟婉儿毕竟有那层关系,也算是半个段家的人。如今又是段南的上司,将来如何真的有什么事,咱段家能帮还是要帮一把。”段正阳说道。

    顿了顿,段正阳接着说道:“你不跟我们回燕京也没有关系,不过,以后要常回家看看。我老了,时日不多了,见一面就少一面。我们错过了二十多年的时光,我可不想接下来的二十年又这样错过,我还能有几个二十年?能不能挨过一个二十年都是未知数了。”

    “我会的,有时间我就会回去。”段南说道,“这次真的是因为太过仓促,我也没有任何准备就被秦先生拉了过来。这两天我就要离开盛京,回去处理一些事情,不然倒是可以去燕京看看。离开二十多年,燕京肯定也变化很多了吧。”

    “没关系,等你有空回来的时候我带你四处逛逛。人是故乡亲,月是故乡明,我相信不管燕京城如何的变化,等你回去的时候也一定依然感觉到亲切。”段北微微的笑着。这也许,是他此次盛京之行最大的收获吧?

    “虽然我不知道秦彦在外面究竟做些什么,但是,我想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你一切都要小心,好好的照顾自己,可别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段正阳嘱咐道。

    “我会的,您放心吧。虽然秦彦是我的上司,可是他待我如同兄弟一般,他会照顾我的。”段南重重点了点头,说道。

    解开压抑心中二十多年的心结,忽然间,段南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原来,面对也并非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困难,也只是这么简单而已。难得就是迈出那一步,一旦迈了出去,一切都豁然开朗。

    无奈的摇了摇头,段正阳说道:“你跟他是兄弟?唉,这都是什么辈分啊。”

    段北和段南愣了愣,相视一笑。

    一家人其乐融融。家的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