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司徒昭然的“努力”斡旋之下,终于跟中间人冯良搭上了线。这些年来,凌云霄和周邪之间的生意也都基本上由冯良从中牵线搭桥,算是他们之间联络人。

    国际上,华夏对*和雇佣军的打击最为的严厉,周邪的身份特殊,也深知一旦踏入华夏会有什么后果,因而十分小心,若无必要的情况之下,基本上不会入境。平时跟凌云霄之间的联络除了电话之外,基本上都是冯良经手。如果实在有重要的事情,那也基本上都是凌云霄去见他。

    凌云霄的倒台,也让周邪失去了在华夏重要的合作伙伴。当接到冯良的电话,得知秦彦要见他,立刻答应下来。

    在秦彦等人出发之前,段南已经先行一步,并且调动了手里精锐的雇佣军团。这些人都是经过严格的训练,长期在崇山峻岭之中作战的猛人。虽然跟狼牙雇佣军团无法比拟,但是,即使是一个作战小分队那也足以干掉一个装备齐全的战斗团。

    告别了杨嫣之后,秦彦、司徒昭然和冯良驱车来到龙城,到达边境黑河时天色已黑。三人找了酒店住下,冯良看了秦彦一眼,说道:“秦先生,今晚咱们在这里歇一夜,明天一早咱们出境。我以经跟周先生联系好,他的人会在那边接我们。”

    “好。我对这边很陌生,一切都由你拿主意吧。说起来这次真的要好好谢谢你,如果跟周先生的合作谈成,我一定要好好报答你。”秦彦微微的笑了笑,说道。

    “秦先生客气了。”冯良淡淡的应了一声。

    他的态度并不是那么激动,显非那种见钱眼开的人。也难怪,冯良并非是从中赚取差价的中间人,而是周邪的手下,是周邪在华夏的代言人。

    “秦先生要是不困的话,晚上可以四处转一转。这里的夜景别有一番滋味,跟内陆的城市大不相同,而且,有很多俄国人在这边,会让你有种仿佛已经到了俄国的错觉。”冯良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容,“如果秦先生需要什么特别服务的话,我也可以帮忙安排。”

    “不用了,我还是好好休息吧。”秦彦婉拒道。

    “司徒先生呢?”冯良转而问道。

    “嗯……。”沉吟片刻,司徒昭然说道:“我还是第一次来这边,倒是想四处看看,不麻烦你吧?”

    “没事,反正我也不困,转转也好。”冯良淡淡的说道。

    秦彦不禁一愣,这俩货分明就是摆了自己一道啊。刚才已经拒绝了,如果现在再说跟着一起转转的话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秦彦心知他们肯定是商量什么秘密的事情要瞒着自己,可他也没办法,就算他跟过去,他们也会选择不说。

    “秦先生,那……,我就跟冯良一起去转转了。”司徒昭然不忘跟秦彦请示一声,显示自己对秦彦的尊重。只是,这样的请示分明就没有让秦彦拒绝的理由。

    “那你们去吧,记得早点回来休息,明天还有正事。”秦彦“大方”的说道。

    司徒昭然点点头,跟秦彦道了声别,和冯良离开酒店。

    刚刚进房间,门外便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秦彦愣了愣,打开门,段南快速的闪身进来。

    “坐吧!”秦彦招了招手,示意段南坐下。随即问道:“你的人都到了?”

    “嗯。一部分人已经让他们先行出境,在那边等我。我和一些人留在这边等门主过来。这里是边境,我猜想周邪肯定安排了不少的眼线在这里,所以直到确认无误之后才来找你。”段南说道。

    顿了顿,段南又接着说道:“按照龙王提供的资料,周邪的龙腾组织藏身的地点很有可能在阿泰山。这里地势险峻,崇山峻岭,都是原始森林,藏身在这样的地方的确很难找到。而且,谁也不知道周邪到底在其中有多少的集结点,因此,我调派了一些人手先行入山,尽量对山里的情形做一些了解,以备不时之需。”

    “你安排的很好,有你在,我可以省心不少。”秦彦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

    “我现在担心的问题是,一旦门主进了山,该怎么跟我们联系?我想,那里的信号一定很差,而且,周邪也必然会有信号*,甚至会没收你们的手机等通讯设备。如果没有办法联系的话,门主孤身闯入就太过冒险了。”段南紧蹙着眉头说道。

    微微的蹙了蹙眉头,秦彦说道:“在我身上装上窃听器怎么样?”

    “不行。姑且不说周邪会不会搜身,想必他的基地也安装有反窃听装置,一旦让他知道门主身上带有窃听器的话,门主必定更加危险。”段南说道。

    “那该怎么办?如果无法联系的话,就算我确定了他基地所在的位置,无法通知你们,也无济于事。”秦彦说道,“这次咱们的目标是摸清楚他们的基地确切位置,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如果无法联系,一切都是空谈。”

    沉吟许久,段南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只好用一些古老的方式了。”

    一边说,段南一边从身上取出一个小瓶子递给秦彦,“这是一种特制的香水,气味可以在空气中维持很长的一段时间。明天你身上喷上香水,咱们的人会一路上跟随你们。为了不被他们发现,肯定要保持很长的一段距离,进山之后,咱们的人会根据香水的气味追踪你的位置。到时候我会派人二十四小时的监视。”

    “山里的气味那么多,你的人能追踪的到?”秦彦愣了一下,问道。

    微微笑了笑,段南说道:“咱们中有个小子以前是西南山区的孩子,对山里的情况熟悉,而且,鼻子比狗鼻子还要灵,只要有一点点的气味,他就可以追踪到。虽然这有些冒险,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以防万一。”

    “好,就这么说定了。你们一切小心!”秦彦点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