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好!”秦彦点点头,跟着小洁走出厨房。

    对于这里的环境越熟悉,万一遇到危险的时候也越发容易逃离。先前因为冯良的小心,为了怕露出破绽,秦彦也只好假装并不在意。而,观小洁的身份似乎在龙腾的地位很高,有她一起陪同,就算被冯良看到相信他也不敢多说什么。虽然这样似乎有点像是在利用小洁,但是,为了这次的任务,秦彦也没别的办法。

    一边走,秦彦一边留心的观察着这边的部署情况,然后牢牢的记在脑中。万一将来龙王真的领兵攻伐,在熟悉部署的情况之下,起码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损失。这些人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土匪,军事素质过硬,堪比国际雇佣军,不得不小心应付。

    “你既然知道龙腾跟凌云霄的关系,你还敢过来?不怕到时候我们会替凌云霄报仇,杀了你?”小洁问道。

    的确,这次的行动是很危险的一次任务。究竟周邪会不会因为自己杀了凌云霄而愤怒,趁此机会杀掉自己,尚且是未知之数。而这一路走来,虽然司徒昭然跟冯良似乎有意的假装不认识,然而,秦彦却还是可以从一些细微的细节之中确认他们绝对不是泛泛之交。

    司徒昭然欲置自己于死地是毋庸置疑的事情,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趁着这个机会杀掉自己,到时候他完全可以嫁祸到龙腾的身上,天门的人在没有确实的证据之下,也无可奈何。

    可以说,这次的E国之行是充满了未知的风险。但是,答应龙王的事情秦彦又不能就此置之不理。

    人生的精彩之处,往往就在于它的未知,在于充满了无数的可能性。秦彦虽然喜欢单调而简单的生活,但是,他知道这样的生活已经在逐渐的偏离自己,他不得不拿出冒险的精神,小心的态度以及上而伐谋的智慧。

    “那你会吗?”秦彦反问道。

    小洁愣了愣,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会。可是,龙腾不是我说了算,他们到底会怎么做我也不知道。”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凌云霄跟我之间的恩怨只是私人恩怨而已,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如今他死在我的手里,那也只能怨他技不如人。江湖本就是这样,如果我担心报复的话,只怕我没有一天可以睡的安枕。再说,我相信周先生是聪明人,他应该清楚杀了我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

    “天罚在华夏的势力是很大,可是,纵然他们如何的厉害,也不可能到这边来替你报仇。”小洁说道。

    “我知道。如果天罚的人可以随随便便的过来,可以替我报仇的话,相信中俄双方的特种部队早就解决你们了,不是吗?可是,如果我死了,龙腾就等于断掉在华夏的财路。没有金钱作为依靠,龙腾又能支撑多久?”秦彦淡淡的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小洁说道:“你们男人之间的这些所谓的江湖恩怨我不懂,我只知道刚才我吃了你一碗饭,就欠你一个人情。如果你真的有事,我会尽量帮你。”

    “看来你在龙腾的地位很特殊啊。你到底是什么人?”秦彦问道。

    “大小姐!”

    伴随着一阵呼唤声,冯良从远处走了过来。

    “大小姐?”秦彦不禁愣了一下,难道她是周邪的女儿?

    “秦先生!”走到身旁,冯良微微的点头示意。

    冷哼一声,小洁说道:“怎么?我让秦彦陪我四处转转你也要管?难道你对我也不放心吗?”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对大小姐不放心呢。是守卫告诉我秦先生离开房间,我担心他会出什么事情,所以就出来找找。大小姐也知道,这里到了晚上很多野兽和蛇虫鼠蚁,万一伤到秦先生就不好了。”冯良连忙的赔着笑脸,说道。

    “秦先生是我们龙腾的客人,你却吩咐手下送上的饭菜那么难吃,这不是有心的怠慢吗?我陪秦先生到厨房弄点吃的,也有问题?”小洁狠狠的瞪着冯良,看得出她似乎对冯良没什么好感。

    “有这回事?我真不知道,待会我一定严惩。”冯良愣了一下,说道。

    顿了顿,冯良又接着说道:“大小姐,秦先生今天奔波了一天,也累了,应该早些让他休息,明天老大回来还有很多事情要跟他商谈呢。”

    “是不是我让他陪我散散步聊聊天也不行?是不是我做什么事情都要问过你?”小洁脸色愠怒。

    “当然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冯良尴尬的笑着应道。

    “冯良,我告诉你,我父亲虽然器重你,可是,并不代表你就可以对我不尊重。我告诉你,你心里那点个小心思我明白,最好收起你那些个心眼。”小洁此时所展露出来的那股强大的气势让秦彦微微的吃惊,看来这个在龙腾基地长大的女孩,并非像她外表所展现的那么的柔弱。

    冯良讪讪的笑着,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应付。

    “今天的确是有些累了,一会我就回去,放心吧,不会耽误明天的事情。”秦彦微微的笑着打起圆场。

    冯良也就顺坡下驴,笑了笑,说道:“那我就先告辞了。大小姐,我先走了!”

    说完,冯良转身离去。

    看到冯良离去的背影,小洁愤愤的哼了一声。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你好像对他有很大的意见啊,看样子好像是不怎么喜欢他。”

    “哼,瘌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谁。”小洁愤愤的说道。

    秦彦愣了一下,恍然,看样子冯良一直在追求她啊。不过很明显,郎有情,妾无意。

    小洁从小在龙腾长大,见得人也都是龙腾的人,因而,看到秦彦时就显得很热情。而秦彦所表现出来的气质和魅力,也让小洁更加的有好感,有意无意间的似乎慢慢的靠拢他,对他的态度自然也很亲和。

    殊不知,心底,有一股异样的情愫在慢慢的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