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夜!

    黑暗慢慢侵袭而来,夜风夹杂着丝丝的寒意,透过皮肤,渗入人的心底。

    国外的夜色,别有一番景象!

    由于E国地广人稀,小镇也显得格外的安静。

    模模糊糊之中,秦彦被周洁叫醒。醒来之前,秦彦隐约的感觉到似乎有人在自己的脸上亲了一下。也不知道究竟是梦境,还是真的。因而,醒来后秦彦也没有追问周洁。

    有些事情模糊一些更好,否则只会让双方更加的尴尬。

    周洁驾轻就熟的领着秦彦进了一家酒吧,看得出她对这里很是熟悉。酒吧的确很有特色,中间有一个用铁丝网围起来的舞台。舞台内,两名光着膀子的男人正在奋力的搏斗着,有点不死不休的感觉。

    场外,一群人疯狂的叫嚣着,男男女女皆是一样。

    “这是这里最出名的地下拳赛,每天有很多人在这里赌拳,下注非常惊人。因为没有规则,直到一方求饶或者死,拳赛方才停止。这里也是E国黑手党家族控制的,每年通过这种地下拳赛赚取的现金就是一笔非常庞大的数字。拳手多是一些大的赌客豢养的,没什么地位,基本上算是他们赚钱的工具。一旦输掉拳赛,即使不死,最后的结果也是非常的悲惨的。”周洁详细的介绍道。

    “你对这里很熟悉?”秦彦问道。

    “我爸爸跟这里的经理是朋友,关系不错,我以前经常过来玩。怎么样?要不要赌一局?”周洁问道。

    “不了。”秦彦摇了摇头。

    秦彦也是习武之人,因而有些厌恶这种比赛。当一个武者沦落为有钱人的工具,变成一个只会凭借着自己的武力替一些人赚钱的狗,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或许,有些拳手是因为生活所迫,又或者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是,也不乏一些想从中牟利,获取巨额财富的狂徒。

    “我去买,你在这等我一下!”周洁兴冲冲的离开。

    没多久,揣着一张票走了回来。

    此时,场上已经分出胜负。很快的第二场开始,一名较为瘦削的华人,对战以为身材魁梧的E国大汉。身材上巨大的差异,无疑给人造成一种视觉上的冲击。

    “你买的谁?”秦彦问道。

    “当然是华夏人。咱们华夏人当然应该支持华夏人,打死这群洋毛子。”周洁狠狠的拽着拳头,说道。

    秦彦愣了愣,微微笑了笑,想不到这个从小在国外生长的女孩,对华夏的爱国之心甚至超越了很多的华夏人。秦彦心中暗暗的赞许不已,对她好感倍增。做人,无论身在何时何地,无论富贵显赫,还是贫穷落魄,都应该有一颗爱国的心。

    “我看你的钱可能保不住了。他不是那个大个子的对手。”秦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周洁愣了愣,说道:“不会吧?你可别小瞧他。他个子虽然小,但是动作十分灵活,我看过他好几场比赛,对手都被他打倒了。”

    秦彦淡淡的笑了一下,不再言语。

    伴随着一阵铃声响起,场上的两个人开始了比赛。正如周洁所言,那个华人的动作十分灵活,有点猴拳的感觉。而那位E国大汉显然有些笨拙,但是出拳的速度却是丝毫不慢。然而,在力量上却有着很大的差别。华人无数次的拳头打在对方的身上,可是对方却仿佛没有任何事情一般,根本伤不到他。

    华人明显的愣了一下,眉头微微一蹙,猛地一拳砸向对方的胸口。E国大汉大吼一声,一拳迎了上去。“砰”的一声,双拳对接,华人连连的后退几步,手臂一阵发麻。现场的声音吵闹,然而秦彦依旧很清晰的听见他骨折的声音。

    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知道他败局已定。如果他继续采取他灵活的步伐,即使不能取胜,对方却也很难胜的过他。只可惜,他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对方怎肯罢休?连忙的跟上前去,一拳狠狠的砸在他的耳门。“砰”的一声,华人倒在了地上。然而,对方并未停止,骑在他的身上一拳接一拳的打了过去。

    场外的叫嚣声变得更加的疯狂,不停的嚷嚷着“打死他,打死这个华夏狗。”如果是说的俄语,秦彦也不懂。可惜,酒吧内很多的华人竟然也这样的叫嚣,这让秦彦有些忍无可忍。

    秦彦眉头紧蹙,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

    眼看着那名华夏男人就不行了,秦彦右脚猛地一跺,整个人腾空而起,单手在铁丝网上一撑,飞身落下。一脚狠狠的踹在那名E国大汉的身上,顿时,对方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突然的一幕,让周洁大吃一惊,根本就未反应过来。

    而酒吧里的看客,似乎并未受任何的影响,反而因为这样突然的刺激,叫嚣的声音越发的大。

    秦彦的目光狠狠的从众人身上扫过,冷声的说道:“你们某些人,根本不配做华夏人。”声音不大,却具有极强的穿透力,渗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蹲下身,扶起那个年轻人,秦彦问道:“没事吧?”

    年轻人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谢谢!”

    他很清楚,如果不是秦彦的忽然闯入,恐怕自己已经死了。

    秦彦淡淡笑了笑,扶起年轻人往外走去。

    “不准走!”

    音乐停了下来,拳赛的主持人厉声喝道。叽里咕噜的又说了一堆。

    秦彦愣了愣,茫然的瞥了场外的周洁一眼。

    “他说这里的规矩是,只能抬着出去。既然你进来的,就必须参加比赛。”周洁说道。顿了顿,周洁又接着说道:“你等等,我马上给这里的经理打电话,让他帮忙说话。”

    “不用了。”秦彦拒绝道。

    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秦彦说道:“你先出去吧!”

    年轻人愣愣的看了秦彦一眼,关切的说道:“小心!”

    “嗯!”秦彦淡淡的点点头。

    “还不赶紧去买我,替我也买点。记得,多买点!”秦彦看了周洁一眼,微微一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