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好在秦彦的定力够强,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而周洁也没有进一步过分的举动,整整一夜只是紧紧的从后面抱着他。她母亲去世的早,父亲又整天忙着龙腾的事务,从小接触的人群也都是龙腾那些个为非作歹之徒,在一定的程度上,周洁的很缺乏爱和安全感的女孩。

    第二天,周洁领着秦彦游山玩水。难得有这么清闲的时光,秦彦也彻底的放下身心,痛痛快快的欣赏着美景。这里虽然只是边境小镇,风景却是十分的漂亮。

    回到基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吃过饭,周洁倒也很善解人意没有再打扰秦彦。这短短的两天相处的时光,让她感到十分的快乐,也是这一生中最值得回忆的时光吧?不知不觉中,秦彦的音容笑貌已经狠狠的烙在她的心头。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秦彦起身打开房门。冯良站在门外,微微笑了笑,说道:“没打扰秦先生休息吧?”

    “没有。”秦彦开门让他进屋。“有什么事吗?”

    “哦,我是想来通知秦先生一声,我们老大明天就会回来,可能中午才会到。所以,他特地吩咐我跟秦先生说一声,明天中午一起用餐,顺便谈谈合作的事情。”冯良说道。

    “好,我知道了。”秦彦点点头。

    “我看大小姐的样子好像很开心,这两天秦先生一定陪她玩的很尽兴吧?真是麻烦你了。”冯良说道。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我倒是很感谢她,要不是她领路,我也没办法领略到这异国的风景。也难得有这么清闲的时间,倒是让我好好的放松一下。”顿了顿,秦彦转而说道:“这两天司徒在这边也麻烦你照顾了,辛苦你了。”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不用谢。我就不打扰秦先生休息了,告辞!”冯良道了声别,起身离开。

    看着冯良离去的背影,秦彦的嘴角闪过一丝森冷的笑容。虽然冯良隐藏的很好,可是秦彦依旧可以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一丝杀意。是因为自己跟周洁太过的亲近,以至于引起他的嫉妒之心而起了杀意?还是,这次的龙腾之行,根本就是一个设计好的圈套?

    龙王和段正阳断没有理由欺骗自己,唯一的可能就只能是周邪或许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跟自己合作,而是想借机给凌云霄报仇。又或许,周邪跟司徒昭然也早有勾结,因而想要趁着这个机会除掉自己?

    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摇了摇头,将心中有些纷乱的思绪压了下去。不管他们究竟是有什么样的目的,这也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来之前,他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这次的龙腾之行不会那么的容易。

    既来之,则安之!

    况且跟段南也已经联系上,如果真有什么事情的话,段南也会在第一时间支援自己。只是,不知道刑天那边如何。

    夜深!

    睡梦中,秦彦隐约感到一些异样,连忙的睁开眼睛。开灯,赫然只见刑天站在一旁。

    “你怎么来了?”秦彦愣了一下,眉头微微一蹙。

    “我一直都在暗中监视着司徒昭然。趁着他们休息的时候,我偷偷潜进来的,没有人发觉,门主请放心。”刑天说道。

    秦彦一愣,诧异的问道:“这两天司徒昭然一直待在龙腾的基地,你怎么监视他?”

    “因为担心被他们发现,这两天我一直都在基地外,没有进来。不过,从你们离开盛京开始,我就一直在暗中监视。在龙城的时候,司徒昭然跟冯良曾单独的出去过,他们谈了很多。门主,还是赶紧离开吧,这里太危险,趁着夜色,咱们现在就走。”刑天说道。

    “危险?你是说司徒昭然想杀我?”秦彦眉头微微一蹙,问道。

    “根据他们那晚的对话,应该可以确认的是司徒昭然跟冯良和周邪早就认识。上次在盛京,司徒昭然的行动失败,一定不会就此罢休,而这次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他绝对不会错过。在这里,门主孤立无援,万一真有什么闪失就不好了。门主,咱们还是赶紧走吧。”刑天劝道。

    沉默片刻,秦彦淡淡的说道:“我已经答应过龙王,又怎么能言而无信?既来之,则安之。更何况,我也不是孤军奋战,不是还有你吗?段南的人也都到了,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也会立刻行动支援我。我相信龙王也已经在开始布置,一旦确认龙腾基地的位置,他们也会在第一时间赶过来。”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司徒昭然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心思那就最好,咱们就可以实实在在的掌握他的罪证,到时候不管门内究竟有什么人在支持他,也休想可以护得了他。有没有查出司徒昭然的背后有没有什么人在支持他?”

    微微摇了摇头,刑天说道:“还没有。司徒昭然做事十分谨慎,而且,这些日子也从未用手机联系过门中的人。要想找到究竟是谁在幕后支持他,可能还需要费一些时日。门主,不如直接将司徒昭然抓起来,我有办法逼他把所有人全部交代出来。”

    “不要。他说的话也未必就是真的,万一他随意的乱咬,难道我们要将那些人全部处死?如果是司徒昭然故意的诬陷,岂非错杀无辜?”秦彦否决了刑天的提议。接着说道:“这样,如果司徒昭然真的如你所说,想在这里杀我,咱们就先将他拿下。然后召开长老会,当面处决。我也想会一会那些老家伙,也好让他们知道天门并非是他们做主。”

    “我明白了。”刑天点点头,应道。

    “你暂时不要露面,有什么事情段南会帮忙解决,我还不想让人知道司徒昭然的事。一切都这边的事情摆平之后再说。”秦彦吩咐道。

    “我知道了。门主,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刑天说道。

    “好,小心一些,别被他们发现。”秦彦嘱咐道。

    “嗯!”刑天应了一声,从窗口飞射而出,眨眼间消失在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