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周邪有些强硬的话语,顿时让现场的气氛变得凝重,杀机弥漫。所有人屏住呼吸,静静的看着,谁也不敢说话。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我只是希望你想清楚,杀了我会有什么后果。”

    “我知道天罚在华夏的势力很大,可以说是遍布全华夏,比国外的一些黑手党家族也不妨多让。可是,你别忘了,这里是E国,不是华夏。就连E国政府都拿我们没有办法,天罚又能奈我何?就算我现在杀了你,天罚的人也休想可以到这边替你报仇。”周邪说道。

    耸了耸肩,秦彦淡淡的说道:“也许吧。他们的确没有能力深入虎穴,到这崇山峻岭之中找到你们,替我报仇。我相信即使那样做,也只是送死而已。可是,我更加相信这个仇他们不会忘记,从你杀我的那一刻开始,你龙腾在华夏的业务将会被全部切断。只要天罚封锁东北,从此龙腾在天罚再无任何立足之地,你们也只能永远的蜗居在这里。大家出来混,求得无非就是一个财字,在没有财力的支撑下,我很难想象龙腾能够维持多久。”

    周邪眉头微微一蹙,不得不承认秦彦的话说的很对。以往跟凌云霄之间的合作,也是龙腾最大的收入来源。如果没有了华夏的市场,那么,他也将失去财富来源。而因为龙腾跟天罚的关系交恶,甚至会影响到黑手党家族对他们的支持。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龙腾的确很难维持太久。

    不屑的笑了笑,周邪接着说道:“你这是威胁我?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杀人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只要你抠一下扳机,我就死在你面前。可是,之后的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龙腾能有今天不容易,我想周先生也不希望龙腾会毁在你的手里吧?如果周先生依然坚持的话,动手吧。”秦彦淡然的说道。

    “爸,你不能杀他!”一直在门外偷听的周洁冲了进来,激动的说道。

    眉头一蹙,周邪斥道:“不是不让你进来吗?还不出去。”

    “爸,江湖上的事情本就是弱肉强食,是凌云霄理亏在先,根本怪不得他。为了替凌云霄报仇杀了他,而置龙腾于危险之境,这不是明智之举,我相信龙腾其他的兄弟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周洁说道。

    周邪环视一眼在座的人,从他们的眼神和表情中可以察觉出他们的确如同周洁所说。这些人加入龙腾的原因可不是因为信仰,图的无非就是一个利字。如果断掉了他们的收入,很难保证他们不会离开龙腾。这也是很现实的问题,虽然他们此刻没有人敢说话。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不是说过嘛,龙腾的事情你不要参与,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周邪斥道。

    “可是……,可是他是我男人,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男人死在你手里。”周洁情急之下,爆出一个惊天的消息。

    在场的人不禁一愣,一脸的不可思议。就连秦彦也是哭笑不得,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了她男人了啊?不过这丫头为了救自己,倒也是一番苦心。

    一旁的冯良听到这个消息,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

    周邪更是目瞪口呆,这才几天时间?秦彦就把自己的女儿给上了?他娘的,那自己岂不是平白无故的做了他岳父?“你说的是真的?”周邪的声音冷了下来,严肃的问道。

    “啊……!”

    “当然是真的。”秦彦正欲说话的时候,被周洁打断,眼神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说话。

    无奈的叹了口气,周邪说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那……?”周邪问道。

    “我有分寸,出去吧。”周邪说道。

    周洁不再言语,乖乖的退了出去。

    周洁这番胡闹,倒是瞬间化解了本来有些紧张的气氛,也给了周邪一个很好的台阶下。知女莫若父,周邪看得出来秦彦和周洁之间并未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可能也仅仅只是出于爱慕的阶段吧,否则,这丫头岂肯善罢甘休?还不找自己吵个天翻地覆啊。

    “秦先生真是好手段啊。”冯良森冷的笑着说道。

    “一般一般,这种事情有时候很难说的。”秦彦淡淡的笑着,没有解释的意思。对于冯良这样的小人,秦彦也无须跟他解释什么。

    “哼!”冯良冷哼一声,不再言语,只是那恶毒的眼神里所迸射出的杀意,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周邪又岂会看不出冯良对自己女儿的意思?他也从未想过要把女儿嫁给他。他不让周洁参与龙腾的事情,无非也是想给周洁一个清清白白的生活,不想她也走上自己的路,自然更不会把周洁嫁给龙腾的人。就算是嫁给秦彦,那也比嫁给冯良来的好。

    深深的吸了口气,周邪说道:“有些事情还是让你们自己解决吧。秦先生,有个人想必你也想见一见。”

    话音落去,周邪示意冯良一眼,后者点点头,叫道:“带他进来吧!”

    秦彦诧异的看了他们一眼,有些不解他们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不由的转头朝门口看去。只见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嘴角挂着一抹得意而又森冷的笑容。秦彦不禁一愣,怔在当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他……。”秦彦支支吾吾的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秦彦,别来无恙吧?”中年男子冷冷的笑了一声。

    秦彦愕然的看着他,又转头看了看周邪,后者微微点头,算是默认秦彦的话。

    “想不到我还没有死吧?你当真以为你赢了?哼!”中年男子冷哼一声,说道。

    秦彦的眉头微蹙,转头看向司徒昭然,后者讪讪的笑着点了点头。

    “千算万算,我倒是没想到你还活着,看来我们所有人都被你给骗了啊。凌云霄,你当真了得,佩服,佩服。”秦彦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