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给她吧!”龙王点了点头,示意士兵将手枪给周洁。

    周洁接过手枪,对准冯良的脑袋。冯良讽刺的笑着,说道:“来吧,开枪吧,开枪啊!”

    “不要!”秦彦看着周洁,摇了摇头。

    杀人并非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周洁更不敢双手沾上鲜血,否则,一辈子也无法洗清。很多人,即使是一些受过训练的军人和警察,在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都会因为承受不住内心的那种冲击而导致精神崩溃,长期做噩梦。

    秦彦不希望周洁也一样,她应该过一些女孩子应该有的生活,不应该有这样的经历。如果真要动手,秦彦宁愿自己来。

    周洁紧握着手枪的双手微微的颤抖着,她心中的恨意浓郁,然而,此刻却发现开枪并非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一旁的凌云霄眼珠滴溜溜的转了转,猛然间起身,一把擒住周洁,手指紧紧的掐住她的咽喉。“别动,都别动,谁敢动,我杀了她!”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龙王一愣,连忙的喝道:“凌云霄,你不要乱来,赶紧放开她。你知道的,你根本逃不掉,赶紧放开她,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不屑的笑了笑,凌云霄说道:“我自己的事情我知道,我在华夏做的那些事情枪毙我十回都绰绰有余,你们会那么好心放过我?再说,就算侥幸不枪毙,让我一辈子在牢里度过那还不如杀了我。我命由我不由天,我不会让别人掌控我的命运的,你们乖乖的给我退后,否则我杀了她。”

    周洁倒是十分的冷静,表情没有一丝的恐惧之色。或者说,她此时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哀莫大于心死。

    秦彦的眉头紧蹙,冷冷的盯着凌云霄,冷声的说道:“你应该知道,你如果敢动她一根头发,我保证你不会活着离开这里。”

    “我知道,那又如何?起码我也有个垫背的。”凌云霄愤愤然的说道,“我纵横东北十几年,想不到却败在你的手里。我现在已经是一无所有,烂命一条,我会怕你?你敢动一下,我马上杀了她。”

    “别管我,杀了他!”周洁说道。

    “闭嘴!”凌云霄喝道。

    “秦彦,我求求你,别管我,杀了他,杀了他替我爸报仇。”周洁祈求的眼神看着秦彦。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你想怎么样,说吧。”

    他哪里能不顾及周洁的安危?即使他知道周洁一心想要报仇,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但是,他又岂能真的那么做?

    “给我准备一辆车,让我离开,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自然会放了他。”凌云霄说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万一到时候你不放人怎么办?”秦彦冷哼一声,说道。

    “你有选择吗?要不咱们赌一把,看看我是不是敢杀了她。”凌云霄冷笑着说道。

    “好,我答应你。”沉默片刻,秦彦深吸口气,说道。

    “秦彦,不要答应他。他对山里很熟悉,一旦让他离开这里,就再也难抓到他了。我求求你,不要管我,杀了他,杀了他。”周洁哀求的说道。

    “我答应过你父亲要保护你。对不起!”秦彦为难而又歉意的说道。接着转头看向龙王,说道:“马上给他准备车,让他离开!”

    龙王也知凌云霄对这大山的熟悉程度远远的超过他们,一旦让他离开基地再难抓他回来。可是,面对周洁的安危,他也不能置之不理。毕竟,身为军人的职责,他不能为了抓捕匪徒还害死一个无辜的人。更何况,周洁对他们的行动也算有功。

    默默的叹了口气,龙王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将车子开过来。

    周洁狠狠的瞪着秦彦,冷冷的说道:“秦彦,我恨你,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纵然是让她憎恨自己,秦彦也不得不这么做。他不能不顾周洁的安危。

    车子在凌云霄的面前停下,士兵跳下车,退开一旁。

    转头看了冯良一眼,凌云霄说道:“赶紧上车!”

    冯良激动不已,哪里还有丝毫的犹豫?连忙的跳上车。原以为已经是末路,没想到却又绝路逢生。

    “都退开,谁也别跟上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凌云霄掐着周洁的咽喉,慢慢的朝车子走了过去,小心翼翼。

    周洁面无表情,此时的她,心已死,甚至看也未看秦彦。如果说昨夜对秦彦的恨,仅仅只是一种女孩子的撒娇或者是失落,而如今,她是真正的恨上了秦彦。她不怪秦彦因为这样那样的目的而来,可是,他不该在这个时候放走杀死她父亲的仇人。

    秦彦眼神紧紧的盯着凌云霄,双拳紧紧的握着。他深知,一旦离开这里,凌云霄也绝对不会放过周洁。像凌云霄这样有着如此城府心机、杀人如麻的人,岂会言而有信?就在凌云霄快要上车的那一刹那,秦彦猛然间窜了出去,动作快如闪电一般。

    就是凌云霄这稍微一疏忽的时间,秦彦已经到了面前,一把抓住凌云霄掐住周洁的手臂,用力一拧。吃痛之下,凌云霄不自觉的松开了手。秦彦连忙一把拉过周洁,拦在她的身前。紧接着,一拳狠狠的砸向凌云霄的胸口。

    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不露丝毫的破绽。凌云霄慌忙的挥手格挡,只听“砰”的一声,凌云霄连连的后退,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在秦彦全力出手之下,凌云霄根本没有多少的抵抗力。

    “在盛京没能有机会跟你较量一番,还一直引以为憾。既然今天在这里遇到,就让我领教一下。如果我赢了,就放我走,有没有胆量跟我赌?”凌云霄傲然的说道。

    他没有多少的信心,可是,这也是他唯一的出路。他根本没有选择,只有拼命一搏,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秦彦说道:“就凭你?好,我答应你,如果你能胜得了我,我担保你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