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任何一个上位者,都必须具备一定的智慧,用以驾驭手下。

    天门这么多负责人之中,叶峥嵘是自己的兄弟,秦彦绝对的相信他。而薛冰和白雪,因为她们跟自己的特殊关系,秦彦也相信他们不会背叛自己。剩下的就只有段南、许海峰和刑天。

    许海峰是个商人,是只狡猾的老狐狸,他懂得什么样的选择才是对他最有利的。这种人反而容易驾驭,只需要给予他一定的好处就行。而段南和刑天的性格比较耿直,用金钱去打动他,不如用感情。

    离开段南的房间后,秦彦敲响独孤白辰的房间!

    “最近怎么样?还好吧?”坐下后,秦彦关切的问道。

    当初没有选择杀了独孤白辰,而是“三擒三纵”,彻底的收复他,这可能是秦彦如今觉得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杀人很简单,收复一个人才是最难的。

    “还好,原来生活的简单些,也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情。”独孤白辰感触的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我也想过的简单些,可是,这对我来说有些太奢侈啊。”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没想到你竟然是天门的门主,输给你,我一点也不觉得冤枉,心服口服。”独孤白辰说道。

    “什么天门的门主,无非也就是个苦命的人而已。如果可以选择,我倒是宁愿回到以前那种简简单单的生活,不必像如今这般整日奔波劳累,在江湖这大染缸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

    “李恩熙呢?最近跟她怎么样?”顿了顿,秦彦转而问道。

    独孤白辰愣了一下,讪讪的笑了笑,说道:“我能跟她怎么样啊,只是遵照你的吩咐,指导一下她的功夫罢了,平时也没什么交流。前两天好像回国了,听说好像是她爸爸生病住院了,她回去探视一下。”

    微微一笑,秦彦说道:“你明白我的意思的,何必跟我装糊涂呢?”

    “她是个好女孩,可是,我看得出她很崇拜你。君子不夺人所爱,更何况,兄弟妻不可欺。”独孤白辰说道。

    “打住!”秦彦连忙的说道,“她跟我可没什么关系啊,可不是我女人。如果她是我女人的话,我会让你教他功夫?再说,崇拜跟喜欢是两个概念,不能混为一团的。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我希望你能有重新的生活。”

    “我现在就过的挺好啊。你知道的,我对感情没什么概念,我只想好好的练好功夫,其他的事情我暂时还不想考虑。”独孤白辰说道。

    “这种事情我也插不上什么手,你自己斟酌着办吧,总之,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可以重新开始。”秦彦说道。顿了顿,秦彦眉头微微一蹙,说道:“说实话,这次也让你到龙城来,其实也是有件事情想你帮忙。”

    “你吩咐吧,赴汤蹈火。”独孤白辰的话很简单,但是却字字千金。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我当你是兄弟,有些事情我也就不瞒你了。别看我现在是天门的门主,可是却也是步步为营。前段时间,门下就有人试图谋杀我,虽然他已经失手被擒,但是背后牵扯到太多太多的事情。这些年来,他一直负责掌管天门的关系网,在华夏乃至是国际上都拥有着极为重要的权利。他一旦出事,牵扯的后续事情也会十分的麻烦。”

    独孤白辰愣了愣,问道:“你需要我怎么做?”

    “他意图谋杀我,已经触犯门规,稍后必然会按门规处置。可是,他的位置不能这样空着,必须要有人接替才是。而且,这个人也必须是我信赖的人,我可不想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所以,我希望你能接替这个位置,替我分担一些。”秦彦说道。

    独孤白辰浑身一震,愕然的看着他。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关系,只是,除了你之外我也实在想不出还有谁适合接替这个位置。”秦彦说道。

    “你不怕我一旦权势在手,会找你报仇?”独孤白辰问道。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如果你要找我报仇的话,也不必等到今天了。而且,我也绝对的相信你,如果将来真的有一天你要那么做,我也不会怪你。要怪,也只能怪我有眼无珠。”

    “天门屹立江湖千年,相信一定是人才济济,想选出一个合适的人接替这个职位应该不是问题,为什么要选我?”独孤白辰问道。

    “我接任门主之位不久,对门中很多的事情也并不是很熟悉。我也相信有很多人胜任这个职位,可是,绝对不会像我对你的了解那么的知根知底。我需要找一个我绝对信任的人,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人。”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天门有很多的门规,有些近乎苛刻,而如今又是改朝换代的时候,我需要有我最信任的人去支持我,我才能真正的大展拳脚,做点成绩出来。你可以不必这么急着回答我,好好的考虑考虑,我等你答案。”

    深深的吸了口气,独孤白辰说道:“其实,我现在只想过一些简单点的生活,可以更加全身心的投入到武学中。你知道的,我要追求的是武学的最高境界,并不是权势滔天。”

    “我知道。”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可是,你这么信任我,如果我不答应的话,似乎又有些不近人情。我可以试试,但是我不保证一定可以做的好,将来如果你找到合适的人选,我再退位让贤。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未来会发生什么,在我心里,你都是我的兄弟。你有事,我又岂能置身事外,安心的去追求我的追求?我只是怕我做不好。”独孤白辰说道。

    秦彦嘴角绽开一丝笑容,说道:“我相信这对你而言不是问题,你一定可以的。谢谢你,谢谢你帮我。”

    “矫情的话咱们之间就不必说了吧?”独孤白辰说道。

    “对,对。”秦彦满意的笑着,也算解了心中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