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说呢?”秦彦淡淡的笑着看着他。

    “我估摸着你应该没什么兴趣。老家伙教出来的徒弟又怎么肯被别人玩弄在鼓掌之上?”年轻男子微微一笑。

    能够对天门的事情如此了解,又可以在气势上比肩秦彦的人,当今世上除了他,还有什么人?皇擎天,老家伙的第一个弟子,也曾经是天门门主的接班人。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皇擎天忽然离开,老家伙只好又重新的挑选,这才选中秦彦。当秦彦入门的时候,皇擎天已经离开老家伙的身边。是以他从未见过。

    然而,秦彦却听老家伙说起过皇擎天的事情,也不止一次的嘱咐过秦彦,将来若是遇上皇擎天一定要杀了他。而对于当年皇擎天因何离开的细节,老家伙却始终不愿意多谈。

    “一年一度的天门大会,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秦彦说道。

    “看来我们师兄弟倒是心有灵犀啊。”皇擎天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眉头微微一蹙,秦彦问道:“你应该不止是来看看那么简单吧?还有什么目的?”

    “只是有些老朋友许久未见,过来叙叙旧而已,天门这么多高手都在,我又能做什么?难道我不要命吗?”皇擎天微微的笑着,神情淡定自若。

    秦彦一愣,冷声的问道:“司徒昭然的事情该不会是跟你有关吧?”

    “你说呢?”皇擎天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道。

    “我不知道,不过我希望跟你没有关系。”秦彦说道。

    “为什么?”皇擎天问道。

    “师父曾经不止一次的警告过我,让我见到你的时候不必留情的杀了你,可是我总觉得你并非像师父所形容的那般。当年的事情师父不肯说,究竟谁对谁错孰是孰非我不清楚,但是我不想你影响到天门的安定,否则我一定不会留情。司徒昭然的事情最好跟你没有关系,若是让我查出来你牵扯其中的话,那我只好对不起了。”秦彦说道。

    “你觉得你可以赢我吗?”皇擎天微微的笑着问道。

    “我不知道,但是真要是迫不得已,我也会尽力而为。就算我不是你的对手,我也会拼个两败俱伤。”秦彦坚定的说道。

    “放心吧,我没有兴趣掺和天门的事情,司徒昭然的事情也跟我没有关系。不过,长老会的那些个老家伙肯定有参与,你想要治司徒昭然的罪,只怕长老会那帮人不会轻易的答应。”皇擎天说道。

    “人证物证俱全,司徒昭然无法抵赖,长老会的人也休想可以袒护他。”秦彦眼神坚毅,迸射出阵阵杀意。

    “你可别小看那帮老家伙,他们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虽然他们平时不参与天门的事务,但是,却拥有着绝对的权利。长老会九个人,一旦超过半数的人同意废除你门主之位,那就可以罢免你的职务。而且,他们长期训练有精锐的高手,不亚于其他堂口。要想动他们,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皇擎天说道。

    秦彦不禁愣了一下,诧异于皇擎天的意图,他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些?按理说,他应该很喜欢看到天门没落才是,为何要提醒自己?

    “你的意思他们会趁这次大会对付我?”秦彦眉头紧蹙。

    “他们是不是有这个意图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你想废除长老会,就等于是给了他们罢免你的借口。你自己斟酌清楚,一旦稍有不慎,将会是万劫不复之地。”皇擎天说道。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你不应该是希望天门越乱越好吗?”秦彦诧异的问道。

    “就算要整垮天门,那我也希望是经我之手。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师弟,我可不希望你输给那些老家伙。据我所知,那些老家伙也都已经抵达龙城,正在秘密商议这次大会的事情,想必他们也已知晓你的意图,你还是小心一些吧。”皇擎天说道。

    秦彦眉头不由紧紧蹙在一起,如果一切真如皇擎天所说,那这次的天门大会的确会充满波折,恐怕远非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关键看你怎么做。”皇擎天淡然一笑,接着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秦彦愣了愣,问道。

    “知道古柏鸿吗?”皇擎天问道。

    秦彦摇了摇头。

    “看来你对天门的事情知道的还是太少啊。古柏鸿也是长老会的成员之一,也是当年跟随老家伙一起打天下的人,当年提议罢免老家伙门主之位的也是他。在长老会里,他拥有着很高的声誉和影响力。当年老家伙虽然避免了一场灾难的发生,但是,却也因为顾忌到古柏鸿的影响力而未采取任何的行动。古柏鸿一直不甘愿老家伙就任门主之位,对门主之位窥觑已久,司徒昭然的事情十有八九跟他有一些关系。”皇擎天说道。

    顿了顿,皇擎天又接着说道:“如果你想稳住局面,那就必须要得到古柏鸿的支持,如果他愿意站在你这一边的话,其他的长老也就不敢多说什么。”

    秦彦愣了一下,说道:“按照你所说,古柏鸿应该是巴不得罢免我门主之位才是,又怎么会帮我?”

    呵呵的笑了笑,皇擎天说道:“那就要看你怎么做了,天下间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关键看你怎么去做。古柏鸿为人虽然古板了些,但是,他的出发点并不差,只是在某些观点上跟老家伙不同而已,但是他也不希望看到天门出现混乱。能不能说服他,要怎么说服他,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秦彦诧异的问道。

    “也许,我是想给自己找一个合格的对手吧。你现在还不够资格,等你有足够的实力的时候,才是咱俩较量的时候。”皇擎天微微一笑,飘然离去。

    秦彦怔在那里,诧异的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千。对于皇擎天的举动,他琢磨不透,但是隐约间总觉得他并非像老家伙所形容的那般。